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雷凯】长情

全文私设ooc

注意:骨科!!!(凯莉是养女(伪骨科大概

雷者自动避雷

ooc!ooc!ooc!

全文私设!!!

文笔粗鄙,我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垃圾废话流水账,有点长


==========





《长情》


/雷狮×凯莉 




雷狮出生在富裕的黑手党家庭里。




他见鬼的混球老爹是黑手党的老大,而他是黑手党老大的儿子,而他从小到大大概也没体会到什么叫作父爱,在他大概有了记忆开始他记得一件十分糟心的事情,而教他做这个事情的就是他见鬼的混球老爹,那个时候他的混球老爹站在他的身后,带着厚厚老茧的手放在小雷狮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指着他们的前方——一个气喘吁吁几乎半脚踏入棺材的男人,他看着雷狮手里的枪都是恐惧,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可是混球老爹浑然不管这些,他低下头在雷狮的耳边说:亲爱的孩子你要开枪打死那个混蛋,他想要害你你明白吗?宝贝。雷狮想说出你才是混蛋吧这句话,但是雷狮还是把话咽下腹部不说什么,看着对面的男人他奶声奶气的对自己身后的混球老爹说:我不会开枪。他的父亲勾着他的手指瞄准了对方,砰的一声精确无误的射到他的心脏,血泊泊的流淌带着染红地砖的能力,雷狮只觉得手好酸,这种手枪对于他这种没训练过手臂肌肉的臭小鬼来说实在是太重了,而且刚刚手枪发力不会拿枪的他被震的虎口疼。

他的混球老爹放开他的手,他双手拿枪不让它掉在地上,他的父亲叫了旁边他不认识的黑衣人把刀拿给自己,雷狮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混球老爹正在把白手套扔在垃圾桶里然后朝他走来。

他的混球老爹把刚刚那枚子弹放在他的掌心,沉甸甸的还有点热,雷狮还感觉的到它刚刚闯进心脏的沸腾,他的混球老爹把他的手握紧让他感觉到这枚带着血腥味的子弹在他掌心,子弹在他的掌心像是一团灼热的火焰,雷狮想把它扔开,虽然他后来的确做到了。

“亲爱的孩子,生日快乐,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雷狮看了他一眼伸手抱住他的混球老爹,放开的时候他的混球老爹想拉住他的手但是雷狮张开嘴就咬,直到感觉到血腥味他才松开嘴巴,他的混球老爹表情很难看他却觉得很好笑所以他对他吐了吐舌头把子弹甩在他脸上。

“谁要这个见鬼的生日礼物!”

然后他跑开了,扔下被子弹砸的黑手党老大他的混球老爹站在那里捡起地上的子弹感叹一句:

不愧是我的儿子。




黑手党老大在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叫凯莉。




他的混球老爹本来想给凯莉改名的,但是凯莉拉着他的手奶声奶气说:养父,我不要。

纵使是黑手党老大这样在刀锋上行走的男人也耐不了小女孩的撒娇,所以用带着老茧的手掌揉乱她的头发说:凯莉想怎样就怎样。黑衣人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叹一句老大可能会被这个丫头吃死,然后不远处看见这一幕的雷狮摇摇头轻叹一句:老爹你是萝莉控吗?他的混球老爹自然是听到了,对着雷狮旁边自己的手下说把雷狮这个臭小子拉过来。

“这是你的妹妹叫凯莉。”

雷狮看着眼前拥有透彻天空与海洋的蓝色眼睛虽然长得挺可爱但是瘦巴巴的女生,开口就来了句:“你长得真丑。”

凯莉把脑子里想好的甜腻腻的稿子全部揉成一团废纸扔在垃圾桶里,眨了眨眼睛:“哥哥……你讨厌我吗?”再眨眨眼睛好像快要滴出一两滴眼泪一样。

所以雷狮接到了自己混球老爹的一记拳头。

“噢,老爹你是萝莉控吗?还真是令人伤脑筋啊。”雷狮恶意的说完然后跑开了,回头看了被自己气的不行的混球老爹呸呸呸了几声就看见自己刚刚说长得真丑的小鬼翻了翻白眼对他吐舌。


哎——其实还蛮可爱的。


雷狮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拌了一下差点摔了个狗啃屎。




凯莉看不顺眼雷狮,雷狮嗤笑:

彼此彼此。




他们的混球老爹站在餐桌面前看着两人一盯上的松饼,有些无奈的扶额说:“我亲爱的孩子,你们……”

