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Marinette × Adrien】九十九个愿望,最后一个实现了

全文私设ooc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瓢猫真的好吃!!!!

喜闻乐见的魔女pa

是写给叮当的! @SLC 

谢谢你的喜欢


==========





《九十九个愿望,最后一个实现了》

别名:我的六岁男友养成记


/Marinette × Adrien

(其实瓢猫瓢无差别




_


传闻中,森林里住着一位面目狰狞的魔女,没有人能从那片森林里活着出来,他们都说走进那片森林的孩子都被可恶的魔女抓起来制作药水了,也有些人说魔女将那些孩子抓起来割肉放血来维持自己的美貌,维持百年来的美貌;但也些人说魔女是正义的代表,说魔女曾经给国王诞下的公主殿下送上祝福,说魔女曾为国王送上无尽的荣耀与胜利。

总之,传闻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但事实唯独那位传闻中走进森林的那位孩子知道。

 

 


_


艾俊知道,这位叫作玛丽娜的魔女和外边的传闻不一样,在他看来,她不过是心思有点小孩子气并且是严重的颜值控的三百来岁的老魔女。

至于后者艾俊是怎么知道的,那就得从两人最开始说起了。

 


 

_


在外边马车轱辘转的城市正处于万圣节。

可爱的孩子们早早拉着自己父母的衣角撒娇要打扮,脸上挂着不知哪里买来的搞怪面具,每户人家都热热闹闹的不行,唯独艾俊他们这户大人家冷清的不行,就连最普通的南瓜灯都没有。

眼见指针指向了二十四点,人们狂欢的万圣节还是结束了。


闷在被窝里的艾俊探出个脑袋,眼巴巴看着时间流走,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今年他的父亲还是没给他礼物,甚至连一颗糖果都没给他,昨天的万圣节过的真是糟心,连晚餐都是艾俊一个人孤独的享受完毕,一晚上的娱乐时间都投身于了教学中。

艾俊看着窗外树上的蝙蝠,他为何不尝试离开这个鸟笼呢?他已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他或许可以尝试离开,但第二天恐怕又会被抓回来。

对于第一次离家出走的艾俊来说,他完全不知道离家出走是需要什么装备的,于是他带上了父亲每年生日都会送的钢笔和一本老师奖励的笔记本,而他的身上换上了整洁的小西装。而他的手里不过是一些自己朋友悄悄塞在自己书包里的零食。

有些艰难的推开门,艾俊看向空荡荡的客厅,他的心里默念一句:

晚安。




_


凌晨的风刮在身上还是有些刺骨的,艾俊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也许他可以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肯德基,艾俊还是摇头否决这个想法,他应该去远方那片骇人的森林,他的父亲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想到他会去那片被人所恐惧着的、那片被秘密笼罩的森林。




_


艾俊来到森林不知道几天后,他终于觉得自己又累又饿,他不知道森林外边的父亲有没有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抓狂、有没有因为他的离家出走而感到失望。但是艾俊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在想这些问题了,他应该得想想自己该怎么在这片森林里存活下来——至少也要熬过今天。


他丝毫不需要担心水这一方面的问题,因为他旁边就是小河,他完全可以无视它也许很肮脏的可能性,俯下身用手捧起水来解渴。但是他现在很饿,他看着路边的果子,他没见过这种色泽如此鲜艳、美丽的果子,这些果子在他眼里就是未知数。

舔着唇瓣,他想起了父亲的话,他的父亲从来不给他吃路边的果子,但是艾俊现在很饿,所以他伸手摘下一颗,但唇瓣接触果子准备用牙齿咬破外面那层保护的果皮时,一道女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犹如手指勾起乐器上面的弦线发出的声音一样悦耳。

“这些果子都有毒的哦?”


艾俊转头看见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女人坐在小溪旁的大石上——美丽神秘、应该比手里的果子毒性更大是艾俊对她的第一印象。

“姐姐你是怎么知道?”艾俊没有放下果子,他看着突然出现的大姐姐。

“我在这里待很久了,这些果子我都知道啊。”她待在这里可是有百余年的历史了。

“可我不信。”


说完艾俊就咬下果子,咬破果皮果汁滑入口腔,舌尖谨慎舔去唇瓣上的果汁,没有预料中的痛苦,艾俊看着女人精致的令人心动的面孔:“你骗人!”

