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雷凯】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私设很多


参本文解禁了,发出来丢人一下(小声


谢谢大家对本子的支持


谢谢你们的喜欢


==========





《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雷凯




凯莉自十五岁之前都是一名孤儿,一名长相甜美可爱的孤儿,而十五年的时间让她觉得她的人生还真是糟糕,整天在孤儿院里和那些与自己一样同为孤儿的小孩抢食物。

不过人背到一定的时候总会有好事,凯莉告诉自己自己可真是太幸运了。因为十五岁的凯莉在孤儿院的时候她的容貌使一对夫妇看上了凯莉,那位先生的夫人牵着她的手亲昵的问她:“小姑娘要不要来我们家?”

凯莉在孤儿院和那些人抢食物的生活与跟着他们走也许会拥有衣食无忧的生活之间选择了后者,所以凯莉眨了眨眼睛说:“好啊。”

犹如抹了蜜糖一般甜腻。




花卉斑斓的色彩一直蔓延到郊外,那里有一栋被一大片绿油油的青草环绕的庄园,而鲜花散发出的芳香多数从里面漫出来,门口的女仆见到了庄园主人的轿车快到庄园后便匆匆叫人开门。

凯莉从轿车里望着眼前的庄园,看着轿车驶入庄园有段时间两边都是树与花篮,看着自己的‘养父母’,而他们恰巧也望着凯莉,在凯莉眼里他们就是带自己脱离苦海的恩人。

“凯莉,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嗯。”




由于一段时间的接触,凯莉知道他们是赫赫有名的鬼狐一家,手上掌握着就算是富贵人家听了也会咋舌的财富,家里只有一位儿子,叫鬼狐天冲,是个正属于我要拉帮结派的叛逆中二少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凯莉性子里就属于大小姐派,她很快就将在孤儿院里留下的一些习性全数扔在了垃圾箱里转身投入了上流社会,香槟跑车在凯莉眼里已经不算是稀奇物种了。但或许是太适合上流社会的生活,凯莉这个名字很快就在她所属的圈子里散开来了,不过散开来之后名声比较臭,毕竟‘魔女’这种称呼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几年时间后凯莉很快就临来了自己二十岁生日,在庆祝生日当天她去了经常去的酒吧开派对,打算豪饮几大杯还顺便带个有名分的男朋友回去,但可能是因为名声太大的原因导致没人敢接受这位大小姐的示爱。

毕竟凯莉是他们这个圈子出了名的魔女。

“我有这么差劲吗?”凯莉晃了晃手里的威士忌,笑的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不不不,大小姐,你一点都不差劲,只是你名声太臭没人愿意招惹你。




其实说凯莉是人渣也算是过分了,但谁叫凯莉是属于相信一见钟情觉得不错就打算在一起的人。

不过有些新人一听凯莉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说就会说:“那些人明明知道凯莉性格很糟糕,那为什么还要和人家谈恋爱?”

被问的人一听便摇头不做回答,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看着远方还顺带推了一把自己的伙伴,用眼神暗示自己的伙伴让他来说,而被推的人只是啧啧几声喝了口酒水,看上去要大说一场的模样。

结果一开口就知道其实他们都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去问问其他人,结合他们的答案你就知道了。”


其实这是一道送分题,毕竟原因就是凯莉长的太好看,就连上挑的眼尾都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不过要说好看在哪里还真说不出来,毕竟那张脸摆在那里你说好看吧,就是这张脸好看,唇红齿皓眼睛里碎星璀璨就是好看,不过再去问问其他人哪个地方最好看,得到最多的答案那就是那双眼睛,那双有着像是冬季结成冰的海水颜色的蓝色眼睛,如果你看着她的眼睛就会一不小心跌入她眼睛里的深海,最后一厢情愿为她掏心掏肺。


不过说到底还是那张开口就是通篇鬼话的嘴和那个满是鬼点子的脑袋给她带来了不错的福利,而她的骨子里留下的洒脱不受拘束还在,野起来的时候就像只脱缰的野马,任谁也不能用缰绳栓住她。

可是呢,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有这么野的一匹马那就必定有能压住这匹马的马夫,比如金钱,再比如雷狮。