“这个是我的。”异口同声还齐齐盯着松饼,黑手党老大很无奈,这两个小宝贝的目的很明显不是要这餐桌上唯一的松饼而是想要对方吃瘪,所以他对旁边站着的女仆说:“叫厨师再去准备两块松饼。”结果不出所料,两人纷纷把插在松饼上的叉子拿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不再说话而是默默吃早餐,而那盘被叉的里面馅都漏出来的松饼可怜的躺在那里谁也没有去吃最后被保姆端下去拿去扔了。


凯莉拿着狗尾巴草逗自己养父买来给自己养的狗,她眼珠子转了转坏女孩的本性暴露了,她拿起一块石子在狗狗面前晃了晃。

“Good dog把它给我捡回来。”摸摸狗狗的脑袋凯莉笑盈盈的把石子在掌心抛了抛直接朝雷狮的位置砸。

“……!”雷狮摸了摸后脑勺恶狠狠瞪着凯莉拿起她的石子还没走过去就被狗狗扑倒在地上,整个人直接倒在了草坪上,背上磕到了石头有点痛,狗狗舔了舔他的手让他松手然后把石子叼回给凯莉。

“你脑子里有坑吗?”雷狮走过去揉乱凯莉的头发,凯莉咬了咬牙想说什么的时候雷狮这个挨千刀的直接手一使力把凯莉整个人摁的一踉跄差点直接跪在地上。

“……哥……你欺负我……”

雷狮听到凯莉放软的语气知道了什么赶紧松开手想跑路的时候领子被人拉住提起,他转过身看着被小时候的自己骂萝莉控的混球老爹,挑了挑眉看了眼凯莉,眼睛里就写着:算你狠。

“雷狮,我说过不要欺负凯莉,她是你妹妹。”

“对不起,我错了亲爱的,我下次不敢了。”雷狮学会了睁眼说瞎话。

“没事的哥,我原谅你了。”


老实说他们被自己的语气给恶心到了。

—呕—




凯莉长大了,雷狮也长大了。

凯莉被养的白白嫩嫩的,生得一副美人模样,眉目间的狡猾也越来越会隐瞒了;而雷狮也没有长毁越长越帅气眼角的锐气张开了。

而他们之间明明只有三岁之差、明明吃的食物差不多,但是身高差距却很大,真是天意弄人。

而十五岁的凯莉也正值好笑的叛逆期。




因为这三岁之差凯莉就读初中雷狮则是读高中,在周末没事想回家一趟的时候雷狮把书包甩在旁边想了想说了句:“去我妹初中那里。”他没记错的话今晚她也没有晚自习吧?

不过妹这个称呼还真是令人作呕。


把车停好校铃响的很及时,雷狮拿着手机靠在一旁的树下站在等他家的丑妹妹出现。

而凯莉还没出校门就听到自己的同学交头接耳的说什么,女生的声音占绝大部分。

“你看见校门口的那个男生了没?”

“看见了看见了!妈的超帅的……怎么我们学校没有这种人啊……”

“旁边那辆豪车不会是他的吧……高富帅?”

“……有钱人有钱人。”

凯莉听了想翻白眼,噢?帅哥啊……如果没记错的话在她印象中其实也就数雷狮这个混球最帅了,应该……等等?!雷狮?凯莉拿出手机,雷狮刚刚发了条短信给她,真希望不要是自己脑子里想的那样……哦豁。

凯莉想把书包放在自己的脸上挡着,因为她已经听到有人说她了,说她不会是勾搭到有钱人家的太子爷吧,凯莉真想把书本摁在她们脸上笑着说:靓女?多读点书。


凯莉看着树下的人冷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点丢人,但是雷狮仗着自己腿长的优势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在她想开口骂他的时候捂住她的嘴笑盈盈拿下她的书包,看着她气急败坏又不能做什么的样子真好玩,雷狮如是想。


坐在车上的两人安静的过分,连司机都有点冒冷汗,他早就有听说自家的三少爷和小姐关系不是很融洽,看样子是真的啊。

而雷狮还在想刚刚拉住凯莉的时候的手感,他眼睛看着凯莉,她还是这么小一只看样子还是和第一次见面一样瘦巴巴的。

“凯……”话还没说完凯莉就打断了。

“stop!不要说话。”恶狠狠瞪着雷狮努了努嘴自己的脸还因为觉得丢人而发热有些烫,自己手机里的聊天社交软件里同校的老友噼里啪啦发信息过来询问她,好吧,她从来都没说自己有兄长。

“你太瘦了,家里又不是养不起。”雷狮也看着手机不管凯莉的警告。

“女孩子总不会觉得自己太瘦好吗!真希望你不要多管我的事情。”

“哼?叛逆期了?”雷狮嗤笑道,每一个字都是扎在凯莉的心口上。

“呵呵。”


黑手党老大他们的混球老爹看着不理会对方的两人无奈的说:“都多大的人了还闹脾气?”