“你还真相信啦!人类的小孩真是可爱。”玛丽娜撑着脑袋看着金色头发的男孩——还真是一位漂亮的人类小孩。

“你现在很饿吗?愿意和我走吗?”玛丽娜走上去,弯腰像是诱骗白雪公主吃下有毒的苹果的王后,而她那句话就像是毒苹果一样拥有令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如果您愿意给我食物……”

“那么你就必须跟我走。”

“当然!”


艾俊脑子一热答应了。

 

 


_


当吃下第一口热喷喷的米饭时艾俊就后悔了,他难道不该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会有一个漂亮大姐姐出现并且帮助他逃离刚刚那样的苦境?而且她有谁?难道是父亲派来的?不不不。父亲应该不知道他来到这里。

“把你脑子里的想法扔开。”

“吃了我的米饭就得是我的人。”玛丽娜笑着说,这位小孩的容颜实在是太令人心动了!!!!她所遇见过的所有男孩、男人都没有他这般魅力,如此漂亮的男孩要是被森林里爱闹的树丛抓起来了怎么办?

艾俊听了差点把饭给吐出来了。

“对不起,女士,请问我能做些什么补偿呢?”

“替我打扫吧。”

“那么我需要打扫多久?”

“十年或许更久。”转过身不去看艾俊。

“诶——?!”

“你以为魔女一手栽培的米饭很便宜吗?!”玛丽娜转过身笑着说,如同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里星星点点的都是数不尽的笑意。

而艾俊没有说话,因为他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大姐姐就是大家口中的魔女,那位令人打心底恐惧的存在,当然他更没有想到自己要没因为这几十粒‘魔女一手栽培’的米饭打工个十来年。


当然,被男孩颜值迷惑的玛丽娜也没有想到自己十来年后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_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我是玛丽娜。”

“玛丽娜您好,我是艾俊,很高兴认识您。”

 

 


_


“女孩是由什么做成的?”

“是用砂糖、香料做成的。”


玛丽娜嘴里一边念着令人恶寒的童谣一边将手里从森林里采摘来的食物洒进眼前熬制药水的锅里,药水煮沸冒出几个小泡泡,六岁的离家出走小男孩艾俊从玛丽娜的卧室出来,他的身上穿着的是玛丽娜变出来的衣服,那颗金色的小脑袋从房门中探出头来。

他在这里待有一周了,他有点想家了,但是他不喜欢被束缚起来的感觉。


所以光着脚丫子走过去拉住玛丽娜黑色的裙摆。

“玛丽娜,我饿——”

“女孩是由世间最美好最可爱的事物做成的——”玛丽娜念完这句话之后低下头看着金色的小脑袋,伸手提起他的领子把他提到锅的上方。

热气滚滚让艾俊有些害怕的试图想抱住玛丽娜。

“你知道这锅药水里面还缺少什么吗?”玛丽娜的表情有些贼兮兮的。

“呜……”艾俊说到底还是个小孩,能离家出走那是一时冲动,他现在开始对这个魔女感觉到害怕了,但是玛丽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收回手单手抱着艾俊,另外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拿起锥形瓶在他脸蛋上将泪水收入瓶中。

“艾俊不会以为我这个药水需要你?天呐你也太可爱了!”玛丽娜用脸蹭了蹭艾俊,单手抱着他,另外一只手拿着大勺子在锅里搅拌,冒出的气泡被艾俊用手指戳破了。

“玛丽娜,那你在制作什么?”