雷狮和凯莉是在她二十岁的生日派对上认识的,而雷狮这个人的名气不知道要比凯莉大多少倍,而且这人属于走哪到哪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的类型,毕竟除去那张脸之外身高一米八六气场两米八可不是开玩笑的,不瘟不火的微笑恰到好处的距离很快就引起了凯莉的关注。

凯莉对旁边的花花草草摆摆手,对她们说:我现在有点事,先离开一下。

于是满二十岁的凯莉将沙发上的外套穿上,拿起手机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在一切都没问题之后便打算往雷狮的方向走,而凯莉的好友察觉到凯莉要去找雷狮的时候一把拉住凯莉的手腕问:

“凯莉,你和雷狮认识?”

“不认识,但是一会就认识了。”凯莉转过头对好友抛了抛媚眼。

被媚眼撩到的好友捧着脸和一旁的姑娘说:“凯莉和雷狮原来不认识啊,我还以为他们认识呢。”

她们潜意识里将雷狮和凯莉分为一块人,也觉得他们一定会认识。




凯莉将雷狮旁的椅子拉开,敲了敲桌子叫酒保调一杯酒给她,涂着玫红色指甲油的食指跟着音乐有节奏的敲着桌子,用余光看了眼一旁与友人说话的雷狮,外界对雷狮的评语是真的没错,他身上的确是有着一股与生俱来令人感至畏惧的气质,但是她是谁啊?她可是凯莉啊,她会害怕雷狮吗?

兴许是因为偷看次数太多,雷狮也注意到了圈子里赫赫有名的魔女——凯莉,这场生日派对的女主角。

而雷狮其实是没见过凯莉,他只听过她的名号,因为他们圈子不同所以照面机会不多,但是今晚这人就坐在旁边。雷狮觉得喜欢美人是与生俱有的天性,所以他大胆的看着凯莉,但越看他就越觉得眼熟,他们应该在哪里见过,不是这里而是其他地方。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雷狮一开口周围的人都噤声了,他们纷纷看着雷狮,感情这位大少爷看上了魔女凯莉?不过要是看上凯莉了他们倒是有些期待谁会在这场爱情里面吃瘪。


“搭讪也不要这么老套。”凯莉将椅子往前挪了挪,他们两人之间就几乎只有一米的距离,凯莉在暗处看着雷狮,眼睛里的神色被上方的彩灯盖住,而雷狮只是饶有兴趣的撑着脸看着凯莉。


“饭店?”

“小摊?”

“孤儿院?”


凯莉动作顿了顿,皱眉的动作即瞬即逝,凯莉不爱被提及这件事情,哪怕这根本不是秘密,但是她就是不喜欢被提起以前的事情,而现在尘封已久的事情突然被人用利刃划开,这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嗯?你这位大少爷去过孤儿院?”凯莉安静了很久才开口,酒杯碰吧台的声音沉闷,她抬眼看雷狮,眼睛里一片风平浪静,可越是平静雷狮就越觉得这是暴雨将至前的风平浪静,等她眼中的巨浪被风刮起,雷狮敢说,那必定是十分令人期待的场景。


“那一定是我认错人了。”


云淡风轻一句话带过一切事情,凯莉觉得这个雷狮还真是厉害,把人伤口掀开想撒点佐料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食物不好吃便一把将食物扔开。

凯莉努了努嘴,深呼吸将自己喝到一半的酒递过去,轻声说一句:“那么喝一杯,不说是赔罪,今天我生日给我个面子。”眨眨眼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雷狮看着凯莉心里感叹一句果然是魔女啊,还真是会利用自己的容貌优势。


“当然,二十岁的凯莉小姐。”


凯莉挑了挑眉站了起来,高跟鞋敲着地面的声音扣人心弦,手指暧昧地压在雷狮的嘴唇上,手指甚至能沾到唇瓣上的酒,凯莉凑上去在雷狮的耳边轻喃:

“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的年龄是禁区吗?如果没有,那么现在你知道了吗?”

