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安凯】花

全文私设ooc

警/察x走/私军火商人

文笔废剧情废

给最可爱的叮当XDDDD @SLC 希望喜欢嘻嘻嘻


==========





《花》


/安凯

 



安迷修不知道是第几次没忍住偷看坐在自己隔壁的漂亮小姐,不瘟不火的微笑以及漂亮的腰部曲线,眼睛里倒映的是现实的迷离浑浊,放任淑女的矜持大笑,眼角就好像要滴出几滴不存在的眼泪,安迷修自认为自己足够成熟不会那么容易就心动,但是面对漂亮的人心里的那些漂亮话都还是去见鬼吧。


“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小姐。”安迷修的耳尖有些发热,他把自己点的一杯威士忌推到凯莉的面前,他虽然不爱喝这种酒但是他却觉得也许她会喜欢喝。

正在和酒保调情的凯莉嗯了一声转头看旁边的安迷修,眼睛弯了弯把本来想给酒保的纸巾给了安迷修,安迷修看着纸巾上的电话号码以及口红印转头对上了凯莉的眼睛,不得不说那双眼睛很漂亮,而且她的眼睛还是结了冰的深海的颜色,漂亮的深海蓝色。

“当然啦先生。”这一声先生被凯莉压得极低,压出了勾人、紧缠着心脏几乎压得安迷修喘不过气的感觉。


“初次见面,我叫凯莉。”

如同糖果一般甜的名字。

 

 

 

安迷修后来有主动打电话去约凯莉也对她有了模模糊糊的认识,但是说是认识其实也不算是认识,因为他只知道她开了间花店她喜欢玫瑰花喜欢威士忌一个人独居目前没有男朋友。

但是凯莉对安迷修的认识就不止这么点了,她知道安迷修多高多重多少岁知道他什么时候过生日知道他目前没有女朋友,噢对了还有一点就是对于她的事情他总是很上心,唉还有一点绝对不能忘记,那就是这个安迷修是条子。

 

 

 

其实安迷修还有一件事情是凯莉不知道的,那就是安迷修喜欢凯莉。

 

 

 

其实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凯莉了,该说爱情来得就像龙卷风让人防不胜防还是爱情来了你也挡不住吗?安迷修的确就是喜欢上凯莉了,甚至连他都不清楚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不过要说他喜欢她的理由安迷修绞尽脑汁也就想到一点——有吸引力。


与安迷修结实的人都很喜欢吐槽他一点就是对于未接触过的事物总是保持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好奇心,有时候就是这对新鲜事物保持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好奇心就很搞死人。

所以说……安迷修想了想,自己是喜欢凯莉小姐的吧。

 

 

 

而凯莉告诉安迷修的事情就不一定全是真话,就例如,她不完完全全是开花店的。

 

 

 

凯莉坐在沙发上闻着酒吧里浑浊黏糊的空气,震耳欲聋的DJ几乎震的耳膜疼,但是凯莉哪管它声音大不大声只要对面那群小王八羔子不要给她整事情就完全没问题了,但是才刚想完这个想法对面那群王八羔子真的给她整事情了。

凯莉皱了皱眉把手里的刀嘭的一声扔在桌子上,往嘴里放了根七星周围的男人会意给她点火,起身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翘着二郎腿,CL红底高跟鞋敲了敲地板把烟吐在男人脸上。


“我说,老客户也不能讲价的啊,我们这行的你们还不清楚?”伴着几声低笑,男人留下几滴冷汗果然就不该听手下多嘴说什么我们是老客户了和凯莉老板讲个价是没关系的。

“一枝红玫瑰一块四*,不能再少,再少就是我亏本了。”

男人听完没忍住擦擦冷汗,亏本?真希望这老板娘能知道一枝红玫瑰卖一块二都不算完全亏本,在他刚想开口问种子价钱的时候凯莉把烟碾灭说道:“种子*价钱当然额外算啦。”

“老板,有人打电话。”穿着西装的男人把手机给凯莉,凯莉看了眼屏幕笑着对客户说:“就这样了,再讨价还价可是连月季花都买不到了哦。”说完拿着手机走到洗手间去。


“喂安迷修,有什么事吗?”

“呃……我想约你见个面,不知道凯莉小姐你有空吗?”

“当然啦,在哪里见面?”凯莉靠着墙壁给自己点着一根香烟,眼睛里是自己察觉不到的笑意。

“就我们第一见面的酒吧,今晚八点有时间吗?”电话一旁的安迷修紧张地捏紧了衣角。

“八点啊……当然有。”

“那就这样决定了!凯莉小姐我们到时候见面吧。”语气是压制不住的喜悦。

而拿着手机沉默的凯莉深吸了一口香烟,八点啊……她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有人来买花的吧?算了推迟就好。

 

 

 

当晚八点凯莉就踩点到酒吧,来到第一次见面时的位置上,而约她的人则是迟到了五分钟,凯莉看着安迷修把脑袋枕在手臂上轻声说:“安迷修,你约我你竟然迟到了?”

