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月谷】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全文私设

小排球真的超好看QHQ!!!吃我安利好伐!

这是给魂的! @soulQ 

仁花真的超可爱!!!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顺便题目是一首歌!歌也很好听!

含伪•天台告白以及双向暗恋

==========





《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月谷

月岛萤×谷地仁花




01.


×年×月×日

现在是早间六点二十三分,还有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就要乘坐母亲的车去学校,按照平时习惯我实际上是接近七点才起床的。但是今天我因为一件重大的事情从昨晚开始难以入睡——我今天要去告白!


谷地仁花写到这里就停下来了,哪怕是写在纸上,她都有些害羞。顿了顿她继续写。


明年我们就要三年级了,再不说就来不及了,时间不等人,就算不是好结果我也希望他能知道。


谷地仁花把本子合上,脸上热乎乎的,现在是夏天,就算开着空调,在房间里的谷地仁花也觉得热的不行。



02.


而谷地仁花慢慢的和月岛萤变得亲近是在高二。



03.


四月的天还有点冷,裹着围巾和厚重大衣的谷地仁花挤在人群中踮起脚尖看分班表,升高二的她身高上还是没有什么进展,还是属于钻进人群里后便找不着人的那一类型。

眼见着就要再一次被人群淹没,一只手拎着她的背包把她扯出人群,步伐踉跄还险些摔倒。

“啊——”仰起头看拎着她背包的人,抬头就看见戴着耳机的月岛萤,而月岛萤也低头看着被自己抓小鸡一样从人群中拎出来的谷地仁花。

小小软乎乎像是包子一样的脸庞,不算出众但是实属于可爱——是他们排球社里的经理谷地仁花。

“啊!月岛同学……早上好!”还保持仰头姿势的谷地仁花大喊出声,她在尝试着改变自己,至少从大胆的打招呼开始,而排球队里的他们则是她的初实验对象。

“早上好,你是打算在人群中闷死自己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月岛萤松开手。

谷地仁花暗自吐槽了句月岛同学还是那么毒舌便开口反驳:“我是想看我在哪个班!”可惜我的身高不让我这么做……一想到这里谷地仁花就欲哭无泪,明明周遭的人都长身高了,唯独她还没变。

“哈?就你这个身高?倒不如等着他们散开之后再看。”说完就扒开人群去看分班表。

月岛萤的身高在乌野里算是瞩目的,直逼一米九的身高让在他身边的人都有些无名的压力。谷地仁花看着在人群中特别显著的月岛萤,她的脑洞让她想到的不是月岛萤好高,而是一米九高处的空气会比一米四九四舍五入一米五高度的空气稀薄吗?

在谷地仁花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时候月岛萤已经看完分班表站在谷地仁花面前了,看着她发呆的模样,他想:她真的是和自己一样是进重点班的人吗?

“神该飞回来了,你和我一个班的。”

留下这一句话之后就贼酷的走开了。

谷地仁花眨了眨眼,心想:月岛同学果然人很好!


>>>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缘分作祟,按照老班极为随意的抽签做位置,矮小的谷地仁花坐在了最后一排,高大的月岛萤坐在了矮小的谷地仁花前面,很完美的替她挡住了所有来着老师以及同学的视线。

谷地仁花坐在月岛萤后面欲言又止,月岛同学太高了,她什么都看不见,谷地仁花心里挣扎了有段时间才伸出手扯了扯月岛萤的衣服,看见月岛萤偏头斜视自己一眼之后,放在桌子下的另一只手握成拳头鼓舞自己。

“月,月岛同学!”

“嗯?”

“能和我换位置吗?”直勾勾看着月岛萤,而月岛萤被她这句话弄得有点失笑,他还以为这个比日向还要小上许多的小不点要说什么,结果只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

“当然可以。”

看吧!月岛同学人真的很好。



04.


