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芥樋】

全文私设ooc

以第一人称视觉来写

第一次为芥樋交党费,文笔粗鄙不好吃

非常短小,激情摸鱼!用爱摸鱼! 

谢谢你们的喜欢


==========





芥川龙之介×樋口一叶




我遇见他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盛夏了。


那日我答应母亲的要求从家里出发去到超市买鸡蛋,心里虽然是有小许不愿意的,但我还是乖乖听母亲的话拿着几张钱币便出门了,我看着手里的钱币 我折叠几下收入口袋里。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无论我走到哪儿都是热的,就算我躲在树荫下也不能阻止着炎炎夏日的热气来袭,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我终于来到了超市。

超市的感应门打开,冷气扑面而来让我有了满足感。


我站在妇女之间挑选鸡蛋,我遇见了邻居家的阿姨,她招手对我打招呼,我笑着回应她,在我挑选好鸡蛋离开时,我听见邻居对周围那些阿姨说我家的事。


说实在我家的事情实属不算是秘密了,因为那件事情早就传开来了,什么年轻漂亮能力强的有孕在身的女人被人渣败类的上司抛弃的事情在我耳里都不知道转变成什么乱七八糟的版本了。

我听见她们说我的父亲是个人渣,在得知母亲有孕在身之后便连夜收拾衣物连同母亲赚来的钱一并带走,可是我知道,事实并非这样,因为母亲与我说过。


母亲说,我的父亲因为工作繁忙才离开的,当初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别提有多高兴,一个不爱笑的男人露出了像是孩子一般的笑颜,母亲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得才是个孩子。



我不爱听母亲说这些事情,我还曾劝阻过母亲去找其他男人,但通常都是无疾而终了。

但我说句实话,如果母亲去找其他男人那一定会有结果的,因为我的母亲很漂亮,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有时候我早间起来看见那头漂亮的金发被阳光照耀的像是深海里不易被发现的宝物,而我,代替了从未蒙面过的父亲发现了这个宝物。

除去母亲的金发我还很喜欢母亲的眼睛,最为温柔漂亮的眼睛,我喜欢在小时候爬进母亲的怀里抬头仰望她的眼睛——可惜我现在长大了,只有我将母亲拥入怀里低头在她眼睛里探索我想要看见的东西。


我在橱窗面前停下,我看着橱窗柜子倒映我的模样——黑发与与母亲一样的眼睛,我的指尖触到我裸露在外的肌肤,那是不属于夏季的冰凉,我转身走进了身后的便利屋,我把口袋里仅剩的钱买了雪糕,这点钱刚刚好,我想,这是母亲算好的,母亲很聪明,但是却偏偏败在了父亲这里。


咬了口雪糕,我又看向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

我的皮肤偏向病态的白色,母亲一直都想要再把我的皮肤再变的红润点,但是每一次都是徒劳,因为这是天生的,就连这种发尾是白色的黑发都是天生的,母亲有时候会与以前工作的同事出去喝酒,带着浑身酒气回来,那个时候她会抱住我。

我那该死的叛逆期会使我下意识推开母亲,但是母亲却把我抱得更紧,她会抬起头看着比她高出一小许的我,我觉得母亲那个盛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我浑身不舒服。

而母亲这个时候却开口了——“前辈!不要再推开我了!”

这个时候母亲才有了小女人的姿态,母亲把我当成了父亲。



我是与父亲比较相似的,与母亲共事的先生说过我简直是前辈的翻版,他们口中的‘前辈’大概就是我的父亲,而我也问过他们我的父亲与母亲是怎样相恋再怎么生出我的。

而他们只是不看我,试图扯开话题,当然我也不会那么没眼色的继续追问了。因为这件事我经常会想也许是母亲的一厢情愿和两人之间的一不小心造就了我,我也问过母亲是不是你与父亲一不小心生下了我,而我的母亲脸上先是愤怒再是羞赧,我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羞赧,父亲与她的关系就这么不见的人吗?

正当我想问母亲的时候她伸手抱住了我。


“你的父亲是爱你的。”

话虽如此,可我从未见过他。



拉回回忆,我继续往家里走,在我打算转过一个弯的时候一个男人叫住了我,他的声音像是冬季的寒冰,丝丝凉凉的。

“请问你知道樋口一叶住在哪吗?”

一听到母亲的名字我就回头看男人,黑发白发尾,纤细的身型(我明白用这个词汇来形容人有些失礼,但的确很适合),我看见他伸出手的指尖是无血色的,就和我一般。

我的心里多少有了猜测,但我不去想,我对他说了门牌号,我能告诉的仅有这一点,最后我按捺不住好奇问他:

“先生您是樋口小姐的什么人?”

男人沉默了很久,带着几声咳嗽,在我耐心消失前他开口。

“丈夫。”


我想,这是我出生那么久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高兴,像是巨浪迎面而来拍打着我,我看着男人,男人也看着我,我提着鸡蛋转身就跑开了,我的父亲?那是我的父亲?!我眨着眼两步并一步跑上楼,我打开门,母亲刚想开口训斥我,我就拿着鸡蛋跑上来抱住母亲。


“母亲!我看见了父亲!”


母亲的身子轻颤,她笑着推开我骂我怎么可以骗人呢,我说我没有骗人,母亲笑着说:

“前辈还在西方那边呢,你怎么就说见到了呢?”

可是母亲啊——你的手指在颤抖,你一定比我还激动。


房门被敲响,我看着母亲,母亲几番欲往前开门但又没了行动,我走上前去开门,男人见到我的瞬间眼睛里的错愕掩饰不住,我侧身让男人走了进去,我关上门,我又偷偷打开点缝隙,我眯着眼睛看。




芥川龙之介看着樋口一叶,樋口一叶被看着有些无地自容,她以为那孩子是开玩笑的所以没有去打扮,不过打扮也没有什么用,她没有化妆品,从以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她只有最普通的口红,还是店里买的百元上下的。

“樋口……”芥川龙之介的声音有些沙哑。

“芥川前辈……回来了?”樋口一叶手扶着桌沿,眼睛轻颤,她已经很久没见着芥川龙之介了,上一次见面是一年前,其实芥川龙之介每一次回来都有见他们的孩子,只不过每一次她都在睡觉,而他也只能看着熟睡的她失神。

“一叶。”

“我回来了,西方那边有中也先生帮忙,我也不再去远方了。”芥川龙之介叹息一声,看着樋口一叶,樋口一叶眼睛里的眼泪都快溢出来了,她捂着嘴巴,不单单是因为芥川龙之介突如其来的称呼,更因为他说他不离开了,不去远方了。

“芥川前辈……”

“还叫这个吗?”

“龙之介……”




我透过缝隙偷看里面的两人,母亲这副模样真是像极了恋爱中的女人,我想,我可以去学校揍那些说我没爸爸的人了。



END


15 Feb 2018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