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安凯24h/18h】

梗源于 @风雨不动安如山 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

是和叮当的联文!  @SLC 

实力演绎拖后腿

祝安哥生日快乐!!!


==========




/安凯




04.

可战争总是来的很不凑巧,炮火硝烟钻入口鼻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从香甜睡梦中醒来还懵懵懂懂的人们下一秒便被刺鼻的硝烟逼得不得不清醒过来。

婚后没几天就迎来了令人恐惧的战争。

战火连天,物资残缺,绝望涌入心口的同时却要同时保持着清醒。

身为军医的凯莉为了让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碍事便用绳子挂起来戴在自己脖子上,让它暂时做个吊坠。

白色的手套和外套上沾满了鲜血,汗液从额头滑落下颔,凯莉的眼睛里漫上了泪水,同时她也有些安慰。

在她手下被医疗的人是安迷修,她的少尉丈夫。他因为高烧与阑尾炎暂时退出了战场。

凯莉自己心里那点安慰是自私的,但却因为这个机会她的丈夫可以暂时从战场上离开,她牵着丈夫的手留下一吻。

真希望你能慢点好。

 

 

05.

凯莉不希望安迷修踏上战场是真的,她希望自由、希望和平也是真的。可这些需要代价,她明白他也明白。

所以在安迷修伤好了一大半高烧退去之后便从病床上站起来。

“凯莉我必须得回去。”

安迷修是如此固执的人,就算凯莉用各种理由希望他别去这个傻子也依旧会去,他就算双手染红也要去,就算拖着是累赘的身子他也要去。

“嗯……”凯莉知道自己的丈夫的性格,所以她只是站起来拥抱他,她现在是能做到的只是祈愿他能活下来,活下来不让她做可怜的寡妇。而且她必须要明白自己现在先是医生再是妻子。

“安迷修少尉,我等你们带着胜利凯旋。”

安迷修伸手拥抱被比自己大的多的外套包裹起来的凯莉,她身上早就没有几日前沐浴阳光留下的味道;死亡与鲜血缠绕着他们。

“当然。”

而他的腹部还在隐隐作痛。

 

 

06.

战争来的快结束的慢,日复一日的救治伤者让凯莉无心关心其他的事情。但有一天突然有人为他们报上喜讯,战争结束了,他们赢得了战争,他们将结束呼吸着阴暗浑浊的空气。

每一位军人搭着战友的肩膀,每一位受伤的军人脸上无疑是开心的,可凯莉却不关心,她的心刚刚度过一个过渡期,从最开始战争的胜利和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安迷修让她放下的心高高挂起。

她刚刚看过每一位从门口进来的军人,没有安迷修,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因为安迷修那个蠢货可能又去搀扶哪个受伤的战友。毕竟她的丈夫是个热心肠并且脑子有些单纯的蠢货。可尽管如此凯莉见到她的友人一个接着一个进来之后再也忍不住跑到他们面前,有些乱了脚步的拉住他们的衣服问道:

“安迷修呢?!你们有谁见到安迷修了?!”

“他人呢?!”

周围的人听到凯莉这句话之后才开始注意到安迷修似乎没在这里而且他们也没看见安迷修,交头接耳并且有人出去寻找。凯莉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漫无止境的绝望将她淹没,捏了捏眉心,没日没夜的救治伤员都没有现在这么累。

攥紧脖颈上的戒指,凯莉扒开人群跑去战场。

而她离开的背影多像是失去宝物的孩童,无措茫然。

 

 

07.

废墟、战争、他们期待的和平全部体现在这里,清理现场的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军医,跌跌撞撞在战场上寻找,干涩的喉咙几乎快要不能发出声音,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发现安迷修少尉了。凯莉不敢去看不敢去想,不是安迷修自己站出来张开双臂等着她扑入他的怀中,而是某一位士兵大喊发现安迷修了。

不会的、不会的。

绝望占据她的内心,几乎没有停顿的跑到那位士兵旁边。

他的身旁躺着一位被子弹贯穿身体的安迷修,流淌在地上混入泥土的血液早已凝固,散发着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脖颈上那根细细的线快要被燃断。凯莉蹙起眉伸手拽住他破损严重的衣物,将他拽至自己面前。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混蛋!”

一声又一声的呐喊着,没有人去阻止也没有人告诉凯莉安迷修已经离开了,因为他们明白凯莉知道,这位坚强的军医小姐什么都明白。

她明白战争结束,也明白她的少尉为了他们期待许久的和平与自由离开了。

 

 

08.

安迷修后来被用担架抬回了战队里。

漂亮美丽的军医拿着冷水浸湿的毛巾为他擦拭着身体,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唇,到冰冷僵硬的身体,到毫无跳动的心脏,到早已不能再拥抱她的双手。他现在很乖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冰冷到僵硬的身体令人感至身心的难受。

她为他换上战争里难得存活下来的衣物,干净的白衬衫是他平时喜欢穿的,刻着凯莉名字的戒指凯莉为他戴上,他的血肉镶入戒指里混为一体,凯莉只觉得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她的心发闷可她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独自一人在里面闷声不吭,当她为他系上最后一颗扣子、将唇贴在他冰冷的唇瓣时凯莉突然意识到他离开了。他现在只是灰烬,他将融入空气离开,她放在他胸膛上的手抓紧他的衬衫。

“……混蛋。”

 

 

09.

现在不知道是战争结束的第几周了,天空稍微干净了。

平日里凯莉和安迷修总喜欢待着的港口也变得像是废墟一般,毕竟他们刚刚经过一场战争。

凯莉手里拿着黑色的盒子,她的脖颈上有着两枚戒指。

她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下,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这个地方能看见十分漂亮的日落,余晖洒在她身上带着刺骨的寒意,手指抚摸着怀里的黑盒子,她将盒子抬起用唇瓣亲吻,冰凉令人反胃,她细喃着。

“安迷修,战争结束了。”

看着缓缓落下的太阳,凯莉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在安迷修还没向他求婚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安迷修说要带她去远方,去远离这里的战争,他说他要和她过万安稳的一生;可他并没有带她去远方,他说:我是少尉了凯莉!那个男人像个孩子一样在她面前炫耀,他说要在战争结束之后带她去教堂,他说他要牵着她的手离开人世,他说他离开之后会有他们的孩子陪着她,他和她会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说男孩会像他一样,这样就可以保护妹妹和妈妈,而女孩会像她,长大会是个漂亮有魅力的姑娘,每次说到这里那个男人就会搂住凯莉说:

“我们的女儿找的丈夫得比我好!”

而凯莉则是会笑着说:“不然呢?”

而凯莉也对安迷修说过,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会有一栋房子,房子里有个小院子,院子里可以种花草,她说她喜欢他种的花草,她说: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去养条狗或者猫吧?

安迷修的回答永远都是:

“好的。”

抱着盒子的手收紧,有液体滴溅在上面,冰凉的、刺骨的。

“骗子……”



END


13 May 2018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