谷地仁花把笔记本收回抽屉锁上,她的母亲在洗漱完之后便敲门叫她出来吃早餐。

餐桌上的两人还是和平常一样很沉默,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次的原因变好了许多,但还是有些时间的隔阂。

“呃……仁花,荷包蛋好吃吗?”

“嗯!很好吃!”

陷入了尴尬的沉寂。

“……仁花,上高中之后有遇见什么有趣的人吗?”

“啊?”突然被问到问题的谷地仁花一叉子叉破了荷包蛋中间的蛋黄,她开始有些紧张的说着社里的人,日向啊影山啊还有各种各样的,连三年级毕业的学长学姐也说上去了。

“最后……最后还有和我同班的月岛……萤同学。”耳朵稍微有些发热,而谷地仁花的母亲看着谷地仁花渐渐发红的脸,这孩子从小就是属于肤白脸红显而易见的类型。

谷地仁花的母亲伸手看了眼手表显示的时间,还有段时间不急。

“那个月岛萤同学来过我们家的吗?”心情颇好的支着脑袋,谷地仁花的母亲敢确定自家小宝贝是喜欢这个月岛萤的,毕竟在她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仁花的身子很明显的抖了抖。

“嗯……就,就上次下雨天那个男生。”头几乎都快埋到盘子上了,而为了让母亲更加清楚明白,大声说道是黄头发的。

谷地仁花的母亲从来没见过谷地仁花这种表现,所以她自作主张将这种动作比做是因为喜欢,毕竟仁花也是高中生了,会遇见喜欢的人、令自己心动的人。

“是那次给你送资料的那个男生吗?高高瘦瘦挺帅气的。”



05.


那次谷地仁花少有的因为感冒发烧请假了,身为和谷地仁花同一个社团并且看上去关系蛮不错的月岛萤被老师托付将一些练习资料带给谷地仁花,而月岛萤本来是想借着今天有社团活动推脱掉的,但是老师不容月岛萤的推脱,直接将资料塞到他怀里,并且以老师的身份施压他。

看着手中的资料,月岛萤没由得叹了口气。

等社团练习结束之后,月岛萤抬头看外边,现在外边的乌云压着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看上去也是骤雨将至的模样,他应该要在大雨落下之前到达她家把资料交付于她。

简单的与自己的友人山口忠在路口转角告别。

看着手上书本里老师给他的纸张,那上面清楚写着谷地仁花的家庭住址,连同家长电话也给他了,看样子是怕他找不着路。

看着灰蒙蒙的天有些担心什么时候会下雨,结果没过多久,豆点大的雨滴刷啦啦就落下来,嘀嗒嘀嗒砸到身上还有小痛,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没有带伞。

下意识将资料挡在头顶挡雨,但是那些都是白费力气,毕竟无论如何他都会被雨淋到,但是拿东西挡雨那是潜意识的动作。

所以他只能在看到屋檐躲屋檐下,没有看到就直接跑。

等到了谷地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月岛萤已经湿的差不多了,淋这场根本没必要淋的雨简直让他心情稍微有些不好,但即使心情再不好也不济于会让他在听到门铃后打开门的谷地仁花面前摆张臭脸。

“月,月岛同学?!你怎么淋湿了——咳咳!”谷地仁花现在的样子很明显要比平时蠢乎乎的样子憔悴的多,唇上都没几点红色,而她的脸上大抵是因为烧的严重有点红。

“这是复习资料,我先走了。”把资料放在她的手里后便打算在雨里跑回家,但是他的手腕处却传来了稍微有些高的温度。

而谷地仁花触到他的手腕时整个人都是后悔的,因为肌肤被雨淋后过分的冰凉。

“进来!喝杯茶吧?”

她的语气要比平时强势许多。


>>>


看着坐在对面拿着风筒吹干自己头发的月岛萤,谷地仁花心里的歉意就更加重了,明明月岛同学没必要送的、没必要淋雨的,她真是个没用的人。

“月岛同学……对不起!”直接土下座道歉。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来补偿吗?”

