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花秀】年年岁岁

是全文私设我爱的花秀!

白嫖几年第一次写(x

是给美丽魂魂的生贺w生日快乐! @soulQ 我没耐心等到十八号2333

花秀真的超好QHQ不来了解一下吗?


==========





《年年岁岁》


/解雨臣×霍秀秀




_


书不成字,纸短情长。



_


霍秀秀喜欢解雨臣,男女之间的喜欢,最纯粹只是因为喜欢解雨臣这个人,既不是因为他是道上叱咤风云地花爷,也不是因为他是九门当家解雨臣,只是因为他是解雨臣,她的小花哥哥。


解雨臣知道霍秀秀喜欢自己。那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站在四合院里的树下、站在坐在摇椅上小睡的他面前向他表白。表白的过程很简单,像是普通小姑娘,有没有脸红他不知道,但说话不利索,支支吾吾大半天才说出我喜欢你这四字。

可解雨臣就装,他不醒来,他不敢承担这份喜欢。老九门的喜欢总是有些沉重,可她的是纯粹的,像是透明的玻璃珠,一尘不染。而且他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而她有那么好,她可以当个快乐、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他打从娘胎出来就和她不是一条线的。所以平时总是睡不稳的解雨臣在这次意外没有被霍秀秀这几字给叫醒。

待到小姑娘羞赧叫醒解雨臣的时候他才佯装揉眼睛有些迷糊的说:“秀秀来啦?”

“有事吗?”

小姑娘年纪小面皮薄,说了一次我喜欢你就说不出第二遍,解雨臣也是了解到这点,所以才装睡装不明白。

“没没事儿,就奶奶叫小花哥哥你去喝茶。”霍秀秀不经常对解雨臣撒谎,一撒谎脸就红了。本来就皮肤白了,这红了脸更好看了,带着婴儿肥的脸庞红彤彤的就像是一颗小苹果。

“嗯,谢谢秀秀了。”解雨臣从摇椅上起来,摇椅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伸手揉了把小姑娘脑袋上的两个团子,以前他就觉得秀秀扎着两丸子很可爱。

解雨臣走在前面,霍秀秀就在后面看,看着她喜欢的小花哥哥。等被人问道怎么不走了的时候才撒开腿跑到前面去亲昵挽住男人的臂弯,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着学校的事情,说学校的男生都在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解雨臣觉得好笑了,看来是他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们班女生都喜欢这么喊男生,唉小花哥哥你说我们班男生怎么不能和你一样呢?”挽着解雨臣手臂的小姑娘耳朵红了一大片,悄悄收紧了拉着男人手臂的手。

“和我一样有什么好。”解雨臣喃喃自语一声,霍秀秀听不清也不去问他说了什么,只是挽着他的手仰起头咿咿呀呀继续和他说些有趣的事情。

再后来,霍秀秀被霍老太支出客厅叫去隔壁茶铺卖茶叶去,等回来的时候,霍秀秀就隐隐约约听到奶奶对着坐在阴处的男人说些什么我的时间不多了之类的话。

霍秀秀也就纳闷但没说什么,憋在心里头什么也不说,只独自一人纳闷奶奶时间怎么就不多了,奶奶可是要长命百岁的啊!



_


到后来没过多久,解雨臣就开着车库里都落了点灰的东风日产去霍秀秀的高中接她回家。那天解雨臣下车等霍秀秀的时候都不知道被多少个带了手机的小姑娘偷拍了多少张,每个小姑娘嘴里都絮叨着这是谁的哥哥,怎么那么帅哇。

解雨臣看时间等的也够长了,但霍秀秀就是不出来,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她,但这也有些长了。不过现在秀秀也稍微长开来了,面容也越来越好看,但是霍家的女人有哪个能不好看的,从上至霍老太到秀秀这最小辈的,能有哪个不出众?

所以解雨臣就暗自把从小说里看到的那套套在霍秀秀身上——被人拉着告白所以耽误时间了。

“小花哥哥?!”不远处响起女孩提到分贝的声音。

“秀秀出来了?”解雨臣几步上去拿过她的书包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手放在门顶上防止霍秀秀撞着脑袋,而霍秀秀就稍微仰头看着他,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小花哥哥,怎么今天是你来接我?何叔(司机)呢?”

