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卡柠】一个速度与激情并不共存的摸鱼

全文私设ooc

皇子卡和圣女柠檬

是看了 @木猫 naki画的卡柠写出来的!!!naki画的那个真的十分可爱了……还没写出那个感觉(小声哔哔)

总之naki的画真的是非常可爱了


==========





/卡柠




1

 

我听我的兄长以及皇宫里的大臣说,皇宫里即将要来一位圣女。我并不是第一次听说圣女这个词汇,因为宫殿里每一代都会居住一位圣女在此,圣女的交替是由死亡来延续,第一代死亡就会有第二代的出现,如此反反复复的不断交替。

我见过圣女但我并不了解圣女,她们从来都是被父亲安排居住在皇宫里的高塔——鲜花、枯草与青苔在那里从来都不缺少。

在我眼里,下一位的圣女也必定和现在这一位即将逝世的圣女一副模样——美丽纯洁,是代表着上帝的神圣,但想必也和这位圣女一般:脆弱的像是冬季融化的冰,终不见天日,不明白阳光的灼热、刺眼,苍白的令人心疼。

 

 

2

 

“卡米尔殿下,圣女到了。”

我的思绪被外出迎接圣女的女佣说话的声音拉回来了,今年我被父亲安排迎接圣女,为了就是让父亲所爱着的子民明白他们皇室是多么重视圣女,可我却打心底厌恶这种恰似献殷勤无聊的想法,令人恶心。我知道这也许是别人认为的叛逆期,可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讨厌他,讨厌到连同与他沾边的一切都讨厌,噢,但我并不讨厌我的大哥——雷狮,所以这并不是叛逆期。

我转身看到了圣女,她和我想象中的如出一辙。

“……是圣女安莉洁吗?”

美丽,纯洁,神圣。

“是的,殿下。”

声音轻飘飘的,像是被微风吹起的羽毛,我看着她纤细的手腕与十指相扣的手指,毫无血色,就算被阳光照射也不能将属于这个年龄的活泼与青春照射出来;相反的,倒是能将被皮肤与血肉包裹着的血管照射出来。

苍白又脆弱,村民选择的圣女从来都是这副模样。

 

 

3

 

她被按照以往的习惯送去了高塔,送去了历代圣女居住的地方。而上一位死去的圣女就在今早被火焚烧——没有安睡在铺满玫瑰的棺材,而是安睡在铺满玫瑰的帆船上被火焚烧,那时父亲的表情是痛苦并且不舍,但我明白,痛苦与不舍都是见鬼的假象,要是父亲哪天能真正的露出这种表情——那么圣女也不用居住在高塔上了。

而我现在越发越觉得圣女在皇宫里的地位就是一只日夜不停吟叫的夜莺,而那座高塔则是被父亲用上好的材料专门为她们打造的笼子;她们圣女只需要披上圣女这件外衣,十指相扣,向上帝吟诵我们不需要明白的词。

我斜视她一眼,她歪了歪脑袋看向我,食指点了点脸颊,轻轻嗯了一声。

我收回眼神。

真可怜,就算要做也做金丝雀,至少不用像夜莺一般需要吟叫。

 

 

4

 

我年纪不小,但兄长们总爱像对待小孩子一般欺负我,我记得他们上次是把我深夜叫出去,等我到了又没人了,就连唯一照明的油灯都被不知何处刮来的风吹灭;而这一次他们是把我约到了高塔下,我知道父亲禁止我们接近高塔,但我还是去了。

等我快接近高塔时我才发现这里的草已经长得很高了,但由于这些前段时间已经有人来打理过的原因,这里的草被修剪的参差不齐,我想那位园丁想必是认为这里是没人来的地方才这般偷懒的吧?

在我到达高塔的时候,我的披肩已经沾上了不少小草还有花,突然间我发现了布料——看样子并不属于人身上穿的。

我走过去发现是什么之后差点失笑,但是我却觉得这次的圣女可能和平常那些圣女不一样,她的眼睛里应该还有着万物的生机,毕竟卡米尔是第一次见到有圣女能从高塔的窗户里出来。

“殿下……”小小的声响从我身后响起。

我转身看见了她——裸露的双臂以及露出半截的小腿,这些在阳光照射下都有着少女的生机,像是被微风吹得摇摇欲坠的花。

但是我的脸以及耳朵却慢慢升温,我感觉到热了。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赤裸的双臂以及小腿。

 

 

5

 

“你这周都在折腾这个?”