“抱歉抱歉凯莉小姐,路上有事情耽误了。”安迷修坐在了椅子上向酒保要了杯威士忌,看着威士忌里的冰块安迷修有些紧张的把手里的红玫瑰放在威士忌里边,把威士忌推给凯莉,他看着凯莉一字一顿的说:“凯莉小姐……我喜欢你,如果能和我交往就……就……”安迷修第一次觉得告白简直比当初考试的时候还紧张,话说到一半就说出来了,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就看见凯莉把红玫瑰拿在手上,咕噜咕噜几下就把威士忌喝完,而她的脸颊上是喝完威士忌后没散去的红色。

“就把威士忌喝完是吗?安迷修,如果是我我就让你把酒喝完再和你说。”凯莉看样子有些醉醺醺的,她站起来攀上安迷修的肩膀脑袋靠在他的胸膛,她把红玫瑰的根戳了戳安迷修的左肩胛骨。


“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有些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安迷修在和凯莉交往三个月后发现凯莉开的花店不单单是普通的花店而是有另外一层意思,当然他在完全确定这个的时候是在一次捕获走私军火的人嘴里套出来才完全确认的。

 

 

 

安迷修坐在床上,手指不安的交叉在一起,他不相信凯莉是走私军火的,走私军火这种和凯莉应该是完全沾不上关系的,但是他更不喜欢的是凯莉一直在欺骗他。


凯莉和安迷修其实完全是两种人,安迷修他的爱情里不允许有欺骗以及隐瞒,但是凯莉不一样,凯莉的爱情里掺和着谎言与隐瞒,就如同她的生活方式一般。


等到凯莉从浴室里出来擦着自己还滴着水的头发坐到床边想亲吻安迷修的嘴角时被拒绝后安迷修才开口问:

“凯莉,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卖什么花的?”

“玫瑰啊那些。”凯莉不明所以。

“巴雷特算哪种玫瑰?”安迷修直直看着凯莉,眼睛都是凯莉看不清的神色,凯莉站了起来,啊……还是被发现了,但是那又如何,她可是凯莉啊……

“红玫瑰,那种还沾着露水的红玫瑰。”

 

 

 

安迷修理所当然的对凯莉枪口相对,但是凯莉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安迷修捕获的老板啊,她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也对他枪口相对,甚至想在他的心口开朵最美丽妖艳的花。

 

 

 

可是现实总是给人太多打脸的机会,就像最开始凯莉说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上安迷修一样,有了第一次的打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还有无数个千千万万次。

是的,凯莉被捕了,还是被她的前任。

 

 

 

“安迷修,我们来打个赌好吗?看在我们是旧爱的份上。”凯莉轻而易举的把拷住自己的手铐甩开,不要觉得奇怪,毕竟没点本事怎么能到现在才被拉进局子呢?

安迷修沉默了许冷眼看着凯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开口了:

“好。”

 

 

 

他们打的赌其实就是俄罗斯转盘。


手指勾着手枪扳机护弓处,让手枪在食指上转一圈对着自己脑袋开了一枪,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凯莉嘴角勾起不瘟不火的弧度将左轮枪狠狠拍在桌面上再推到对面的男人面前,大拇指把唇瓣上抹着的Dior色号999口红稍微抹下一点,笑吟吟的把身子凑上去大拇指压在男人的唇瓣上,直到他的唇瓣上有了她的颜色才作罢。


“这是接吻哦安迷修。”


“虽然不是很想说,但是美丽的凯莉小姐,这真的是接吻吗?”安迷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手还拿着已经上膛的左轮枪,他把手枪抵在凯莉的心脏上扣动扳机,眼睛里是骤雨将至前的宁静,他亲吻凯莉的唇。

“你这是作弊啊。”凯莉推了推抵在自己心脏的手枪,笑吟吟勾着他的手把手枪对准他的太阳穴然后勾住他的手指让他开枪,结果还是没有子弹。


凯莉拿着手枪坐在桌子上嚣张翘着二郎腿,转了转手枪然后对准安迷修,勾起唇角,吐出的话就像是诱惑人吃下禁果的毒蛇,吐着鲜红的蛇信子。


“那么也请允许我也作弊一下。”

扣动扳机。


“砰。”




END



*一枝红玫瑰=一把巴雷特M82A1CQ狙击步枪

一块四=七万

0.2元=一万


*种子=子弹



(以上是私设XDDDDD)

01 Jan 2018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