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无脑爽文

一些无脑爽文,看着爽就ok了23333

凯莉中心本终于预售了!所以,了解一下?

含雷凯/卡凯

谢谢你们的喜欢!mua!


==========





/雷凯



 

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勾住大汉的脖子,身子一使劲将大汉整个人压在地上,手臂像是蛇一般缠住大汉的手臂,手臂一扭将大汉的手臂整脱臼了,在没来得及休息的时候,另外一个男人抓住凯莉的头发将她整个人往地上砸。

温热的血液从头部流淌下来,凯莉伸手抓住抓着自己头发的手臂,指甲掐进肉里,男人愤怒的叫喊声快要从喉咙里发出来时硬生生被凯莉逼成了痛叫——凯莉把男人从自己身上翻到自己跟前。

不等地上的男人喘气凯莉立马爬上男人的背上,抓着他的脑袋就往地上狠狠地砸个好几下,在男人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手肘往后一击,转身手握成拳状打向大汉的腹部,大汉腹部里的酸水吐在了凯莉的衣服上,凯莉嫌弃的将大汉放倒。

站起来甩了甩已经全是汗液的头发,凯莉夺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开始狂妄的放话:

“还有谁?不用不好意思,你们也看见了那两个自以为是的男人的下场。”

 

“大哥!”

“老大!”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雷狮看着跟随自己一块来这里的卡米尔和帕洛斯,佩利已经在那里蠢蠢欲动了,哪里还管他有没有站起来,雷狮只是挑眉笑了一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给卡米尔,热了热身就对卡米尔他们说:

“不用担心,我去试试而已。”

眼睛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卡米尔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大哥眼睛里都闪烁着这种光芒了,就算想阻止也没用;而帕洛斯则是对于雷狮要和这位小妮子打架很感兴趣,刚刚他也只是意思意思喊喊罢了。

 

 

凯莉看着眼前从台下上来的男人,其他不说这被黑色紧身衣勾勒出来的身材是真心不错的,而且那张脸也是不错的,台下的气氛因为雷狮这人人皆知的太子爷走上台而越来越热闹,甚至有人不要命的大声吹口哨,楼上的观众有些已经将手里的钱币撒在擂台上;有些人也开始了赌注。

这场凯莉VS雷狮很明显要比刚刚那场二对一要更令人兴奋的多了。

 

“我对你有兴趣,等会输了陪我约个会。”雷狮稍微扬起脑袋,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还没从上一场打斗中休息过来还大汗淋漓的凯莉。

“我对你没兴趣,等会输了记得跪下喊我爸爸。”凯莉直勾勾看着雷狮,抹了一把汗嗤笑一声,伸出手食指勾了勾,大胆的挑衅。

“开始了吗?”歪过脑袋看裁判。




/卡凯

 

手指夹住迎面刺来的刀,脚丝毫不留情的朝人的腹部踢去。

月亮周围的云雾渐渐散去,美人的容颜暴露在月光之下,像是有着冬日碎雪落下的深海蓝色眼睛,似笑非笑的薄唇,黑色的青丝落在地上,手里拿着闪着寒光的利刃,凯莉伸出舌头将利刃上的血液全数咽下腹中,这血液在她尝来就像是甜美的果酱,只不过味道有点奇怪罢了。

徒有名分的私生子皇子殿下——卡米尔看着突然出现的刺客小姐,手摸出枕头下的利刃,半夜出现刺客想刺杀自己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只不过今天这位在月光下的刺客与平日稍有不同。

凯莉弓着腰直接再一次朝卡米尔冲去,脚尖借着床一点直接压着卡米尔,卡米尔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就好像凯莉并不能掀起他这片海,当然事实的确如此。

卡米尔看着自己身上的凯莉,他手里的利刃抵着她的腹部,划破她的衣物直逼她的身体;而凯莉的利刃抵着卡米尔的脖颈,划破他的皮肤抵着他的肉,温热的血液在肌肤上流过。

 

“谁派你来的?”语气冷的像是冬日湖面结成的冰。

“雷狮。”带着欺诈意味的笑。

卡米尔的表情稍微有了变化,在凯莉稍不留神,卡米尔扼住凯莉的脖颈,不顾自己脖子上还有威胁直接将凯莉压在了床边,脑袋半悬在空中的感觉说实在不是很好受,而腹部被人用膝盖压着更不好受。

“撒谎,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而这湖面上的冰被人用重物击碎了。

“你猜呀~或者你抓住我,我就告诉你~”

刀柄狠狠锤在卡米尔的背上,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毫不留情地锤击着他的腰侧,等卡米尔忍不住捂着腰侧的时候向后空翻来到了阳台。

 

“猜到了吗?没猜到下次见面我在告诉你吧。”

阳台的窗帘被风吹动,等风停后阳台上个人早就不见踪影了,而卡米尔只能捂着腰看着阳台啧了一声。




20 Feb 2018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