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王柳】上对花轿嫁错郎

全文私设ooc

我爱这对cp,我的柳姑娘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祝我亲爱的王杰希生日快乐哇!

不来吃一下王柳吗?顺便all柳了解一下?


==========





《上对花轿嫁错郎》

/王柳




01.


        传闻中,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微草山庄的庄主的夫人是被庄主在半路拦花轿给拦下来的压寨夫人。他们都说,是微草山庄那个凑不要脸的庄主贪图花轿上美人容颜,长臂一挥,袖子一甩,便把美人往怀里捞,捞着不说了,还往房中带,好好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谦谦君子的庄主就活脱脱的被人形容成一届流氓。

        每次话题中心的庄主夫人一听到这些,乐呵着拿着瓜子可劲儿地嗑,一边嗑还一边催促着人快点说,她还想听。

        “夫人……”话题中心的凑不要脸的庄主很无奈的扶着额头,用眼神示意对家烟雨的庄主别再说些什么叽歪话给自家小姑娘听,省得到了晚上小姑娘又趴在枕头上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叨叨絮絮说个没完没了,虽说的上是可爱,但这些非黑即扯的话,听了也觉得耳边噪。

        可人家哪听得他的话,他的那几记眼刀砍在身上还不痛不痒的,而且对上对面那人那眼神,心暗自揪了一下,心里道难怪道上那些人都爱传这夫人是给抢过来了,要她,她也准把这小姑娘抢过来,当不当压寨夫人先放一边,这饱饱眼福的功夫总得做到。

        “云秀姐,你继续说,他说的话都不管用!听我的!”虽说是庄主夫人,但实际庄主和庄主夫人年龄都不算大,庄主夫人的年龄更是要小庄主些,而现在粉嫩嫩的小脸不施粉黛,年龄更是幼上许多。

        “王庄主,你可听听,非非都这么说了,你说我好意思拒绝吗?”微微挑眉,可谓上是风情万种呀。

        “……得,你们高兴就好。”于不知多少人之上却偏偏于一人之下的微草庄主捏捏眉心,其实对这些也都是无所谓。

        反正夫人高兴就好……



02.


        其实王杰希也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传言,虽然里面有些是对的,但实际上扯的有些离谱了,夫人他不是抢来的,美人他也没往怀里捞,就算往怀里捞了,他也没有把人往房里带啊!


        正如庄主所言,里面一部分是真的,其余都是扯的。



03.


        约莫在一年前,父亲是将军的柳非早被安排为拉拢关系的绳子,而这绳子的另一端,那就是柳非不认识也没见过的,但是却听闻过的大世家公子。

        柳非这小姑娘,表面上是句句应得漂亮,但实际上是把自己的父亲骂的狗血淋头,同时自己也是气的不行,气到半夜气呼呼的在床上反复辗转都睡不着,最后一边心里暗自说着本小姐的命运得有自己主宰,一边把自己训练得体的小白鸽从笼子里抓住来,执笔、挥笔落字潇洒的不行。

        因为这一封信,小姑娘在坐着花轿被送往‘婆家’的路上被人拦了下来,小姑娘躲在花轿里,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掀起盖住自己的红盖头,纤细修长的玉指撩起红色门帘,偷偷把脑袋凑上去,那双大眼睛就在那偷看着。

        但是这外面哪有什么她脑子里胡乱想的刀光剑影,就见一人身着青衫手执折扇,虽不算是柳非见过最为英俊的公子,但是气势非凡啊!

        也不知外边人在商讨些什么,大抵是交易不成功,刷拉拉几个人站出来,再刷拉拉几下放倒几个人,眼见人都刷拉拉的倒下来,柳非也急忙坐回去把红盖头盖回自己头上。

        她感觉到有阳光照到红盖头上,接下来便是有人牵着她的手。身为从来没被陌生男人触碰过的黄花大闺女,柳非第一时间便是甩开男人的手,但同时柳非也听到周围的窃笑声,但是窃笑声没持续几秒就没了。

        “是柳姑娘吗?”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而且听他这么说,是沐沐找来的人吗?

        “是的,公子。”柳非刻意把嗓子捏的甜腻腻的,听得花轿外的人身子没忍住的抖三抖,不是听他们说,花轿上的大小姐是不拘小节、不做作的大小姐吗?怎么这声音却是……这般啊?

        被男人牵着手的柳非实在是有些紧张与害羞,说是在家中与男下人有些交流,但但但从没被人牵过手啊啊啊!!!柳非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并且告诉自己这是沐沐找来的人,冷静。

        结果,这下好了,越冷静她就越慌忙,下花轿的时候没听男人提示,一不小心踩到了碎石,尖叫瞬间从喉咙里出来。

        但是下一秒她的身子就被扶好,男人的面容也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而红盖头这个时候才轻飘飘落在他的折扇上。

        彼时凤冠还戴着头上,珠翠都跟着柳非的动作晃来晃去,晃得王杰希眼睛疼,但是也晃得柳非头疼——这玩意太重了。

        周围的吸气声把柳非拉回神,脸在迅速的涨红,她的第二次掀盖头虽不说是眼前的男人掀的,但,但现在红盖头在他的折扇上,说来还有几分是他掀起她的红盖头的意味。

        “公子……”柳非稍稍抬头再看了他一样,然后匆匆又低下头,真是一副娇羞内人的模样。微草的人看到柳非的容颜后心里也忍不住啧啧啧的感叹,果然江湖第一美人的友人也是美人,虽不算是惊艳人的那种绝世容颜,但是却让人看了一眼后很难忘记的,更何况现在还是被精心打扮了一番,先不说什么,那被描画漂亮的唇瓣和眼尾勾人的弧度就够让人记的了。

        “咳咳,柳姑娘,多有冒犯了。”说完又把红盖头盖回去了。

        ??????我靠????有这种操作?