“要叫魔女大人,要不然下次就将你变成癞蛤蟆。”

 


 

_


“艾俊,你过来!”站在镜子面前拿着两条裙子有些纠结的玛丽娜将在门口的草丛里和那些小兔子小动物玩耍的艾俊叫进来。接着艾俊一进房间就看见玛丽娜拿着两件黑色的裙子在镜子面前纠结,而地板上、床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服饰,就连帽子也被随处乱扔。


而此时的艾俊早就变成了十岁的小绅士了。


“玛丽娜,我觉得这件挺不错的。”艾俊的眼睛一下子就盯中了被玛丽娜扔在地板上的红色的巴斯尔裙,虽然那突出后腰的骨质裙撑看上去有些沉重,但是艾俊敢保证,一直习惯穿黑色礼裙的玛丽娜穿上这件巴斯尔裙一定会夺走所有人的眼球。毕竟常年待在森林里她的皮肤白皙而又光滑,红色更是能衬的她皮肤好。

“噢,也许你说的没错。”玛丽娜将手里的两条黑裙子往后一扔,拿起巴斯尔裙时虽然有些嫌弃过分沉重的裙撑,但是她就是要在魔女晚宴上让蔲依这个女人失望。


换好裙子的玛丽娜站在艾俊面前询问他自己穿着如何,而艾俊只是觉得自己的眼光真不错,但是眼下需要的是和服饰相符的首饰,无论是发型还是首饰。

但玛丽娜像是看出来一样眼睛眯了眯,手伸到艾俊身后像是变魔术一样变出一根魔杖,她拿着魔杖在自己身上随意挥了几下,别说首饰了,就连发饰什么的全都完美了,玛丽娜既是魔女也是仙女教母。


“对了,艾俊也和我一起去吧,蔲依她们可好奇了。”玛丽娜看着艾俊,她用魔杖点了点艾俊的脑袋,本来还是朴素的白色衬衫现在变为了裁剪精致的小西装。

艾俊绿色像是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玛丽娜,他伸出手向玛丽娜要了口红,他将口红涂抹在玛丽娜的唇瓣上,色泽美丽漂亮。


“这样就完美了!”


等等!她收养的孩子是小天使吧?!

 

 


_


到达晚宴现场的时候是玛丽娜先下了扫把的,最后再把艾俊从上面抱下来,十岁的小绅士说是高也不算高,但也绝对不算矮,可十岁被抱着让艾俊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正当他想和玛丽娜抱怨叫她下次不用再抱自己的时候,一名金发带着巫女帽子的女人挽着男伴走了出来,看得出来是朝玛丽娜走来的。

“这不是玛丽娜吗?怎么还穿这种老土的服饰?今年还是没有男伴吗?”蔲依的嘴巴对玛丽娜从来都不示软,但是玛丽娜也是如此。想开口说她私生活依旧这么不检点的时候艾俊站在了面前。

伸出手挽起蔲依的手,在手背留下冰凉的一个吻。

“晚上好女士。”


“玛丽娜这么穿我觉得很可爱。”

说完松开挽着蔲依的手反而一只手搭在背后,稍微弯腰伸出一只手邀请玛丽娜:“玛丽娜,我们进去吧。”


莫名其妙被小鬼撩了一把的玛丽娜在走进大厅之后便弯下腰问艾俊:“你被很多女孩子喜欢过吗?”这么可爱又帅气的法国小绅士应该被很多女孩子喜欢过,明明才十岁就这么嚣张,等了很久艾俊都没有回应自己,玛丽娜稍微有点奇怪了,她歪了歪脑袋用手指勾起低头的艾俊,结果看见了脸和耳朵都红的不行的艾俊,而这也是玛丽娜第一次看见过这样的艾俊。

“我天!艾俊你也太可爱了吧!”说完就将艾俊整个人抱在怀里使劲的蹭,但是这次艾俊没有像以前一样接受了,而是推搡着玛丽娜。

“玛丽娜!”

“嗯?”依旧不肯放过艾俊脸蛋的玛丽娜停下动作。

“男女有别!”闭着眼睛依旧在做反抗,在感觉到女人没有多余动作的时候艾俊以为玛丽娜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谁知道看见玛丽娜一脸我非常欣慰的表情,艾俊暗自知道不好了,但接下来还是一脸不情不愿的接受她的揉搓。

“诶嘿嘿,我家艾俊也长大了哇!”