说完就直接直起腰朝雷狮笑了笑便离开了。

而其他人还没从两人令人有些脸红心跳的暧昧氛围中离开,口哨声和嬉闹声没有停过,这也达成了凯莉想要的效果。

回到自己友人旁边听着她们问自己有没有勾搭到雷狮的时候凯莉突然不笑了,拇指摩擦着食指,眼睛里倒映着不知用什么编织而成的现实。


“没有,毕竟他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类人。”


一个人最讨厌的人往往都会是自己。




人在生活一切都太过顺利的时候就会遇见特别背的事情,比如凯莉在自家楼下的沙发上看见了前几天的雷狮,而不知道是因为雷家那只老狐狸——他的父亲在的原因还是因为将衬衫扣子全数扣好的原因,凯莉觉得雷狮好像安分多了。

凯莉的养母朝凯莉招了招手示意凯莉过来,凯莉在楼梯那里站了几秒叹了口气自暴自弃走过去,她不喜欢雷狮并不代表她可以简单粗暴拒绝自己养母的要求。


“凯莉这是雷狮。”她的养母对凯莉说道,而凯莉看到自己养母干干净净看不出一点杂物的眼睛也不好意思说其实我和他认识并且差点扛上了,而雷狮也出奇的乖,点了点头一副贵族人家大少爷的做派,站起来伸出手对凯莉自我介绍。

“您好凯莉小姐,我是雷狮。”

“您好我是凯莉。”

轻轻握住手指前端后松开,两人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凯莉听着两家父亲之间的谈话,无非又是那些市场上的经济变化和他们以后的合作交流。

而上流社会的两位名媛则是去了花园品着前些日子某位先生从国外带回来的茶叶,笑着谈论着不知道何处人家的事情,虽然听上去有些像是在别人背后咬耳朵,但她们说的事情已经是在她们之间普遍流传的事情,这些几乎都是名媛们另外一种别致的饭后甜点。

而在他们父亲嘴里津津乐道谈论的事情在他们听来简直是无聊过头了。


“凯莉,你带雷狮到处去逛逛吧,年轻人听我们说这些肯定会觉得很无聊。”


凯莉一听就精神起来了,眨了眨眼睛笑着说着好,然后就看着雷狮示意他也一块出去,虽然她很不愿意和雷狮出去,但这算是唯一能让她暂时离开这里不听这些无聊的谈话会场的机会。


在雷狮和凯莉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凯莉的养父鬼狐家的一家之主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对雷父说:“犬子年龄不小了,结婚对象找好了吗?”

“前些年就找好了,令千金呢?”

“我管不了凯莉的事情,而且我要是连这个都管,我家那位夫人可是会闹上天去的。”

“夫人听到你这句话也不知道会不会生气啊。”




凯莉又看了眼雷狮,发现这位大少爷依旧跟在她身后假装是个好奇宝宝,其实凯莉很想对这位大少爷说:“你们雷家对于这些东西应该不稀奇吧?”

但是凯莉并没有说,因为要是惹这位大少爷不高兴说不定里面那个生意就泡汤了,不过他们之间沉寂的让凯莉想她应该怎么样才能打开两人之间的话匣子,因为现在的气氛有点奇怪。

正在凯莉纠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后面的雷狮突然停下来了,她回头看雷狮,很不理解他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我是在孤儿院见过你,在我十五岁的时候。”雷狮看着凯莉的眼睛,这双眼睛给他的印象很深刻,只不过那时她的眼睛比起现在的狡猾更多的是暴戾与冷漠,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在他看来,记忆里的那双眼睛要比现在这双眼睛要有趣的多。

凯莉在听完雷狮的话后收起颔,稍微低着头看着雷狮,眼睛里那片海已经被雷狮那句话掀起一片狂风暴雨,这已经不是暴雨将至了,这已经开始下起暴雨了。

“我们见过?”凯莉的声音也没有刻意摆弄的甜美,她皱着眉看向雷狮,十五岁?她记得他比她大三岁,那么那个时候她十二岁,十二岁啊……噢!她记起来了!