月岛萤被谷地仁花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行为给吓住了,在他印象里谷地仁花好像一直都是属于这种喜欢埋汰自己的人,还很容易一惊一乍,很好欺负也很好玩。

“帮我把外套洗干净,这可是谷地同学的错哦!”刚刚他身上穿了件外套,而外套则是被雨淋湿了。

“没问题!请交给我吧!”

如果有人拜托她,想必她一定会全力以赴。

月岛萤看时间过的也差不多,自己也打算先回家了,而这个时候谷地仁花的母亲就回来了。

“啊……您回来了,这是我同学。给我送资料的。”

“阿姨好。”

“辛苦你了。”谷地仁花的母亲点了点头,难怪她刚刚在玄关看到一双一看就知道是男孩子穿的鞋子,不过这位同学也太高了,仁花站在他旁边显得娇小的不行。

“没事,那我先走了。”

“等等!月月岛君!不对月岛同学!”生病的谷地仁花思维转的要更加的迟钝,脸上红扑扑的拿着把伞放在他手上。

“请带把伞,我们明天见……我的意思是我明天就可以去学校了!”谷地仁花站在玄关有些理不过语言来。

“噗,好蠢,明天见。”转过头朝她挥了挥手,他鲜少的在淋雨之后觉得淋这场雨也算是有价值的了。



06.


“你喜欢那个孩子吗?”身为她的母亲,她也想关心这个问题,而且她总觉得仁花应该会喜欢那个孩子,毕竟这一大早被她一问到脸上就红扑扑的。

“啊诶哈哈哈……”完全脑子傻了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仁花冷静点,妈妈是不会阻止你谈恋爱的,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

“……那母亲您别……笑,我我我想去告白!”

谷地仁花不知所措的叉着荷包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整个人都要烧坏了,她一定是疯了才会在母亲面前说这些无光紧要的事情,但是母亲看上去也没有很讨厌这些话题,反倒看上去……很高兴?

“成功了就带回家喝一杯茶吧?”

“哦……谢谢……妈。”



07.


眼见着就要走进校园了,她想起了在line上和日向聊天的事情,他告诉自己也许应该学习一下最近那些人流行的天台告白,一想到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大声告白谷地仁花就有点退缩想跑回家。可事到咫尺!她不能退缩!

一边想一边嘿哟出声为自己鼓舞,而她这副样子全被月岛萤看在眼里,月岛萤坏心眼的嚯了一声拍了她的肩膀,很成功的看见她小心肝都快从嗓子里出来的样子。

“月月……岛同学早上好!”完全标准90º鞠躬。

“早上好,一大清早在嘿哟个什么劲?”

“就是那个,”谷地仁花一紧张整个人跟着自己的情绪手舞足蹈:“新的一天依旧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完还握拳,眨了眨眼看月岛萤想笑又不笑憋着的模样觉得自己刚刚不知所措的胡言乱语也物有所值了。

“所以,月岛同学放学有空吗?!”气势汹汹的样子在月岛萤看来很好笑。

“我可不愿意花时间浪费在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

“放学请务必在这栋教学楼面前的操场站一会!拜托了!”朝月岛萤鞠躬完毕便手脚同步、走路稍微有些僵硬的走进教室。

被留在原地的月岛萤开始想着谷地仁花这句话里的含义,有那么一瞬间他自恋的以为她要来一场乌野史无前例的天台告白。

结果他不会想到自己奶比赛都没奶的那么准。



08.


同班的同学推着扬言要天台告白的谷地仁花同学到走廊(因为她们害怕谷地仁花声音太小他听不到),她拉着门死活不愿意走出教室,她虽然和她们说了天台见,但是她们气势汹汹弄得她不愿意上前大胆告白了,哪怕是在走廊上。

“仁花酱!没关系的!我觉得月岛同学一定也喜欢你!”她们平时也都看在眼里,总是喜欢恶作剧小女生难道不是漫画里经常出现的片段吗?!

