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金凯】🍺

成年人现pa

全文私设ooc破天际

一个狗血的双向暗恋

是给荼荼的生贺!虽然迟了好久QHQ!高考加油! @荼郁学姐 

给你吃糖糖!yeah!


==========





《🍺》

/金凯

(。・ω・。)ノ☆

               â˜…

             ã€‚

                â˜†

                ã€‚

              â˜…

               ðŸ¬




“接吻是什么味道的?”

“啤酒味儿的。”




金第一次遇见凯莉的时候,他们都还是端着口袋里的五毛钱买辣条、端着两块钱买怡宝的高中生。

高中生啊,听上去挺美好的,十六七岁情窦初开叛逆到没眼看的时候,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副模样的,金不是,但凯莉是。所以第一次遇见凯莉的时候,她穿着过分宽大的校服上衣和被裁过的校裤靠在楼梯摄像头拍不到的位置上,漂亮纤细的双指夹着五毛钱的真知棒,而金第一次遇见凯莉的时候她就在吃真知棒。

那根真知棒的味道有点甜,甜味在空气里散开,而金也许是被甜味甜到脑子不清醒,只记得她离开回头看他一眼的时候,她眼角的眼线和她与友人交谈发出的声音。

“你们看,那小子傻傻的,他是不是想吃凯莉你的糖?”

“不是挺可爱的吗?”凯莉仰头,歪了歪脑袋突然转过头对金大声说话,“想要糖吗!向我要啊。”

笑了几声离开之后他脑子里还是那句挺可爱的,等被人拍肩膀喊着干啥发呆的时候他才回神过来,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脸是热的,耳朵的热的,掌心是汗液。被人打趣说怎么脸红了,是天气太热了吗?

金摸了摸稍微发红的颈子,口齿不清的说对对对,就是天气太热了。

十六七岁啊,挺好的。



再后来两人高二都是理科班,但都没什么多余交集。金不主动去搭讪,而凯莉对他不认识也不感兴趣。每次一说到初恋这个事情上,金就会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金毛一样耷拉着肩膀,“主动就会有故事吗?你是不知道当时我们学校有多少人喜欢她,”顿了顿张开手比划了一下。“也许不知道能组成多少个足球队了。”

感情经历为零的友人A也不说什么,勾着他的肩膀打算继续扒一扒。

“那毕业总得有交集吧!?”

“毕业……啊!”可怜巴巴的小金毛突然有精神了。

“高三我们有交集来着!”



到升高三的时候他们也都有按照学习分班,金的学习勉勉强强能上个重点班,努力学习点就能。而凯莉不知道为什么也去了重点班,就在金的旁边,他有些好奇但不回去问。但因为好奇他道听途说了解到是因为她爸是学校董事,嘴巴张张,靠关系进重点班一点都不难。

他歪头看向旁边的凯莉,看来她是认不出他了,也是,她认识那么多人,而他和她又不熟悉,不记得也完全不奇怪。不过他还记得凯莉坐在旁边对他打招呼的模样——活该他们会沦陷,不沦陷不是人!

兴许是看着人的目光有些炽热,凯莉转头看他,笑了笑不说话,而他的目光转向她手指上的笔——她正在转笔,很装逼但是很厉害。

“想学转笔吗?”女孩子懒洋洋的问道,而金糊里糊涂就点头说自己想学。

到后来别人问金为什么要学转笔,是为了装酷吗?

那个时候金只是搔了搔头发,脸稍微泛红,明明都这么大的人了,说到和她相关的事情还是会不好意思。

当时的他只是觉得向她学习转笔也许会离她更近,但是很可惜的是,后来他们也没多大进展。



“所以你们现在也没联系了或者说你不去试图联系她?而且你这也叫没交集?同桌一年诶!”友人A喝了口酒。

而金只是想,有些事情不太好意思讲出来。

友人A看着眼前独自悲伤的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没事,你现在这么优秀,站在那都有一堆小姑娘围着你。”

金看着他问他真的吗?友人A虚心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可能达不到雷狮学长那种程度,但至少会有女孩子喜欢你,毕竟你,你……

金打断他断断续续的瞎掰,他知道他只是瞎鸡儿扯淡,只是想安慰他而已。

金把眼前的菠萝啤喝完,他的初恋来的太快走的太慢,到现在他还记得她,说点恶心人的,他觉得自己挺专情的。

说实在的,这些年他也试图寻找喜欢的人,但是左看右看,看来看去都还是那个黑色长发叼着真知棒的女孩留在他心里。

歪了歪脑袋,也不知道凯莉现在还记得他吗?也许不记得了,但如果还记得金觉得自己一定会高兴到爆炸成小花花。

“……!金!你看,那是谁?!”友人A手指指着门口,推着金,见他没有立刻转头看,直接手啪的一下推着他的脸,强硬让他看门口。

还是记忆里的黑发,深夜里亮的像是一颗海蓝色宝石的眼睛,眼睛半眯着时就像是一只待续爆发的猎手,笑起来还是记忆里那个躲在楼梯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吃着真知棒的女孩,只是多了几分时间给她成长带来的收敛。

是凯莉。

金喜悦的情绪不受控制,导致他直接扬起嘴巴,伸出手想大喊凯莉的时候又怯怯放下手,友人A看他这副模样,很无奈的推了推金,对他说:

“虽然我不知道你主动会不会有结果,但至少要比不主动一点结果都没有的好吧?”