“啊!难道你就是被我一脚踹到地上的男孩子?!”凯莉声音分贝猝然提高,周围有路过的女仆看着自家大小姐,不明白为什么大小姐突然大叫。

凯莉发现女仆在看自己之后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接着便开始回忆以前十二岁的事情,如果没有记错,十二岁那年,她踹过一位男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控制好力道,那位男孩直接倒在地上,她也不记得两人是因为什么扭打在一起的,不过那时她还因为被不服气的少年拽住脚踝一头栽在地上,差点碰坏了鼻子。

不得不说,现在认真一看,凯莉觉得雷狮和记忆里那个有点模糊的轮廓有几分相似。


“你那一脚还真是厉害。”雷狮的声音把她从胡乱拼凑的回忆中拉回来,凯莉无辜地耷拉着肩膀,长呼短叹一番后才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我见犹怜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无辜微笑。

“噢,请原谅我的无礼,不过那时十五岁的你还真是个矮子嘞?我记得才这么点吧……”凯莉边说边伸出手比划十五岁的雷狮有多高,不过时间还真是个搞笑的东西,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雷狮长腿一迈,不知道他的一步能顶过她的几步。


“可你还是这么矮。”


雷狮说完话之后才觉得他们刚刚的对话就像是几年未见的老友突然相见的对话,明明他们那个时候只是扭打在一起并不算认识,这样的对话让雷狮觉得有点反胃。

不过其实雷狮对凯莉印象深刻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那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走,也是他出生以来除了老爹和母亲之外第一个敢打自己的人,并且还是一位拥有那么美丽的眼睛的女孩。

刚才凯莉露出那样的神色令他想起了以前的凯莉,雷狮必须承认,凯莉是个令人着迷的姑娘,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雷狮手指摩擦着下巴突然蹦出一句话:“对了你有婚约吗?”

“没有啊,你有?”凯莉稍微弯着腰在他身边看着他的表情。

“我有。”雷狮轻声说,凯莉才刚想说真不愧是大少爷的时候,雷狮开口说的话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不想结婚,我们私奔吧。”


凯莉眨了眨眼,她经常听别人说雷家那位三少爷目中无人性格嚣张乖戾,也听说过他造作起来连天皇老子都压不住,关于雷狮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说都听过,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这么任性,任性的就像是叛逆期还没结束的少年。

“嗯……你们雷家人都喜欢对不认识的人说私奔吗?”

“你是第一个,不过拒绝也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雷狮向前走了一步,凯莉向后退了一步,扯了扯嘴角笑了笑推开雷狮,接着转身往前跑了几步又转过头眨了眨眼深呼吸说道:

“再见,再也不见!”

凯莉哼哼了几声小声嘀咕一句:“谁要和你来日方长啊。”

而被留在原地算是邀请私奔失败的雷狮低笑几声,凯莉还是没变,依旧是个刺儿。




说起来一见钟情真是很好笑的话,但谁叫凯莉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令人着迷的姑娘,而雷狮便心甘情愿的为她着迷,毕竟雷狮这人天生反骨不安分,择偶标准偏偏又要和自己合不来的那种。




回到大厅的凯莉看见雷父依旧在和自己养父愉快交谈,凯莉想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和他说:您的三儿子有点任性,希望您能把他带回家再重造一番。

可是凯莉只会想想不会说,面对他们询问相处的好不好这种问题,凯莉眼珠子转了转笑吟吟的说:“相处的很好,雷狮很绅士。”


违心话谁还不会说了。




自那次雷狮的发言让凯莉觉得这人实在是太任性了之后,每一次凯莉和雷狮相遇总会有一方被气的牙痒痒,被气的牙痒痒的人就看着对方幸灾乐祸乐着欢的模样什么话也不能说。

而且凯莉有种雷狮是不是在跟踪自己的错觉,因为好像总是能遇见他,比如上一次的咖啡店和上上次的饭店和无数次的上次,再比如这一次的轮船。




凯莉扒开人群,时不时对被自己不小心推到的人道歉,脖子处的项链冰冰凉凉的贴在肌肤上,唇瓣上迪奥色号999的口红也显得今晚的她格外妩媚,凯莉侧身走进洗手间,将臂弯上偷偷拿来的外套披上,在镜子面前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没办法了。


