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黑谷】🍦

这是一个冷cp

大家520快乐!!!!

请你们吃冰激凌

==========




/黑谷        

黑尾铁朗×谷地仁花




日头直晃晃的透过没拉着的窗帘照射到房间里,头顶上的风扇吱呀吱呀转啊转。假期还是来了,黑尾铁朗假期的第一天就是待在家里的床上,任由着窗外的蝉鸣声扰人清梦,不关窗也不开空调。

穿着中裤露出了膝盖以下的皮肤,经常被阳光晒的皮肤呈现的是健康的小麦色,浅浅的,躲一个冬季就能白回来的小麦色。

上身的背心被他用手拉开,头顶的风扇转出的风从领口灌入,还不能让他解除热意,唉声叹气说着好热就是不开空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觉得不舒服,黑尾铁朗觉得自己要真没了排球那么他的人生会因为无聊而这么惨淡的结束了。

起身站在窗户前,热量迎面而来,黑尾铁朗突然想吃雪糕,但是翻找冰箱就只找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到一半扔在冰箱里的矿泉水,外面太热他不想出门,但是必须得出门,暗自嘟囔一句真是麻烦便穿着人字拖嗒嗒嗒走上楼回卧室。打开橱柜拿出一件普通的不行的上衣就端着抽屉里的几块钱便出门了。

 

 

下了车面对炎炎烈日的下午,黑尾铁朗表示早知道今天就叫大伙练习好了,但是细想又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平时上学练习都很累了,好不容易假期来袭还是让休息了一两天。

东京的夏天实在是太热了,叶子落在水泥路上似乎都快被地上的热度烫的卷起,从便利店里拿着雪糕出来的黑尾铁朗想着自己应该再重新回到便利店里,假装自己其实还有东西要买,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人字拖踏在地上,热度透过胶质的拖鞋传至脚板,黑尾铁朗在候车处吃着雪糕等车,他手里的雪糕应该已经慢慢开始融化了,他也许可以找个小朋友或者偶遇的校友送个ta,毕竟他不能让雪糕因为他太高估自己吃东西的速度融化成恶心黏糊的液体。

半眯着的眼睛在看着路人,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个小小、有着夏天看着暖心的黄色头发的身影,不知道和谁在侧头说话。黑尾铁朗突然想起了第一次交流时她因为他故意装出凶恶模样儿瑟瑟发抖的样子,像是一只落入冷水中被捞起来冷的瑟瑟发抖的小雏鸡。

就这么决定了!

心里有着乱七八糟坏主意的排球队主将穿着条短裤迈着大长腿越过人潮,来到女孩的身后,看着她与友人交谈的侧颜,那简直就像是田野里盛开的向日葵,是温暖是照耀人心的小太阳,他开始想象她被吓一跳的模样,那想必很好玩。

于是他伸出手揽住女孩子盈盈一握的腰肢把她往上抱。

“哇啊!”真是别具一格的尖叫。

“好久不见,乌野的经理。”低沉的、带着戏谑的声音,谷地仁花一下子就想到是谁了,那个东京音驹高校排球队的主将,长得很高有点像是不良的主将。

“黑尾前辈……!好久不见!”被黑尾铁朗揽住腰停在半空中的女孩提高声音分贝在吵闹的人群中喊道。

“哟,还是这么有精神啊。”黑尾铁朗把女孩放下,凑近谷地仁花,看着她渐渐变红快要爆炸的脸颊发自内心觉得好笑。

而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友人都盯着他和谷地仁花看,眉毛一挑伸出手挺直腰板说了句:“是小谷的同学吗?”

“哇!你喊谷地同学叫小谷?!你是她男朋友吗?天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扎着双马尾的女孩情绪高昂的拉扯着谷地仁花,而谷地仁花还红着脸看着地板,推搡着同学说:“不是男朋友,是……是社团合宿练习时认识的前辈啦!”支支吾吾口齿不清的真是可爱到不行,黑尾铁朗看着她,觉得他们社团是不是也该招一个这么可爱的经理了?但是眼下快要融化的雪糕不允许他这么想。

一把拉过女孩子的手腕,对上她错愕的神色把雪糕放在她手里。

“下次再请回我吧,小谷。”

 

 

下了公交车的黑尾铁朗看着天空又看着手里留下的雪糕的棍子,小谷是不是太瘦了?女孩子都是这么轻的?黑尾铁朗把雪糕棍子扔在垃圾桶里,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

他想,自己下次也许可以和教练说和乌野来一场友谊赛试试?

END

20 May 2018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