“再说了,万一你主动你们就会有故事呢?”

金想想也是,万一呢?而且他觉得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他会很后悔的,就算没可能在一起但至少留个手机号也不错了。

抱着这种想法的金来到凯莉面前,面色泛红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口吃,但好在后面调整过来,待友人A看见金拿着手机笑的傻乎乎的时候就明白,成功了。


而被要手机号的凯莉拿着手机盯着他离开的背影不放,上学时期就一直伴着她的艾比搭着她的肩膀调笑说那个帅哥谁啊,有点眼熟诶,不会是凯莉你的对象吧?

“是那个金哦,以前才比我高出半个头都没有的傻小子。”

“哇,真的是金?对了,他当初是不是差点成为你对象了?”艾比吃了口自己刚刚路过便利店买的软糖,舔了舔唇瓣,她在高三虽然不和凯莉一个班,但两人关系虽然差但并不是塑料花姐妹,她那一年几乎听了两学期有关她同桌的事情,最后在毕业给她扔了个炸弹。

“嗯……还差一丢丢。”凯莉手指比了个距离。

在她眼里,他们是差一丢丢,只需要一颗石头拌他们一脚;可她不知道,在金眼里,他们的距离比一条银河还宽。

“你还喜欢他吗?”

“感觉还没走。”

手指有节奏的跟着音乐走,周围不少男人看见凯莉和艾比两人独自坐在这里,整个人显得跃跃欲试,但凯莉不给他们机会,她浑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近。

凯莉看着金的背影渐渐消失,艾比说的没错,她还喜欢着这个上学时期认识的人,金。

她觉得他还是没变,还是记忆里那个少年,人如其名,像是清晨的阳光,唇瓣边藏着小太阳。

而躲在大家赞赏下成长的凯莉喜欢他。

她还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喜欢他的,不过是一颗抛入手掌心的草莓软糖,但这颗软糖就像一颗小炸弹,炸的她心里全是他。



但凯莉的喜欢来的不是时候,是在高三毕业典礼上,她拖着及膝盖长的小裙子坐在喷泉边,水断断续续溅在身上。

揉着眼睛叹了口气,她的脑子有些晕,刚刚喝了几杯老师允许的酒,坐在喷泉旁,平时对她虎视眈眈的男生全不见了,或许说没人发现她躲在这里。

揉了揉穿低跟鞋而磨红的脚后跟,人影倒映在她身上把她笼罩起来。

“凯莉?”

抬起头,看见是自己的同桌。

“金。”

仰起脑袋看着他,是她的同桌,她有个秘密,她对他有好感,是在高三上学期考试完毕,大家去嗨去皮的时候她才发现的。至于是为什么发现的,毕竟她不喜欢看见他被路过心仪他脸的女生勾搭、甚至挽手臂,而她自作主张把这些结合起来拼凑成——有好感。

“呃……我能坐在这里吗?”带着小心翼翼的询问。

“能啊。”凯莉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心里那句疑问没有问出口——你为什么要小心翼翼?

金坐在凯莉旁边有点紧张,今晚的凯莉很美,不穿校服而是穿着裁剪完美贴身的礼裙,下身的裙摆还有一层薄纱,腰部处的布料上还点缀着几颗星星。

“你不去跳舞吗?”现在毕业晚会,那些人自作主张搬出音响,里面放着抖音上火到不行的音乐,那些同学都快把这里当成酒吧,在教室里蹦迪。

“没……糖。”本来想说没兴趣,但是话到嘴边又变了词,晃着腿,凯莉心中生了个坏主意,这个主意太坏了,导致在没说出口的时候,躲在头发下的耳朵悄悄红了。

“如果你给我一颗糖,我们就来跳舞吧!”

数秒的寂静让凯莉有些无地自容,她是傻了吗?

“我只有一颗软糖!凯莉愿意和我跳舞吗?”男孩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以及无地自容,他刚刚翻遍全身口袋都没能找到第二颗糖果,他有些遗憾在教室里没拿星空棒棒糖,虽然没有草莓软糖好吃,但至少好看。

凯莉伸出手,纤细漂亮的手指在空中张开,不去看金,也不说话。

金喜出望外想将草莓软糖放在凯莉手心,可金一紧张便拿不稳糖,手忙脚乱之下便直接抛给凯莉,但却因为这点导致抛太用力,糖弹到凯莉手掌心之后再直接掉在草坪上,两人同时站起来弯下腰去捡。

但生活总是太过戏剧性,两人的手指碰到对方,抬起头也与对方对视。

“啊——”

“抱歉凯莉!我不是故意的。”像是触电一般猛地站直。

“没事没事。”凯莉把糖捡起来,擦了擦包装把糖拆开放嘴里嚼咽,这颗糖太甜了,甜到凯莉忍不住嘴角上扬。

伸手理了理头发,毫不客气的伸出手,而金只是忍住心里的雀跃反牵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机征求凯莉的意见点了首曲子。