凯莉乘坐轮船里的电梯到轮船最下面一层,电梯门开的瞬间,从那些公子哥的口中吐出的烟雾扑面而来,这一层的空气因为烟的污染并不是很好。

凯莉皱着眉,心里想那些公子哥怎么能忍受这样糟糕的空气。

而凯莉因为实在是不喜欢这种空气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臂,她下意识地甩开手,下一秒就听见玻璃掉在地上碎开的声音。

当然没有人会因为这一个小插曲而侧目看她,她看着穿着酒保服的男人,他不耐烦把手里没碎的酒杯给她,凯莉端着盘子看着酒保叫人来清扫玻璃碎片,难道她被当作是送酒小妹了?

“啧!磨磨蹭蹭的!快点送到十五号桌去!”

凯莉被酒保推了一下,差点一踉跄给摔跤了,她低头看自己的衣着打扮,现在送酒小妹都是这么打扮的吗?难不成她们的脖子上都戴着价值不菲的项链?凯莉低头看手上端着的盘子,上面的酒她不认识不过看上去倒是很值钱。

凯莉端着盘子自暴自弃的把这当作一场Cosplay好了。

凯莉经过他们身边,她身上的香水味缠着他们的鼻子把他们的魂都给勾住了,大部分人都开始将目光移到突然出现的送酒小妹。

凯莉眯着眼看到了十五号桌,紧接着她看到了熟悉的发色,步伐顿了顿,凯莉自我安慰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他这种人会来这种地方吗……行吧,其实还蛮像是他这种人会来的地方。


“先生们,您们的酒。”


凯莉走到他们身边弯下腰将他们的酒端到桌子上,她的心脏在加速,她的对面就是雷狮那个目中无人的混蛋,而且她也敢肯定这个混蛋认出她了……不对,要是还没认出她的话要么就是傻子,要么就是脸盲。

“这是我的酒。”凯莉正想将手中的酒放下时雷狮就出声了,凯莉动作顿了顿就直起腰朝雷狮走去。

周围已经有人按捺不住的开始吹口哨了,而凯莉勾起嘴角露出蛊惑人心的微笑,她在雷狮旁边弯腰将酒摆在他面前,而她的黑发扫到雷狮的身上,雷狮侧过头就能闻到凯莉发丝上的香味。

酒杯敲击桌面的声音将雷狮拉回神,雷狮稍微抬头看着凯莉,而凯莉也恰巧在看着他,他就知道这个坏姑娘是故意的。

“抱歉啊雷狮大人,话说,您这是什么酒呀?”故作无辜的歪着脑袋眨着眼睛问着雷狮,雷狮差点失笑,难道凯莉以为他在他们面前就不敢对她做出什么事情?那么她应该是失算了,因为她忘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

雷狮一把拉住凯莉,而凯莉因为实在是没想到雷狮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她,所以没站稳直接倒在雷狮的怀里,脚还差点踢到右边的先生,尖叫还没从喉咙脱口而出雷狮就擒住她的下巴,然后迫使凯莉看着自己。

“你不是很想知道这是什么酒吗?凯莉。”

凯莉听雷狮的这句话觉得他一定没安好心,想反驳奈何下巴被雷狮抓住,闭不了也不能说出完整的话,本来脑子里还在想雷狮又要做什么事,但是接下来凯莉就被雷狮弄得整个人只剩下咳嗽了。

雷狮拿起桌子上冰凉的酒直接倒入凯莉的嘴里,也不管凯莉会不会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喝酒’给呛到,酒水倒入口腔刺激的神经,凯莉闭着眼推开雷狮,顺便挣扎开雷狮擒住她下巴的手,捂着喉咙大声的咳嗽,雷狮这个疯子!

“咳咳咳!疯子!”她恶狠狠地看着雷狮,因为暂时的窒息感让凯莉脸颊有点红,眼尾染上一抹胭脂红,而没精准倒入口腔里的酒也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流,冰凉的酒触碰肌肤的感觉不太好,但是在雷狮眼里却又是另外一幅美景。

“现在知道是什么酒了吗?”雷狮的手直接大胆地搂住凯莉的腰,毕竟这美人在怀他虽然很想做一位柳下惠但他并不是啊,不过这腰说到底这几年被鬼狐家养了点肉了啊?