艾俊对上玛丽娜蓝色的眼睛,用手指挠了挠脸颊。

算了……玛丽娜喜欢就好。

 

 


_


虽说是十岁,但艾俊实际上也没有十岁,他的生日在今天。今天就是他的十岁生日,玛丽娜从来不知道他的生日,她从不去过问这些就如同艾俊从来没有干涉过她的生活一样,他知道她是不老不死的魔女,这四年来并不能让艾俊对玛丽娜有什么新的认识,他对她的事情还依旧停留在她是魔女,不老不死永生的魔女。


但是这次十岁生日艾俊却想告诉玛丽娜,所以他站在吊床旁,吊床上是玛丽娜,玛丽娜正闭着眼睛在上面睡觉,森林里永远都是四季如春,这是艾俊在这里面待了四年知道的,而头顶上的阳光顺着树叶间的缝隙点点落在了玛丽娜的身上。


她身上没有岁月的痕迹,因为她不去回望岁月,岁月留不住她,但也许她回望过岁月,只是这一望便不知过了几年。


兴许是那只漂亮的蝴蝶停留在鼻子上把她弄醒,玛丽娜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她看见地上有影子,但是她还是闭上眼睛不去看,她知道是谁,因为这里也只有他回来、也只有他知道。

“怎么不说话了?”玛丽娜转身看着眼前纠结的男孩,他还是个孩子,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什么东西都藏不住。


“嗯……玛丽娜,今天其实是我生日!”闭着眼睛大声说出来。


但收到的并不是想象中的惊慌失措的惊呼,而且轻笑声,艾俊以为玛丽娜会因为他的生日就在明天的原因而失措,因为在之前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就是他告诉她超市牛肉特价在一小时后就开始,那个时候她就是惊慌失措,当时觉得很搞笑。但是现在想想如果是玛丽娜故意逗他开心的呢?


“终于愿意说出来了?”


玛丽娜从吊床上起来,歪着脑袋,朝艾俊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等艾俊过来之后,仙女教母玛丽娜给他变了套华丽丽的小西服,她将周围事物全部变了,她将白天变成了夜晚,将平淡的森林变成了一次动物派对,平平无奇的小木桌变成了有蜡烛的有美食的圆桌。

而他手中突然就有了一个小礼盒,玛丽娜告诉他这是她这四年准备给他的礼物,因为艾俊一直不说她也一直没有提起,他们从来没有干涉到对方的事情,就像玛丽娜从来不会过问艾俊为什么离家出走,他想不想回家之类的。


“生日快乐,许个愿望吧?可以许三个哦。”一个插着蜡烛的蛋糕摆在艾俊的面前,看来玛丽娜似乎一直都准备着,就是等待艾俊自己先开口提起。

“哪天我变成了青蛙,玛丽娜就变成公主好吗?”

玛丽娜听到这个愿望有些傻脑的其实,因为就算艾俊是小孩子,但是不应该有欲望吗?他不应该向她许愿说要玩具什么的吗?现在小孩子真是难搞,简直想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

“当然。”

“给……给我一个kiss。”

“噗,当然。”玛丽娜捧起艾俊的脸,在他的左脸颊留下一个吻,明明之前很抗拒他和她有过分亲昵的动作,怎么现在倒是主动要求了?

“第三个愿望玛丽娜答应我好吗?”

“你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唉,你们小孩子真难搞。”

“既然今天是艾俊你的生日,我的回答自然也只有当然啦。”

 


 

_


永远陪在我身边。

而她的回答是:“当然。”

 


 

_


“玛丽娜!我说过进我房间要敲门啊!”


正在换衣服的艾俊猛地把门关上,而要进来的玛丽娜差点被门撞到了鼻子,揉着鼻子玛丽娜说:“明明你以前还是那个要我kiss的小男孩,现在怎么连进你房间都不行了?”