“我今天没事来接你,想想也很久没接你了,不欢迎吗?”把车门关上后人走到另一边的驾驶座上坐着,插好钥匙开车。

等着两人离开之后,校园里一大片的传闻着高二女神有个无敌帅气靓仔的哥哥。


把东西放好之后解雨臣说带霍秀秀去外面见几个人。

在家门不远处的饭店二楼,霍秀秀独自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和解雨臣两人很喜欢来这个店吃饭。现在解雨臣先去外面打个电话,她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电话——他有好几部手机,用途多半都不一样。

“秀秀,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认识的几个伙计,你们认识一下。”解雨臣回来的时候带了两个手臂上有伤疤的大汉和看上去有些瘦弱、但是却意外很高的男人。

“你们好。”

“老于、老李,这是霍家的大小姐,霍秀秀。”

“哦,原来是霍家的女人,我还说咱们的花爷什么时候还会带女人出来了,霍小姐好啊。”有伤疤的大汉(老于)勾着老李的肩膀,说完还伴着几声大笑。

霍秀秀听了也有些耳朵红,但是她抓到里面不一样的字眼——花爷,那就说明小花哥哥带来的两个人是道上的,小花哥哥和奶奶从来不带她去见道上的人,哪怕是九门里的,今天突然带她来见怕是那天奶奶和小花哥哥说了什么。

再后来这顿饭局很明显的很沉默,两位先生不说话,而解雨臣和霍秀秀他们家教又是食不言寝不语。到后面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个叫作老李的高瘦男人突然开口说:

“花爷,有伙计说天津有个斗,希望——”老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解雨臣一个不动声色的眼刀叫停,心里腹语着花爷叫他们和这霍家小姑娘见面难道不是希望她能了解道上行情吗?

霍秀秀稍微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和旁边的解雨臣。抿了抿唇不说话。

等到饭局结束,解雨臣和那两人不知在饭店门口唠嗑个什么,二楼的霍秀秀听不清,她只能看清,刚刚他们两个应该是叫小花哥哥去天津下地吧,有个斗总不能说是去里面看个风水走一遭吧。

等解雨臣回来之后倒了杯茶水给霍秀秀,霍秀秀低头喝了一口,不开口说话就等着解雨臣先开口。

“脸记住了吗?”劈头盖脸就直接来了这一句话,霍秀秀听得有些痴痴的,但还是点了点头说记住了。

“记住就好,还想去哪里吗?今天有时间陪你去逛逛。”解雨臣伸手揉了揉身旁比自己矮的多的女孩,眼睛里的苦涩即瞬即逝,他们的小姑娘还是要长大,无论霍仙姑什么时候离开,这个霍家肯定是不能交给分家或者她的两个哥哥,无论如何都是要交给秀秀,就算他不愿意让秀秀涉及这些领域,但无奈秀秀必须要涉及,甚至去掌管。

“不用了,我想去小花哥哥家看漫画。”小姑娘挽着他的手臂抬头对他笑。可解雨臣知道这小丫头是觉得他辛苦,想让他休息,明明以前还是个见他一休闲下来就拉着在小巷子里到处跑、在电影院里看那些新上市的电影的小丫头。

“可以啊,但是要和你奶奶说,否则晚了又要你奶奶到处找人。”



_


不知是太巧还是怎么了,他们的准备都太过刚刚好,在几年之后北京城就传出了霍家霍仙姑逝世的消息,那一瞬间,无论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到处都传着这个消息。

而解雨臣和霍仙姑早在先前就准备好了——这些都准备了一两年了,而现在剩下的人只有解雨臣,所以他在霍秀秀背后为她做好一切准备——包括霍当家的葬礼。

之后再来就是接领霍家的宴席,在宴席上,解雨臣把霍老太生前在为霍秀秀准备十八岁成年礼晚宴上的老前辈都叫来了。在宴席上,那个抹着淡妆的小姑娘眼皮还有点红,她不懂化妆,她脸上包括唇上的妆都是解雨臣为她化的。

那个时候解雨臣小心翼翼扬起她的下巴为她上妆。

不止是现在,从很久以前起霍秀秀就觉得眼前这个明明离自己很近的男人实际上离自己很远、很远,远到看不见尽头,从很久以前起,奶奶就有告诉她,那个小哥哥辛苦的很,那个时候她还不明白,牵着奶奶的手就嘀咕着,这哪里是小哥哥,明明就是小姐姐。但如今想起来霍秀秀就突明白了。

现在他在她的面前告诉她在宴席上不能紧张,要把之前他给她的稿子完整说出来,不能出差错,错了一步后面的全盘皆输。

霍秀秀很想哭,但眼泪像是早就流干一样,愣是什么也没有流出来。用力咬着下唇瓣,让自己从奶奶去世的恍惚中醒过来,霍秀秀用力地点头说自己明白知道了。

“秀秀,你,”解雨臣沉默了一秒把口中想说的话换成了其他语句,“觉得这个妆会不会太浓了?”他为霍秀秀画了个不合适她年龄的妆容,她必须要在今夜让他们知道霍家换人了——而换的那个人可不比霍仙姑差劲。