“朗姆酒……”凯莉闷闷的说,说到底还是自己活该造作!她早就该想到能和雷狮这种人混的人不是什么好人,她还想偷笑雷狮也许会因为友人在场不会做的太过分,结果都是幻想。

凯莉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位棕色头发的姑娘,而凯莉还在雷狮的怀里,她在他的这个位置能清清楚楚的看见电梯那儿发生的事情,凯莉觉得他一开始就发现她在这儿,不过这种一看就知道是乖乖女的大小姐怎么来这种地方?

从电梯里出来的大小姐皱着眉躲过人群来到他们这桌面前,凯莉猜想她可能是这桌某一位大少爷的女人,当然她万万没想到这位漂亮的姑娘就是她身下这位三少爷的未婚妻,要是她知道她还不早就跳起来走远远的。

“雷狮!”女孩的声音有点尖锐,语气里透露着丝丝怒气,凯莉用手肘推了推雷狮,眼神里就好像说着:哎哟小情人来找你了。

“嗯?”雷狮支着脑袋看着突然出现的未婚妻,另外一只空闲的手缠了缠凯莉的头发,扯到她害得她差点喊出声来。

“这个女人是谁?!”

“帮我个忙呗。”雷狮低下头在凯莉的耳边轻喃,唇瓣动了动碰到凯莉的耳朵,弄得凯莉痒痒的,刚想开口问雷狮又想搞什么的时候,雷狮又擒住她的下巴然后低头吻住凯莉。

雷狮不安分的手摸着她的腰把她拉回神,她回神就下意识的想推开雷狮,但是雷狮不如她意,尖锐犬齿咬破她的唇瓣,唇齿交合间有了血腥味,在凯莉稍微张开嘴试图给自己换气的时候雷狮得寸进尺的缠住她的舌,离开的时候凯莉的脸颊一抹胭脂红。

“你!”雷狮擒住凯莉想打他的手,一副没脸没皮的模样让凯莉觉得世界上真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雷狮,你就不怕我告诉伯父吗?”女孩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而凯莉听到这句话也大概知道她是谁了,她可能就是传说中雷狮的未婚妻,而且这张脸她也见过,在晨间早报上经常能看到她的身影在上面活跃,是一位能与鬼狐家财政力媲美的家族的千金,而且不仅如此,这位大小姐还是大家口中羡慕的名媛,凯莉也一直没有关注这些事情,难不成她们羡慕这位大小姐是因为她是雷狮的未婚妻?

不过眼前发生的情况不允许凯莉想太多,她现在有种偷情被原配抓住的感觉,明明她和雷狮没什么来着,虽然按照目前来看,就算她说没什么也没人相信。

雷狮听了女孩的话,除了嗤笑一声就没说什么,凯莉站了起来就被女孩瞪了,那一眼真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软绵绵的,凯莉心中感叹大小姐就是大小姐,瞪起人来都没有杀伤力。

凯莉想转身躲过这个贵圈但是雷狮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跑路,凯莉看着雷狮,这种自家事就不要扯上她。

“你和我爸说这是我的对象啊,我倒是无所谓。”雷狮这句话一说出来,旁边的友人愣了几秒立马像个小流氓一样吹口哨,而凯莉一瞬间有了成就感,但是这种成就感很快就消失了。

凯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有成就感,在她看见女孩眼泪真的是流出来的时候有了愧疚感,张开口想解释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气呼呼地走开。

凯莉皱着眉反手拉住雷狮就往电梯走。

在电梯里的两人沉寂的可怕,雷狮脸上没有气走未婚妻的沾沾自喜,相反是一脸无所谓,凯莉也没有开口说话,看着楼层一层一层跳动最终在最上层停下,凯莉率先走出电梯,而雷狮跟着凯莉。

“雷狮,你又不是小孩了,这些天你到底想干嘛?”凯莉转过头看着雷狮,语气里有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怒,她觉得雷狮在玩她。