“等等!我自己去!”


谷地仁花深呼吸吸一口空气,但是意外吸到了一嘴的灰尘。撑起身子看着外边,没看到月岛同学的身影,有些失望的想走开的时候她就听见排球社里的人的声音。

“哇!是小谷诶!”

“她想做什么啊?”

“好期待啊!”

等等!这完全是敷衍浮夸的演技,明明全都知道她要告白来着!谷地仁花看着他们,她的眼睛在打颤,膝盖有些发软,放在走廊围墙上的手握紧,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们的样子,一副如上刑场的模样,她开始大声的说话:

“我是二年×班的谷地仁花!”

“今天!我要向你告白!”

手心里全是汗液,心脏几乎快要跳出来,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唏嘘声越来越大,甚至还伴随着口哨声。

“二年×班的月岛萤同学!我喜欢你!”

睁开眼看着眼前人潮涌动的场景,谷地仁花几乎快跪在地上了,但是到这里了她不能停!

“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我希望你不要讨厌我!”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也许是下雨送资料那次、也许是他无聊拨弄着她短短的头发开始,喜欢来的太简单了,连她都未曾发现。

“我喜欢里……”预料不到的错字,羞赫一瞬间缠上脑,扒开人群谷地仁花拔腿就跑,她不知道该跑哪里去,但是只要不要遇见他……啊啊啊啊什么都好!



09.


突然被告白的月岛萤站在原地发愣,推了推眼镜还没回过神来,他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告白,简直真是史无前例,不算丢人但是那个小不点是想让全校知道吗?

“月岛,没想到你桃花运那么好,连小谷她……”

“你们早就知道了吧?不然一群平时只顾打排球的白痴干嘛这么着急连排球都不打就推我出来?”



10.


月岛萤没有去找谷地仁花,他直接在校门口守着,那小不点再怎么躲他都不可能不回家吧?

站在校门口的这段时间他听见不少的议论声,全都是今天二年×班有个小姑娘向这个男的告白之类的,月岛萤第一次觉得打排球也有罪。


但是谷地仁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到,如果他察觉到了就不会有今天这个闹剧了。

月岛萤他已经把答案想好了。


在谷地仁花见到校门口的月岛萤第一反应便是拔腿就跑,但是四舍五入一米五的小短腿怎么能跑过一米九呢?

没跑几步谷地仁花就被月岛萤抓住了。

“月月月——”紧张的直接结巴了。

“停!”

月岛萤的耳朵有点红,抓着她小胳膊的手松开,但是他不会让她跑的。

“连最普通的告白你都会说错,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进重点班的。”月岛萤看着眼前喘气的谷地仁花。

谷地仁花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娇小,脸上也是肉乎乎的,会给人一种国中生的错觉,而且他近距离看才发现她的眼睛是圆圆大大的,眼角是几乎看不见的上挑,有时候她回首会给他一种:为难忘是秋波一转,看着他莫名其妙的心动,而抬头看他还会给他一种可怜巴巴小动物的错觉。

从很早以前他就喜欢她了,很没出息的他从以前到今天为止都没想过告白,因为他不喜欢做没把握的事情,今天这一出完全就是预料之外的突发情况,要说爱情使人脑袋发热吧,月岛萤反之越来越冷静。

“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

“明白了吗?”

谷地仁花这个时候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月岛同学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他也喜欢自己吗?还是他只是单纯的教自己该怎么说?

“明……明白了!谢谢指导!”而她将这句话的意思归类于后者,所以90º鞠躬打算离开的时候被月岛萤一把拉住了胳膊,抬头看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红晕肉眼可见。

“先试着一起回家吧?”

谷地仁花的小心脏几乎是在一瞬间加速跳动,喜悦的尖叫快要从喉咙涌出,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露出牙齿说:

“请多多指教!”



11.


今天是×年×月×日!

我和月岛君一起坠入了爱河!



END

17 May 2018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