“不会。倒不如说口红颜色太浅了。”霍秀秀对上解雨臣的眼睛,解雨臣突然看不清她眼睛里在想什么了,这个小丫头的眼睛很好看——与霍家其她的女人的眼睛不一样,她们的眼睛都带着狡猾与俯视众生的骄傲与妩媚,可霍秀秀的眼睛比起狡猾更像是机灵,但是现在圆圆的杏眼突然变了味儿。

他突然意识到他们的小姑娘长大了,轻笑把她的口红擦去换上另外一种更深更惊艳的颜色。

在霍秀秀要到宴席上的时候,他在后面轻轻推了她一下,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清楚的音量说道:

“别怕,有我呢。”

前面是路还是断崖,后面都有着解雨臣陪她。



_


但是当解雨臣觉得以前那个拽着他衣角甜腻腻的喊着他小花哥哥的霍小丫头真的变为了成熟稳重的霍当家时,是在他转国外治疗的时候。

那个时候还是傍晚,解雨臣睡不沉,一个下午反反复复醒来几次又睡下几次,而这一次醒来就看见枕着手臂在床沿睡觉的女孩,披着的黑发被余晖照耀撒上一层金色的光。

兴许是解雨臣起来的动作稍微有些大叫醒了霍秀秀。

霍秀秀揉着眼睛喊着小花哥哥,她的嗓音早就没有了十来岁的甜腻,放倒染上了几分沉稳,而她脸上眉目间的疲惫太过明显,明显的让解雨臣太过心疼。

“小花哥哥吃水果吗?”霍秀秀没等到解雨臣的回答就站了起来直径朝不远处的桌子走,那上面摆放着是她这次来美国他们的那些兄弟送来的慰问品。

解雨臣看着她挺直的背发愣,小姑娘似乎比上一次见面要瘦好多,她身上那件旗袍是之前在北京他为她量身定制的,现在无论是腰部还是下身,都好像宽了许,而本来还有点肉的脸现在都稍微陷下去了点,光影洒在脸上轮廓更明显了。

以前就不胖了,现在倒好,更瘦了。

“秀秀辛苦你了。”解雨臣不再去看霍秀秀,他生怕看出点什么和以前的霍秀秀不一样的东西。

“嗯,”霍秀秀下意识应了一声,但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也很快,把切好的苹果用牙签扎住递到解雨臣嘴前,见他吃下就接着说,“不辛苦,哪有你们苦。”说完还挽了挽垂落在脸颊边的长发。

“但要真觉得我辛苦,好好养身子,好不容易休息一次,可别再操心北京的事情,有我呢。”小姑娘低下眸,解雨臣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以前都是你和奶奶对我说有我呢,现在我终于也对小花哥哥你说了一次。”

可是解雨臣不想听她这么说。

“秀秀啊——”男人拉长了声音,像是把这辈子对这名字的所有感情都洒在上面,他盯着秀秀那双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般干净纯粹的眼睛,沉默了许久才开口继续说:“等我回北京把一切事情理好,包括吴邪那些屁事,我们就去长沙走一遭吧。”

“你不是说你很久没回长沙去看看了吗?”

“好,我等你。”

霍秀秀等了解雨臣好久好久,她不介意等一切局势安稳下来之后去做以前约定好的事情,她现在和他同一直线上,她只想慢慢朝他走去,朝这个明明离自己很近但是却很远的男人走去,哪怕每一次缩短的距离不太大,但时间她有的是。



_


等一切事情解决之后,他们鲜少的又再一次聚在一起,地点是在杭州,吴邪选的馆子。他说他以前回家会来这里吃一顿,里面的老板看见吴邪都会亲热的打招呼。

“吴邪啊,今年回杭州了?诶哟,还带了朋友?”老板把手上的水用围裙擦干净,老板前段时间还没那么多白发,现在看起来白发倒是多了不少。

“带了群老朋友过来下下馆子。”


等解雨臣来的时候,吴邪他们早就没有客气着说什么等人到齐才吃饭,桌上的饭菜已经吃了几口。兴许是想乐乐解雨臣和秀秀,胖子打了个饱嗝,打完之后又往肚子里放食物。

“花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这大小姐把婚给办了?”胖子低头啃着手里的肘子,抬头的时候嘴巴边都是油渍。