而雷狮也看着凯莉,凯莉现在站在自己的前面,黑灯瞎火几乎看不见凯莉的表情。

“我那天不是说了吗,难道你听不明白吗?”雷狮走向凯莉,凯莉听到这句话撇过头嗤笑一声,而雷狮在他们距离大概半米处停下,这时他才看清楚她的表情,有点像是不甘又有点像是愤怒,而不甘什么又生气什么也只有凯莉自己明白。

“私奔?私你个头……”凯莉捻了捻发尾,有点变长了,她也好久没剪头发了。

“你还是不愿意?”雷狮俯视凯莉,发现凯莉真的是很好看,他说不清什么个好看法,虽然个子矮矮的、也被称为魔女,但是确确实实是好看并且还是能让自己这么长情的人,雷狮觉得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才好,喜欢一个人那么久有意思吗?人家那天都把话说的明明白白了,自己还厚着脸皮追人家,雷狮自暴自弃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唉,算了。”

“我想我未婚妻应该会和我爸说提前结婚,我会给你请帖的。”

凯莉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时觉得很不是滋味,但她却依旧笑着说:“那好啊!那天我一定会来的。”

“那你还要打扮的漂亮些。”雷狮说完就转身往回走坐电梯去下面一楼,而凯莉依旧站在那里,她的心里五味杂全,脸上的笑容在雷狮完完全全离开她的视线之后就挂不住了,扯了扯嘴角也展露不出自己满意的笑容。

看着地板,身后被风刮起的浪花拍打在轮船上,有点晃可是凯莉却觉得这没什么,心里莫名其妙闷闷的难受,凯莉抿了抿嘴。

‘自己不会是对他有感觉了吧……算了,怎么可能啊。’




不知道这是第几天没见着雷狮了。

凯莉在房间里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这个时候门被敲响,凯莉应了一声后女仆把门打开,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女仆将手中的物品递给自家的大小姐,并且还说这是雷家的人寄过来的。

凯莉看着手中的玩意也知道是什么了,点了点头应了句嗯,在女仆离开之后便拆开盒子,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张红色的请帖,打开来里面是黑纸金字。

凯莉拿着请帖竟然觉得它有些烫手,看着上面黑纸金字写的一清二楚,男方是雷狮女方是凯莉听过的名字,她看着‘雷狮’二字觉得雷狮真是可怜,字写的那么潇洒,而人却一点都不潇洒,到最后还不是败在自己父亲为自己规划好的人生上面。

凯莉看着里面还有一层泡沫,她抱着也许雷狮还会放东西在这里的心情将泡沫拿开,果然下面还有一张纸。

——私奔吗?婚礼前一天来酒吧找我。

“啧……”凯莉将纸拿在手上折叠展开撕碎扔在垃圾桶里,想继续整理头发却发现自己没这个心情了,而她的嘴角在看到那张纸之后忍不住的上扬,凯莉叹了口气把头发随意搭在肩上穿好鞋子,刚走出房门就遇见了自己的养母。

“哎呀?凯莉打算出门吗?”

“嗯,我打算买口红。”

凯莉说完勾起嘴角露出了标准小恶魔的微笑。

他看到我的新口红也许就有吻我的欲望。




生活是由谎言与甜蜜素组成的,凯莉不介意将自己以前的话全数当作谎言,而雷狮送来的那张纸上面不过是撒了蛊惑人心的甜蜜素,她现在只不过是被甜蜜素甜坏了头脑。




婚礼前一天晚上凯莉在自己房间里折腾了很久,拿着香水沉默了很久才往自己身上喷,她不爱喷香水,二十岁生日和轮船上派对那两次喷香水不过是她的恶趣味,但是她现在需要让自己去迎合其他新事物。


把车停好后凯莉直接走到酒吧里,她走到第一次遇见雷狮的位置,结果本来还在和雷狮交谈的人都纷纷看着凯莉。

凯莉今晚的打扮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红色的裙子黑色的高跟鞋,挽起的长发和暴露在空气中的后颈,脖颈上还戴着漂亮的项链,耳垂上的耳坠因为她的动作而晃动,每一晃动都晃在他们心里。