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艾俊脸有点红,他现在是十五岁,正一步一步朝少年走去,该怎么说呢,他是不是也应该教玛丽娜男女有别这个道理了,他之前也告诉过她,但是她却像是听不懂一样说:

“你是我养大的!还分什么男女有别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如果自己的身体被女性看见一种羞耻感还是让艾俊不得不再去教玛丽娜男女有别这个道理。

而这相处的九年中,艾俊发现玛丽娜虽然魔法是无人能敌甚至他没见过比她更加厉害的魔女了,可是她的生活常识却是糟糕的让他要扶额了。自从十岁开始,艾俊也是慢慢有了男女有别这个道理,无论对方女性是谁,该保持的距离还是得保持的——呃,当然亲人不算。


“艾俊,我说过,你是我养大的,你身体哪个部位我以前没看过?!”坐在木椅上喝着牛奶的魔女大人斜视着艾俊,而艾俊却因为玛丽娜这句话没忍住的有些生气的红了脸,为什么要说出这么令人难为情的话?

“玛丽娜……”艾俊有些难为情的想告诉玛丽娜男女有别这个道理,但是玛丽娜却一本正经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是艾俊你告诉我的,我是你的老师,四舍五入就是你的母亲。”

“等等,玛丽娜,我不喜欢这个理论,而且,你是女性我是男性,男女有别。”艾俊再一次说出来,这几年他没少说过这些,什么男女有别、进房间要敲门之类的,但玛丽娜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嗯?别动。”玛丽娜伸出手把艾俊拉到自己面前,拿去他头发上的垃圾,而她收回手的时候手指尖不经意划过艾俊的脸颊,这一划就好像一颗石子扔进他心里那片水池,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什么。”

 


 

_


其实并非是艾俊想去提醒玛丽娜男女有别这个道理,他知道玛丽娜对他还是对待小男孩一样,但是艾俊不是,他并不是把她当成自己老师或者救命恩人,他把她当成一位鲜活的女性,对他而言有着巨大魅力的女性,她在他心里就如同圣洁的莲花,他想,他只要把心思埋在心里就好了,他很享受现在的距离,不远不近。

两人之间存在不干净想法的也只有他。

 

 


_


艾俊是在这两年才发现自己对玛丽娜有了其他的感情。

这种感情在他认为是喜欢。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情的,是十二岁她误以为他害怕闪电将他搂在怀里开始,还是十三岁她带他走出森林看外面的生活害怕他走丢而牵着他的手,让他感受掌心那股温热的触感开始,也许更早、早到从十岁生日那个恶意的索吻开始,艾俊不知道也不想去探索。

这种感情一直在追着他跑,追着他到十五岁,他甩不开它,这个感情就是他身上的一块肉,甩掉会变成一块丑陋、触目惊心的疤痕,肉掉下之后的血液就要将他埋没。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感情是丑陋、是疯狂、是恶心。这种丑陋的感情他甩不开,他越陷越深,他甚至在夜里想过拥抱她、亲吻她。这些蠢蠢欲动的冲动被他一直压制着。


艾俊厌恶这样的自己,但是他没办法控制。


因为这是喜欢,因为他喜欢玛丽娜,正因为如此他无法控制。

他设想过玛丽娜也喜欢他,但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因为这不可能发现,也绝对不会发生。

 


 

_


玛丽娜发现最近的艾俊有点奇怪,明明以前还和她很亲昵的男孩子这些年却不愿意和她亲热了,甚至有时候她碰到他他就会像是触电一样甩开,正因为实在是好奇为什么这样,玛丽娜就去地下室的图书馆找书,她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看过一本关于人类的书。

但找到的时候,她对着书问它问题,书则自己翻动页数。


青春期的人会开始慢慢关注异性,而艾俊身边唯一的能和他愉快交流的异性只有她了。


这种结论一出来玛丽娜就很拒绝了,因为这不可能,她有什么地方是艾俊能够去关注的,她对他就像使唤仆人一样,艾俊对她奇怪表现应该只是他口中男女有别吧。

玛丽娜在心里说服自己,但是联想到近些年艾俊奇怪的表现就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了。


她活了很久,久到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年份,她什么东西没见过,男女之间的欢爱、男女之间的小吵小闹,她看过人间,她看着时间在流走,她看过情窦初开的男女,她看得出来这些,但唯独艾俊这次她不敢确定是不是这种。