我将披风垫在草坪上,我与这位名为安莉洁的圣女促膝长谈。

“嗯……上面的风景看够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人。”

我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能为了离开这座高塔而将窗帘、桌布甚至床铺,更糟糕的是还将裙摆以及衣袖撕下,将这些捆成一条绳子而离开高塔,这和大哥与我讲的另外一个故事有点点相似,哪怕对方是让别人爬上高塔。

“殿下渴望离开。”

那位圣女突然来了句这样的话,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皱眉了,我不喜欢那双眼睛,就好像什么事情都看明白了、什么事情都了解,明明只是个圣女,就算拥有这双看上去透彻人心与事件万物的双眼也令人喜欢不起来。

“……你会什么?”

“占卜。”

简直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然后我离开了。

 

 

6

 

后来我会经常跑到高塔那边,久而久之她变成了除了大哥之外和我最亲近的人。

久而久之我被父亲叫去谈话了。

 

 

7

 

我在往高塔的路上走,我来到高塔下,我直接顺着布绳往上爬,那位嗜睡的圣女小姐才刚刚起床,看到我就这样进来了,也完全没有男女之分。

我想那位假惺惺的父亲的猜测是完全错误的。

——圣女是被村民选中的恶之人,卡米尔你不能再被圣女迷惑了双眼!

我巡视了这里的环境——鲜花、枯木、青苔这些一样都没少,但是却多了许多生机,比如小鸟、比如蝴蝶,再比如安莉洁。

“安莉洁,你要离开吗?”我的内心始终压不下被那位见鬼的、被人人所戴爱着的国王的说教,像是什么都明白一样,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我决定要离开,离开着被金银玉石所簇拥着的皇宫;我要扔下身上这些见鬼的规矩,安莉洁说的没错,我渴望离开,并且很早就有这种想法了。

“卡米尔,你想要离开。”

她站在那面已经出现裂痕的铜镜前梳着自己的头发。

“跟我一起离开,安莉洁。”

“别做夜莺了,你不是喜欢蝴蝶吗?”

“跟我一起离开吧。”

 

 

8

 

我与大哥一起离开了,我们跑到皇宫里防御最薄弱的那面早不知何时就有些破损的矮墙,大哥站在墙壁的另一头对着还在皇宫里的我说:“卡米尔快点!那个蠢货应该已经发现了!”

我坐在墙头看了眼皇宫就翻过去了。

“卡米尔……”

我看着墙头上的女孩——她翻过这面墙就是普通的女孩了,不再是被圣女这个称呼束缚的夜莺了。

我站在下面张开双手。

“跳下来,我会接住……”

我话没说话,女孩就扑到我的怀里,她明明很轻,我却觉得心脏在她扑入我怀里的一瞬间好像变沉了点。而我注意到她的裙摆,她顺住我的目光看到裙摆。

“……被树枝勾到了。”

有点委屈,我觉得有点可爱。

 

 

9

 

“卡米尔,你的小女朋友呢?”大哥说的话害我差点浪费了手里这块小蛋糕。

“……离开了。”

 

安莉洁在离开皇宫不久之后便和我们分开了,临走前还将一直戴着的柠檬发饰给我,我私心给它打上了定情信物这个标签。

但我也没有挽留,因为我明白她的那双眼睛看的出来我对她的感情,但是她也不会因为那段如潮水涌来的感情离开,不然也不会将这柠檬发饰交给我。

所以我开始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即使这个期待被我锁在了心里的高塔里。

 

 

10

 

卡米尔怎么也没想到和安莉洁的下一次见面来的那么快,安莉洁也和他一样参加了凹凸大赛,她用冰组合成盾替卡米尔挡下了一招。

 

卡米尔看着安莉洁,愣了几秒后开口。

“……是圣女安莉洁吗?”

“不是,卡米尔。”

说完伸手抱住了卡米尔,眯了眯眼睛像是贪恋这个味道。

“我是来要回发饰的。”



END

05 Apr 2018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