“谁闹脾气了。”凯莉立马开口反驳,她看地板看椅子她看什么都好总之不会去看雷狮,黛眉还稍微皱着,她的养父想伸手拍拍她询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凯莉抬头看着他:“不要碰我。”说完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叛逆期,不用管她。”雷狮对自己的混球老爹说,声音不是很大声但至少还没上楼的凯莉是听得到的,凯莉的步子顿了顿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上走,而在大厅里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叹一句:小姐的叛逆期还是来了。

“把饭端上来。”雷狮把书包往沙发一扔朝饭厅走。

“可……”女仆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雷狮的眼神扼杀在喉咙里。

“她自己想吃再下来,没那么多闲心去关照她的叛逆期。”

“是。”

而他们的老爹则还是在伤心凯莉终于长大了不再让他摸头了。


在房间里的凯莉看着手机里通篇一律的消息她突然不想去一个一个的解释刚刚那个接自己的人是自己养父的儿子,自己名义上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始终是黑手党的,血始终要都是染着黑色。




十七岁临近成年的凯莉看着自己养父,她的嘴唇有些发白,勾起嘴角露出了平时别人看不见的恶人颜,她的养父看着这个笑容觉得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手指有些发颤,雷狮站在她的身后就像他的混球老爹站在小时候的他身后一样,他在她的耳边说的话就像是引/诱亚当夏娃吃下禁果的毒蛇,它在吐着鲜红的蛇信子引/诱着凯莉,凯莉看了雷狮一眼稍微歪了歪脑袋笑起来有些无所谓。

唇瓣张了张:boom.

她的养父走过来弯下腰亲吻凯莉的脸蛋说了句好孩子,凯莉低下来头胃里有些不舒服,把枪狠狠放在桌子上朝厕快步走去。


胃里很不舒服像是有人用棍子恶意搅拌着她的胃让她很想吐,所以她现在趴在马桶上将还没消化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连同着刚刚闻到血腥味的恶心,她突然察觉到有道影子将她笼罩住,看着影子她就知道是谁。

“看淑女吐很有意思吗?”凯莉扯下纸巾回头看着雷狮,眼睛里都是掩饰不住的讥讽,可是雷狮看着她脸色发白擦嘴的手指还在发颤就直接笑出声蹲下身子直视她。

“你怎么这么弱啊——我当初都没有去吐。”

揉了揉她的头发凯莉皱着眉看着雷狮,突然带着很明显的讥讽说道:“是啊……你天生就是恶人血嘛,哥哥。”这一声哥哥也是有够恶心雷狮的,恶心的他拿着纸巾胡乱糊了她的嘴。

“那你跟我们这么久了你以为你的血还是干净的?妹妹。”

凯莉不去看雷狮,雷狮这个瓜娃子从很久以前就爱这样子学她说话愚弄她,真是令人讨厌,简直就像是高中里喜欢自己然后而愚弄自己的男生一样……

“你真是令人讨厌啊雷狮。”

“你以为你有多讨喜?”




凯莉有个秘密,她不想让雷狮知道。

雷狮有个秘密,他迟早会让凯莉知道。




岁月如梭变换的快,凯莉一下子就迎来了她的成年礼。

那晚上她打扮的像个公主,穿着漂亮的裙子,带绒的黑色丝袜压着腿根,外面穿着件漂亮的外套,手里拿着他们不会让她喝但是她总会偷偷喝的酒,唇瓣上涂抹着男孩子为了取悦她而送的口红,指甲上有着雷狮喜欢的黑色。

而雷狮在二楼看着她,看着她张嘴就是甜腻腻的话语,他知道那都是骗人了,这个坏姑娘脑子里都会打好漂亮的草稿,即使有些时候草稿到嘴边都会变了样。


凯莉拿着酒杯回到了房间,门没有关好,她脱下让她走起路来不太方便的高跟鞋,门突然被关上,凯莉眯了眯眼睛掀起裙子把大腿上绑着的枪套上的枪拿在手上,她不出声对方也不出声。

“凯莉。”是雷狮,凯莉的警惕瞬间就没了,把枪搁在床上揉着脚腕问他来自己房间干嘛,说就算是哥哥来房间我也可以说性/骚/扰哦。

雷狮几步走上前来,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突然间他伸手抱住了凯莉,吓得凯莉差点拿起自己刚刚上膛的手枪毙了雷狮。

“喂!”别这样啊……否则我心里的小秘密就很难掩盖住啊。

“闭嘴。”雷狮看着昏暗的房间,他在欺骗自己自己喝醉了。

凯莉挣脱开雷狮把小刀拿在手上,雷狮喝醉了?