她希望不是。


因为她是魔女,不老不死永生的魔女。

 


 

_


艾俊发现最近玛丽娜好像真的意识到了男女有别这个道理了,她开始不再与他有更多的肢体接触,但是他却看出了逃避。

艾俊想该不会是自己的心思被发现了吧?但是玛丽娜怎么也不会发现啊……难道是因为最近的举动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而艾俊开始强迫自己变为以前那个黏着她的艾俊,他想这样玛丽娜就不会发现,这个秘密应该就能被他带向坟墓,带向生命的结束。


所以他开始变成和以前一样,玛丽娜的魔女宴会他开始会缠着玛丽娜叫她带他一起去;他开始会亲热的抱着她,哪怕他的指尖颤抖;他开始会摘玫瑰送给美丽的、不知多少岁数的魔女大人;他开始喊她玛丽娜小姐;他开始慢慢的慢慢的让自己试图埋葬这个感情。


他在不经意之间对她越来越像是追求他的男性。

但是在他慢慢的改变中,玛丽娜也变得有些奇怪。


她开始会脸红,会因为他送她红玫瑰而害羞;她会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拥抱而痴愣,她甚至会因为艾俊不小心的肢体接触而动作太大。

玛丽娜也想过自己不会也是青春期吧,但是她这年龄最多也是更年期,所以玛丽娜自我催眠说是因为自己也明白要和艾俊男女有别才这样的。

既然连玛丽娜都发现自己的不对劲,艾俊自然也是发现,他有些小窃喜,因为玛丽娜若也是因为喜欢才会有如此动作呢?

如果……她也和自己一样有着疯狂、丑陋的想法呢?

所以艾俊开始慢慢的不再去让自己变回以前的样子,他开始慢慢的探视,但每一次玛丽娜都完美的避开,这一个又一个的探视都无疾而终。

 

 


_


十八岁,艾俊迎来了人生唯一一次的成年。


认识艾俊的魔女都纷纷跑到玛丽娜这里送给艾俊最美好的祝福,其中也有被艾俊越长大越出色的面容吸引的蔲依,太过刻意的献殷勤让玛丽娜有些怒火中烧,但是玛丽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是因为蔲依喜欢艾俊吗?

而玛丽娜被自己的朋友迫使拿着插着蛋糕的蜡烛站在艾俊面前,玛丽娜有点不敢看艾俊,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她没有不敢看艾俊的理由啊,难道是因为他面容英俊吗?但实际她心里明白是因为他是艾俊,只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艾俊,十八岁生日快乐。”


“玛丽娜,这次我许的愿望你都会答应吗?”

“当然。”故作轻快的语气,玛丽娜心底有点害怕的,因为她害怕艾俊会许跨过两人界线的愿望,但是艾俊没有。


“你必须要每天都高兴。”

“当然。”

“答应我不要对某些东西视而不见好吗?”

“……当然。”

“艾俊~什么东西啊?”蔲依总是喜欢抓住能和艾俊说话的机会,玛丽娜从来都不喜欢这一点,她敢保证,如果她把艾俊变为丑陋的青蛙,蔲依就算知道那只青蛙是艾俊,她也会视而不见。

“每次下雨天要收衣服她都视而不见。”

对我的感情她总是视而不见。

“第三个愿望玛丽娜你还会答应吗?”如同之前过过的八个生日一样,艾俊每一次第三个愿望从来不说出来,但是他的愿望从来都是一样的。

 

 


_


永远陪在我身边。

“当然。”

 

 


_


因为是成年生日的原因,玛丽娜允许艾俊喝酒了,艾俊也没有拒绝。

他的这场生日派对在夜间不知道几点才结束,而他们两人都喝了点酒。

艾俊打着酒壮人心的想法拉住因为喝了点酒有些醉醺醺的玛丽娜。


“玛丽娜……玛丽娜小姐。”

“要叫我魔女大人!不然我把你变成癞蛤蟆!”