而这两个没跳过舞的人在跟随曲子的调调中有时会险些踩到对方,但这并不能结束这场愉快的舞蹈。

就因为这颗抛在心头上的糖,凯莉敲定自己喜欢金,至于多喜欢,大概就是一般般喜欢。



“所以,你说我要去追他吗?”凯莉伸出手撑着脑袋,眼睛半眯着,她该说这是缘分吗?他们已经几年没有联系了,今晚突然又遇见了,说不心动是假的。

凯莉从不自诩长情、念旧什么的,但是她对感情可是很认真的,艾比和她的几位姬友曾经说过她看上去像是会玩男人心的人,但是实质上又与外表差的远了——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心动有几次,但总归只是心动。毕竟心动分很多种,觉得刺激的、觉得有趣的,这些都可以说做心动,但唯独对一个人喜欢的心动只有一次。

而这个人巧不巧就是金,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被她说可爱的男生。

“鬼知道你大小姐怎么想?死要面子最后人家可是跟别人跑路咯?”

凯莉努了努嘴,叫酒保给杯酒给自己,拿着酒凯莉就朝金刚刚离开的方向走去,等来到金旁边的时候,凯莉那杯子冰了一下金的脸颊。

“哇!”金被冰的一个激灵,转头想看看是哪个衰鬼,谁知道就对上凯莉的眼睛。

“金,我们来聊聊吧?”发丝扫到脸上痒痒的。



自从交换手机号以及微信之后,金几乎每一天都去找凯莉,他决定去追凯莉了!人错过了一次有了第二次,再错过就没有第三次了。

而凯莉也是满心期待着金发过来的趣事。

凯莉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在想想时间也许足够了,她想,在不做出点什么就不行了。

于是当晚凯莉就约了金在一个小摊吃麻辣烫。



“老板!两碗六块钱麻辣烫!”凯莉扬起手熟络的喊道,看样子是常客。

金把头顶的帽子戴反,省得到时候吃麻辣烫被沾到就不好了。而他对面的凯莉把他一系列的动作看在眼里,她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激动,刚刚他的友人告诉她,金喜欢她,他们两人是两情相悦,就差一人主动开口跨过这层关系了。

而凯莉愿意做这个人,她面对感情是大胆直率的,再欲擒故纵这个傻子看不出来就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凯莉手指套着胶圈,故作漫不经心地扎起头发,然后转身向记单的小姑娘说:“来打啤酒,谢谢。”

“金,我问你啊,如果你遇到喜欢的人你会先开口表白吗?”凯莉这句话吓得金手一抖,差点打翻了旁边的辣椒粉。

尴尬地摸了摸颈子,金支支吾吾的说会去告白。

“其实我有了喜欢的人。”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表白,金啊你说这该怎么办?”凯莉苦恼的蹙眉,耷拉着肩一副苦恼到不行的模样,稍微抬起眼悄悄看了眼眼前的金,发现他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心里暗自握拳大喊一句:稳了。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凯莉打开啤酒喝了一口,身心舒爽,撑着桌子凑近金,而金的脸也以肉眼可见的变红。

歪了歪脑袋,垂落在脸颊旁的发丝被挽至耳后,涂抹着斩男色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笑眼盈盈的让人好生喜欢。

“你喜不喜欢我?”凯莉一说出口就打翻了之前敲定自己对感情是直率的,但她至少是大胆的,毕竟她已经把一切抛给金,要是这个傻小子还不明白,那么凯莉就要揪着他的领子告诉他:本小姐喜欢你,你怎么笨的像只金一样啊!

果不其然,脸已经很红的少年现在就更红了。

“我我我……”金简直想捶死自己,这种紧要关头他怎么就紧张了!?

“你只需要说喜欢我就行了!你怎么笨的像只金一样啊!”

“诶?”金傻住了。

“嗯。”凯莉回到位置上了,金已经在嘀咕着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了,咬碎出来讲给凯莉听。而凯莉也知道金现在整个人大概都不在状态了,该不会是脸红到烧坏了脑子吧?因为按照平时肯定直接走过来抱住她大喊一声:yeah!太好了!

但是凯莉没想到,真被自己奶中了,金现在脑子的确是被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烧坏了,顺着血管烧到心脏,热的不行。

“我我!喜欢你!”

“金,你知道接吻是什么味道的吗?”凯莉的心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好像快冲出胸膛,脸在慢慢的升温,眯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

“呃……橘子味的?”金被这句话弄的懵住了,网络上都说接吻是甜甜酸酸的橘子味。

“傻。”

喝了口啤酒给自己壮壮胆,在众人瞪大的眼睛目视下,凯莉再一次撑起身子拉住金的领子,让金的唇瓣沾上了唇瓣上的啤酒,唇舌间漫出的啤酒味差点让他招架不住。

“我再问你一次,”

“接吻是什么味道的?”



END

              ã€‚

          ã€‚

                ã€‚

              ã€‚

           ã€‚

               ã€‚

(´â–½ï½€)ノ🍺


03 Jun 2018
 
评论(1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