        “不是,公子,您几个意思呀?”柳非有些哭笑不得了,她丑的不忍直视了?

        “柳姑娘,阳光刺眼,我们回轿子上再说。”



04.


        等柳非坐上轿子之后,没等轿子离开地面,柳非就自主掀开了红盖头,撩起帘子指着王杰希就说:“刚刚掀起我红盖头的,上来!”气势一等一的,该说真不愧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吗?

        而刘小别几人听到这句话后,没忍住笑出声来,被王杰希看了一眼才住嘴,没办法,这位大小姐说的话太容易让人误解了。

        “是。”


        等人坐在轿子上后,气氛安静再是安静,最后是柳非受不了尴尬,直接问他叫什么,是沐沐的友人吗。

        “柳姑娘,在下王杰希,微草庄主,我只是还兴欣一个人情。”

        哦,王杰希啊,柳非在府中的时候听过自己父亲说过,说是惹不起的那一种人,好像研制药物可厉害了。

        “幸会,我是柳非,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柳非想把脑袋上折腾自己的凤冠拿下来,但是珠子却勾住了她的头发,扯到头发的瞬间疼的她没忍住嗷出声,可这声哎哟倒是哎哟到人心头上去了。

        “嗯……不介意我来帮你弄弄吧?”王杰希实在绷不住脸上严肃的表情,勾了勾嘴角,得到柳非许可后便帮她把头发和珠子分开。

        在王杰希帮柳非作弄那几颗珠子和头发时,柳非的大眼睛可没少偷看王杰希,看得她有些嘴馋,心里没忍住一个劲夸男人好看,哪怕他的那双眼睛有些不对劲。

        这偷看着偷看着,就变成正大光明的看了,看到最后王杰希忍不住喊了声柳姑娘她才回神。

        现在凤冠是拿下来了,可头发却乱了,柳非从小也没有什么大家闺秀的脾气,把一些固定发型的饰品拿下来后,长发直接滑落在肩膀上。

        柳非在轿子上一人慢慢折腾,穿这身衣服有些热,披着头发更热,所以她索性把头发挽起,但是这种发钗她不会用啊?

        独自折腾好久之后,柳非憋红了脸才叫旁边的王杰希帮自己把头发挽起来。

        用发钗把头发挽好后,就算是正人君子的王杰希也没忍住朝那白颈子多瞧几眼。


        等回到山庄后,又不知是谁把庄主把人家小姑娘的红盖头掀起来的事儿给传了出来,回到山庄后,柳非发现他们每逢遇见她就喊嫂子、喊庄主夫人,听得她一下子就涨红了脸,一把拿过桌子上的折扇,羞得满脸通红地敲桌子说我不是他夫人!

        气急败坏,可爱得很。

        他们这些很少遇见小姑娘的男人看见这妆容精致的小姑娘涨红脸解释,她的解释他们都没朝心里放去,只觉得这庄主的夫人真是可爱得很。

        “王、王杰希!你说说他们!”欲哭无泪的模样也是很好玩了。

        “没听到柳姑娘说的吗?”安静看戏很久的庄主喝了口茶,抛出这句话后,他们都安静如鸡,没人吭声。

        可总有几个人皮痒痒。

        “可,是柳姑娘您说是庄主掀起您的盖头的。”刘小别哪壶不提提哪壶。

        “那可不是!还指名掀开自己红盖头的上轿子。”袁柏清找到人垫背后也忍不住插了一脚。

        “我、我那是不知道你们庄主叫啥!”柳非心里直喊,自己以后嫁不出去了!!!沐沐你赔我未来夫君,可嘴上这么叨念着,她眼睛还是忍不住瞟向王杰希,心里没由得就来了个想法——也许他做我夫君还不错。

        但是下一秒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弄到脸红去了。

        哎呀羞死了羞死了。

        王杰希看不下去,手指敲敲桌面,下边瞬间安静了。

        “英杰,你带柳姑娘去她的房间,我待会和兴欣那边的说一下。”

        柳非懵懵懂懂就踩到坑里边去了。



        结果这一住就住了好久好久,这一住她就从柳姑娘变成了夫人、变成了非非变成了非姐。



05.


        待晚上楚庄主回去后,柳非合着件白衣就躺在床上等王杰希,他来后,躺在床上撑着个脸乐呵呵的和他说楚云秀和她说的那些传闻,到最后,柳非手指绕着长发支支吾吾的问王杰希:“王杰希,我问你,云秀姐和我说,沐沐没收到我的信。”

        “真的吗?”

        王杰希盯着小姑娘那双在烛火下显得波光粼粼的很,眨呀眨又是一阵涟漪的眼睛。和第一次见把她红盖头掀开看见的一模一样。

        “别听她乱说,睡觉。”



        其实她说的是真的,当初那只鸽子没飞到兴欣,倒是飞去了微草,因为柳氏将军府离兴欣太远了,鸽子半路累了就停到王杰希庭院休息,王杰希收到那封信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去留意,但只是第二天行商刚好会路过那条路,而且万一真和兴欣有些关系,正好可以让他们欠他人情,所以也就顺便去瞧瞧。

        结果瞧啊瞧,就瞧出了个夫人。


        现在想想那只鸽子还可能是他们的月老,好巧不巧落在了他的院子。



        到了半夜柳非睡不着,折腾着王杰希也睡不着。

        “云秀姐说的是真的吗?”

        “唉,柳姑娘,是真的。”

        “可谁知道我瞧出了个夫人来了呢?”



Fin

06 Jul 2018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