艾俊听了之后笑了笑说:“我不怕,因为玛丽娜答应我如果我变成青蛙你就要变成亲吻青蛙的公主。”

“青蛙和蛤蟆不一样……”玛丽娜甩不开艾俊拉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心传来的温度灼着她手腕有些痒。


“我爱你。”

“咦?”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的感情一直都在追着我跑,艾俊现在跑累了,他想说出来了,被厌恶也无所谓了,再这样藏下去艾俊都快病了,他扔不下用自己感情养育的肉,肉里面的血液就是血淋淋的事实,他的心脏每一处的血管里都告诉他不能再藏了,她等得起他等不起,他是人类,心脏现在就算再怎么跳动它到最后都会停止。

他皮肤下包裹着每一根跳动的血管都在叫嚣着,如果失败他就回到六岁之前的生活,也许他的父亲早就忘记他了,十多年了;如果成功那就在一起,陪她度过剩下无数个春夏秋冬。


“我……抱歉。”


沉默了很久玛丽娜才说出口,她不明白喜欢或者爱是什么感觉,因为这百年来从来都是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晚宴一个人、玩乐一个人。


“艾俊你知道的,我是魔女,众人厌恶所憎恨、世间最坏的魔女,你是人类,你会死,而我不会死,你应该去找一个漂亮的姑娘,而不是待在这里度日如年。”

“如果是和你待三百六十五年,那么我愿意,玛丽娜你只需告诉我你爱我吗?”

“你想听假话还是实话?”

“假话。”


玛丽娜挣脱开艾俊的手,打开房间门,她把整个人躲进了房间里,她把脑袋探出来,看着艾俊绿色的眼睛,她当初看上他的原因和他的眼睛有关,女人从来都喜欢漂亮的、闪耀的东西,那双像是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睛很快就俘虏了她,而现在她的心也被他俘虏了。

“我不爱你。”




_


因为那晚的假话,艾俊和玛丽娜在一起了,他们之间就像是小情侣一样,没有岁月给他们带来的隔阂,但是让艾俊有点不高兴的是,玛丽娜对待他仍然像是对待小孩一样。


所以他又一次在夜里站到她的房门前。

他打开她的门同时反锁。


她还在梦里安睡着,被草木缠上的石桌在月光照耀下显得冰凉,艾俊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一步一步朝玛丽娜走去,床铺下陷,玛丽娜眼睛颤了颤,她知道的,但是她依旧假装睡觉,没有人会来这里,除了艾俊。

他伸手将她抱起时就像抱着一个洋娃娃,漂亮精致一个活的洋娃娃。


他亲吻她的唇瓣赠予一句:“抱歉。”

她说:“没事。”




_


劳动最光荣




_


最后的最后,艾俊没有带玛丽娜回去,他想,如果生命的结束里有玛丽娜,那么去哪都无所谓了。

十指相扣,少年倾身亲吻魔女的嘴唇。

 

 


END

 


尾记

 

 

一位有着蓝色眼睛的女人低头看着眼前的墓碑,上面显示墓碑主人死去的日子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两年了,她弯下腰,头发扫到墓碑,她把手中的鲜花放到墓碑前。

这座墓是在森林里建设的,没有人知道这里有座墓,当然除去她,前提是如果她是人的话。这座墓是她一手建设出来的,这片泥土下安睡的是她的爱人、她的学生,一个人类,一位普通的孩子。

尖摩擦着墓碑,上面已经布满尘埃了,除了她没有人会来,也没有人知道。

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他们的性命都是短暂的。

女人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鬼迷心窍,手撑在有些湿润的泥土上倾身吻了吻冰凉的墓碑。但唇瓣传来冰凉的触感才如梦惊醒向后退了几步顺便让泥土弄脏她的黑色长裙。

“哈……”用手揉乱自己的头发,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太想念他了,想念到脑子不正常才会做出这种失格的动作。

拍拍裙子站了起来,在离开之前最后看了眼墓碑后拿起地上的黑色伞打算离开墓地的时候一只黑色戴着金色铃铛的猫蹭了蹭她的脚踝。

将猫抱起来,它绿色的猫眼让她想起了他。

“你是代替他来陪我的吗?”


01 May 2018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