她来之后所有人都望着她和雷狮,他们对于雷狮结婚这件事情其实无所谓,今晚来酒吧其实是听说小魔女凯莉会来雷狮的最后一个单身派对,他们更加关注的事情是那位能让雷狮这头狮子动情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现在事情的发展很显然是他们想要看见的,毕竟任谁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私奔吗?雷狮。”

凯莉一开口他们都给吓到了,他们没想到这位魔女小姐这么直球,竟然直接开口拐走准新郎。

“那还用说吗?”雷狮笑了几声站起朝凯莉走去,而出奇的是没有人阻止他们、劝说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是雷狮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变,而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阻止一个疯子和一个魔女之后他们会做出什么比抢新郎、逃婚更加疯狂的事情。




离开酒吧后,凯莉和雷狮两人直接跑到了停车场,在停车场里两人本应该直接上车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他们没有,雷狮将凯莉抵在墙壁和他之间,凯莉喘着气而雷狮低头看着她,很明显对于凯莉来说,要跟上雷狮的步伐很难。

“刺激吗?”

“刺激。”

凯莉失笑,真是太刺激了,这比她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都要刺激,这种直接抢走准新郎并且说私奔的事情简直是太刺激了。

“接下来我们要私奔到哪里?”雷狮弯腰低头抵着凯莉的脑袋,凯莉伸手抱住他在他耳边说:“去哪里都好,美国英国月球都可以,不过你不怕吗?我可是魔女诶,和我在一起要下地狱的哦。”

雷狮听完凯莉的话之后没有说话,直到他喊了凯莉的名字,这一声叫到凯莉的心里去了,这句话缠着她的心脏让她觉得她这一生真的是败在雷狮这儿了。


“那么凯莉,吻我吧,让我坠入地狱吧。”


结果凯莉真的吻雷狮了,没有第一次伴着鲜血,他们这一次双唇互碰,凯莉唇瓣轻轻蹭了蹭雷狮的唇后舔了舔他的唇角,这种暗示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而雷狮也明白,舌头顺着齿间的缝隙滑进去与她的舌尖缠绵。

两人离开了彼此,凯莉睁开眼看着雷狮,而雷狮也看着凯莉,凯莉开口叫雷狮的名字,别人说的没错,凯莉的声音简直就和海妖塞壬的歌声一般蛊惑人心,这声音无论哪个男人听了都会心甘情愿为她掏心掏肺。


“我是第二次接吻。”

“我不是。”


凯莉挑眉看着雷狮,难怪刚刚接吻的时候那么懂得调情,果然是个接吻老手,可天知道其实雷狮撒谎了,他也是第二次接吻,他撒谎只不过是想看看凯莉是什么表情罢了。


后来他们真的去私奔了,他们没有去美国、英国和月球,他们开着他们的爱车四处乱窜,到哪停哪,车没油了打电话叫人拖走去加油站加油,钱快没了就施展自己这些年来的技能,虚假谎言也好、冲昏头脑的甜蜜素也好,总之不要触到底线就完全都可以。

而他们两人有时头戴着草帽在草丛里拿着一支快没墨的钢笔在纸张上写着肉麻的情话,他们很无聊,会比谁的情话恶心肉麻,不过在纸上倒是一气呵成什么鬼话都写,但是拿在手上看着对方的脸憋了半天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说来好笑,人生真的很刺激发生什么鬼事都预料不到。

就像凯莉不会料到自己会给家里扔了封信就抛弃衣食无忧的日子选择和雷狮去私奔,也不会料到自己会和最讨厌的人搭伴过日子,她想,能让自己做到这份上的原因也许是因为雷狮的魅力也说不定。


而雷狮也没想到自己原来可以对一个人喜欢那么久,久到他几乎都快忘记自己原来喜欢这个人,但是谁知道隔了这么久没见,两人一见面雷狮就什么感情都涌上脑,接着他就被爱情冲昏头脑发出了人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私奔邀请,他想这就是凯莉太令人着迷的错。




“雷狮,要是你爸问你干嘛要逃婚你会怎么回答?”

“就像谣言那样,我被小情人迷住了呗。”





END


11 Apr 2018
 
评论(15)
 
热度(171)
  1. 茈栎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