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诗词歌赋×你】一个群里的接龙

吔——

未雨绸缪_:


吃奶油泡芙无意间弄到嘴角上了,俯下身为他舔去,看着他的样子一脸戏谑……
@清明不游江  @鸢尾七月←当个安静的尸系写手  @恋 感谢参与
门牌号786880529


—长恨歌—
这个男人,嘴上说着几百年来自己依旧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小姑娘都喜欢吃特别甜的东西,嘴上说着喜欢就买我又不会跟你抢……
“所以说,能不能不要在看报纸的时候把手这么自然地伸到盒子里啊!”
你一手拍开了长恨歌企图作案的爪子,再看当事人却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完全没有任何表示一下的意思在里面。
长恨歌挑眉,“这要怪你吃的声音太响了。”
这个男人……你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正要回嘴突然看见他的嘴角沾着不算明显的一滴奶油,于是你走过去俯视沙发上看报纸的长恨歌,看到那双平静的眼睛里清晰的倒影俯下身去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他的嘴一圈,扫过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而遗留下的青色。
“哟,遭报应了吧。”你笑。
那双眼睛里暗潮涌动,此刻倒真透出了平时不常见到的帝王之威。
“……我还是不能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吃这个。”
长恨歌叹了口气,伸出手抚上你的后脑勺,线条流畅的脖颈微微仰起吻住了你的唇。
他舔了舔嘴角。
“太甜了。”


—桃花源记—
“这是……你们凡间的食物?”
面对你放在他掌心里的圆圆的散发着奶油味儿的东西上仙的脸上第一次浮现了一丝不知所措。
“是呀,叫做泡芙,很好吃的!上仙尝尝?”
他的眼帘微垂分了些目光给你,双唇极薄而微凉,“好。”只一字却让他说的像是春水盈池。
唇红齿白,他轻轻咬下一点酥皮在口中咀嚼,瞳孔有了一丝微微的放大,“凡间的食物,已经变得这么好吃了吗。”他抿唇一笑,如沐春风。
像是被这笑容蛊惑了似的,你轻轻开口,“上仙的嘴上……有奶油粘上去了。”
你慢慢凑过去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两下把奶油舔去。
桃花源记明显僵了一下,“嗯?现在的小姑娘都已经可以这么开放了吗。”桃花源记很快就笑了起来,一双桃花美目水光潋滟,此刻竟无端生了几分媚色。
“也好,这样的话以后吻你就不必躲躲藏藏了。”
他就就着这满天飞舞的桃花轻轻盖上了你的嘴唇。


—夜雨寄北—
夜雨其实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他口味素来偏淡,平常生活得和个退休的老干部一样。但和他帅气的长相一样出名的,是他的妻奴度。
    看着你一脸笑眯眯的拿着泡芙半蹲在他的面前,就算对甜食不怎么感兴趣的夜雨还是张口咬住了 一小部分泡芙。然后下一秒那温柔的眉眼便皱起,脸上也漫上不正常的红晕,眼角更是泛起点点水光 。
    你吞咽了一口口水,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原来被欺负的夜雨是这么的诱色可餐啊……
    “宝贝,给我…唔……”
    夜雨抬起手,想要让你递给他一杯水去去口中的辛辣,然而剩下的话语都淹没在交缠的双唇间。 你一手撑在夜雨背后的沙发上,一手拿着泡芙搁在夜雨的肩膀上,身子一动就坐在夜雨的腿上。你大 概是鬼迷心窍了,吻得有点猛而无章法,粉色的舌在夜雨的唇齿间扫来扫去,将夜雨口中的泡芙残留 全部卷入自己的口中。
    夜雨一开始被你的突然袭击搞蒙了,但也不过是瞬间就清醒过来。双手比大脑还要先一步的环住 你的腰,防止你不小心掉下去。他眼睛弯起,洁白的牙齿也完全打开,方便你在他的唇齿中扫荡,柔 软而灵活的舌顺着你的舌而动,不强势却固执的纠缠着你。
    分开的时候,顺着唇角流出的水渍已经打湿了夜雨的衣襟。
    “亲爱的,我给的…及时不?”
    故意停顿下,将给字又重重的咬音,你彻底歪曲夜雨的话语,将好好的喂食涂上粉色的泡泡。
    辛辣味已从口中褪去,又或者夜雨已经自动忽视。那双本就盛满温柔的眼眸现下更是柔软一片, 眸底满是对你的宠溺。他扬起修长的脖颈,在你的唇角轻轻一吻,
    “甚好。”