霍秀秀笑着打趣说:“哪有什么结婚不结婚的,我和花姐可是好姐妹呢。”

吴邪看着霍秀秀,秀秀早就从青涩的小姑娘蜕变成了成熟漂亮的大姑娘,穿着旗袍的时候那双暴露在众人眼皮底下的大白腿都不知道让多少双眼睛看直了。


到吃完饭之后,吴邪揽着解雨臣在馆子后边抽烟,胖子最近管他管的严,不让他抽烟。

“诶,小花别说我说话不好听,你和秀秀什么时候成对啊?我看秀秀是喜欢你的,啥时候给个交代?到时候我一定包个大红包。”他们这些旁人都看在眼里,他陪着秀秀从年少懵懂的小姑娘走到现在成熟稳重的大姑娘,其中说是兄妹情打死他都不信,而且他敢说,解雨臣这娃子一定是喜欢秀秀的,只是看小姑娘年纪小不敢下手。

“唉,秀秀今年也三十了吧?”解雨臣突然冒出这一句话,听得吴邪一愣一愣的。

“二十九岁半哦。”主题中心的女主人突然冒出个头,从墙边探出个头颇有些孩子气的味儿。

霍秀秀走到解雨臣旁边站着,解雨臣突然发现小姑娘似乎有点高了,明明以前的时候连他的肩头都没碰着,吴邪说的没错,他是时候给十六岁树下那个告白给个答案。

而吴邪也不傻,瞧瞧两人后在离开前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也不知道在意味个啥劲。

等人离开后,解雨臣和霍秀秀两人并肩站着,霍秀秀不说话,就等着解雨臣先开口。

“秀秀,”解雨臣突然喊到她的名字,霍秀秀嗯了一声等着他的下半句还,她刚刚其实蹲墙角听了有一点,她现在有点捋不清她的情绪,是期待还是什么。说句实话,她到现在还是喜欢着解雨臣,喜欢着这个陪着她从黑暗渐渐走向风雨之后的宁静的男人;但她不想去改变,她不知道自己试图去改变之后会换来什么结局,她什么都敢赌,她敢在吴邪需要的时候把家底压上去,但是唯独和解雨臣两人之间的变化她不敢赌。

“以后另一半有年龄差你会介意吗?”突然就冒出这一句话,解雨臣的手心有汗。

“不介意。”霍秀秀独自握紧了手,眼睛眨呀眨。

“我做另一半你觉得怎么样?”解雨臣稍微弯下腰侧看霍秀秀,这小丫头的耳朵有点红,和小时候挽着他独自红了耳朵的模样如出一撤。

“刚、刚刚,”霍秀秀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她说话的时候带着无论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颤音,“刚刚好。”

抬头给男人一个不心动不是人的微笑。

后来当霍秀秀牵上男人的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她的小花哥哥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冷静。



“才出去没多久你俩就好上了?”胖子对解雨臣和秀秀目中无人的秀恩爱愤愤吐槽。

“黑瞎子你留洋过,你觉得德国好玩吗?”解雨臣鼓捣着手机突然来了一句。

“我觉得法国挺浪漫的,怎了?才刚搭伙过日子就要度蜜月了?”黑瞎子挑起个眉就说。

“嗯?”不否认也不承认。

“你们先把口袋里的钱端紧点,不久之后可需要着呢。”霍秀秀挽着解雨臣的手臂一副小女人模样,完全没有道上叱咤风云的霍当家的样子。



_


其实在很久以前解雨臣就想过,如果未来秀秀选的结伴对象不是他,那么他可能单一辈子,因为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遇不到能让自己这么喜欢的人。

他也有过不少的女人,年纪比自己大的有、年纪比自己小的有,但多数都是利益当先,爱情没有。但唯独这霍秀秀他喜欢了很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呢?解雨臣想了想,大概是他突然意识到那个丫头长大了,不再是站在他旁边甜腻腻喊着小花哥哥开始吧,以前还是个小姑娘,有这种不干净的想法有罪恶感。

可现在不一样了,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变成了解夫人,变成了他的秀秀。


解雨臣握住身旁霍秀秀的手,指腹都有薄茧了。

“秀秀,让你久等了。”

“没事,刚刚好。”

赤着脚的秀秀看上去要娇小了许,她稍稍踮起脚尖亲吻男人的嘴。解雨臣的手指解开她的头发,手指穿插在发丝间,弯下腰加深了这个吻。

“嗯,刚刚好。”



Fin


15 Jun 2018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