—将进酒—
手里拿着装着泡芙的袋子,你把口袋里的钥匙掏出来打开公寓的房门。现在是日落的时候,公寓里正对西面的那扇落地窗窗帘被你拉起,只有几缕阳光能顺着缝隙偷偷爬进房间。
房间里昏暗的很,你弯腰换好室内拖鞋直起腰的时候,腰被一把枪的枪口抵着,冰凉的触感透过单薄的上衣传至肌肤。
因为是一瞬间抵在腰后,你暂时分析不出来是哪把枪。
“Hello,好久不见。”拿着手枪的男人声音很熟悉,是上次被你在酒吧里拿刀抵着喉咙的男人。
“好久——”你拉长声音,手肘向后猛击,但是一下子就被男人看穿拉住你的手腕,但是你就是故意露出破绽的,因为他有几秒钟的时间会把注意力转到你的手肘上,在这几秒中的空隙你有把握把局势转向自己——毕竟把一把手枪抢过来对于你来说绰绰有余。
“不见。”你歪了歪脑袋把刚刚那句话说完,手枪现在已经抵在他的腹部了,鲜血泊泊流淌,这个男人早就受伤了。
“你受伤了?”蹙眉,你放开手,他也松开手,唇边的戏谑还是没有散开,你扶额,你知道这个男人不把自己的命当作命。
“进子弹了。”将进酒凑近你,想亲吻近在咫尺的薄唇,你把手枪放在两人的唇间。
“那发子弹应该把你的下身打坏,坏小子。”
在为他取出子弹之后,将进酒的脸色发白的可怕,你在洗手间洗手想,也难怪,毕竟你家没有医疗物,就连麻醉剂都没有,是个人都会疼,但是你同时很可惜,因为你没看见他被痛哭的模样。
等回到客厅的时候,将进酒正在吃你买的泡芙,刚刚取出子弹还有力气吃东西可真厉害,不过腹部受伤吃泡芙真的好?
你几步走过去想拿过他手里吃剩下的泡芙,但是他更快,几下子吃干净还舔了舔指尖。
“挺甜的。”
“……有能耐啊?”你看着空空如也的袋子,里面还散发出泡芙的甜味,转头对上他无辜的表情:“抱歉,你知道它太甜了。”
“抱歉,你应该明白我还没吃。”
将进酒听完这句话之后眼珠子转了转,上挑的眼尾带着狡猾,唇齿间的小诡计在他张口的时候被你扼杀在两人的吻里了。
对上他眼中即瞬即逝的错愕,你觉得很满意。
涂抹着骚包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抹去他唇角上的奶油,你把手指色/情的含在嘴里舔干净。
“是的,挺甜的。”


—醉翁亭记—
你一开始以为像醉翁亭这样的人不是很喜欢现代的东西,可没想到这家伙比你还要喜欢吃甜食。
“阿亭,你竟然把我的那份吃了!”
你气呼呼着盯着沙发上人看。只不过是下楼去取快递的功夫,上楼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两盒空纸盒上面还沾上些未清理的巧克力酱。
“嘛嘛,别生气了。”
醉翁亭突然起身笑着抚摸你的脑袋,像是在安抚一只急躁的小动物。
你对他的笑容完全没有抵抗力,他笑起来感觉就像是朝阳般温暖,露出的小虎牙让整个人显得有些可爱。
但你暗自决定要学会矜持,自己才不会被美色迷惑。
绝不向美色势力低头。
“你看,我都排队给你买你最喜欢的泡芙了,原谅我好不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醉翁亭手中多了一袋泡芙,在你的眼前晃了晃。你的矜持在那一瞬间,崩塌了。
柔滑的奶油在舌尖上围绕,松软的外皮扫去奶油本身甜腻,适当的甜度与奶香的外皮相结合,吃的你停不下来。
突然,你发现了一只“咸猪手”。
你靠在醉翁亭的身前,也自然而然的无视身后的醉翁亭。你并不打算无视,而是趁着他刚要将手收回来时,一把抓住。
你抬头本想训斥他,但抬头时发现更加好玩的事。
你转个身以半跪的姿势正起身子双手按着醉翁亭的双肩,俯下身子舌尖舔舐醉翁亭嘴角上的“犯罪证据”临走时还不忘在他的双唇上做文章。
贝齿轻咬双唇,舌尖不时划过他的贝齿可偏偏就在界外试探着。你原来也想过偷吻过醉翁亭可都被发现了,以“初恋都没有的小朋友瞎想什么呢”的理由回绝你。
等你从他的双唇离开的下一秒,视角开始转换。还是那张俊郎的容貌,可惜这次他的回合。
“我也要给回礼,你说对吧。”
他的吻可不像他的人。像是暴风雨一样。他不像你有过多的前戏,他的舌尖很是粗鲁撬开的你贝齿,拉过你的小舌在口中细细品尝。他恨不得将诱人的红唇吞入腹中,将你的一切占为己有。
你拍着他的后背想让他停止可这只会让他的攻击更加剧烈。带你口中的氧气快被他摄取尽时才松开你,那条银丝在空气中显得格外的暧昧。
醉翁亭笑着说道“要这样吻才对,小朋友。”

07 Jun 2018
 
评论
 
热度(58)
  1. 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未雨绸缪_ 转载了此文字
    吔——
  2. 未雨绸缪_ 转载了此文字
    醉翁亭是我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