雷狮看着凯莉,看着她涂着口红的唇瓣伸手扼住凯莉脆弱的喉咙,一瞬间的窒息感让凯莉想要搞死雷狮。

“哥……雷狮!”

雷狮凑上前吻住了凯莉,因为窒息感而不得不张开嘴呼吸这对雷狮来说是上好的机会,所以他愿意伸出舌头挑/逗凯莉的口腔顶着她的上腔,凯莉拿着刀的手有些力不从心,刀掉下地板的声音拉回她的神,再雷狮还想继续与她缠绵的时候咬破了他的嘴唇,他们的第一次接吻以夹杂着血腥味结束。

“你属狗啊?”雷狮舔了舔唇瓣。

“我属什么你还不清楚?”

凯莉擦了擦嘴边的唾液,唾液因为来不及咽下而暧昧的留在上面。

“可我现在想让你属于我。”雷狮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眼睛是凯莉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神色,他看中猎物总会有这种神色,像是狩猎伺机待发的狮子。

凯莉刚想嘲笑什么来着就被雷狮抱住放在了床上。

凯莉脚抵在雷狮的胸膛,扯了扯嘴角:“我是你妹诶,发/情也要挑人好吗?”凯莉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咽了咽口水,她不想要因为某些事情而把自己心里隐藏了很久的小秘密泄露出来。

“这种时候说这些,凯莉你很喜欢背德感吗?”雷狮轻笑拉过她的腿,凯莉还没来得及呼喊出声的尖叫就咽下了腹部,眼睛里都是嘲讽。

逃不掉了,被狮子看上的猎物总是没法逃脱。

“你他妈还真是个疯子啊,雷狮。”




狮子大胆的求爱从来都不会去玩欲擒故纵,它咬定这个目标就不去放手。




自那次糟糕的关系发生之后凯莉和雷狮两人连最基本的对视都不见了,他们的混球老爹看着他们这个样子摇了摇头表示不去涉及他们之间的事情。


他们没有在桌子下偷偷牵手恋爱也没有在无人的角落里拥吻着,他们不需要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所以雷狮拉住凯莉的手腕示意她跟着自己。


“你想做什么哥哥。”凯莉把称呼咬的很重,仰头看着比自己高的雷狮,雷狮凑上来亲吻她的唇瓣,她无动于衷,没有回应没有反抗,狮子的求爱受到了冷淡的对待。

“凯莉为什么要叫我哥哥。”雷狮俯视凯莉,凯莉大胆回应他的眼神,眉眼间都是讥讽,就连唇边不瘟不火的弧度都显得火药味十足。

“你是养父的儿子,我是他的养女,喊你哥哥很奇怪吗?难道就因为那一场做/爱我就要抛弃这一层关系?”歪着脑袋,凯莉冷笑。

雷狮看着凯莉,他突然不想说什么了,按照老套的剧情发展他应该握着她的手腕给她一个热情的吻哪怕得不到想要的回应,然后伏在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耳边说:“那我们离开吧,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可是雷狮没有这么做,他把口袋里的那枚子弹拿出来在手上抛了抛,他把子弹给凯莉。

“你的第一发子弹。”子弹上刻着凯莉的名字,然后雷狮想走的时候凯莉拉住雷狮,在他回头揪住他的领子把他往下扯亲吻他的唇。

“我们的最后一次。”


凯莉看着手里这枚44大口径弹,虽然她不认识枪支但是她敢肯定这不是她那天使用的那把枪的子弹,至少那天那把枪的口径要比这枚子弹要小,凯莉看着这枚子弹,她猜想这会不会是他的第一发子弹呢?


雷狮撒谎了,那是他的第一发子弹,而她的第一发子弹还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口袋里刻着他的名字。




凯莉在关系往前走一步和逃避这两者之间选择了后者。

雷狮在关系往前走一步和逃避这两者之间他想选择前者可是凯莉逼迫他选择了后者。




凯莉大学带了个男朋友回来,没有雷狮好看没有雷狮高但是却比雷狮平凡普通,他们之间是普通的情侣关系,他们足够甜蜜会抵着彼此的额头对对方笑,凯莉告诉自己自己喜欢他而且他也很喜欢自己。

男孩子从高一就开始追凯莉,她十六岁那时正喜欢着她养父的儿子那个令人讨厌的雷狮,她明白她和雷狮不可能的,所以她在男孩子追了她第四年的时候手指在二十六键上停留了许还是发了句:我答应你。

所以她和男孩子在一起了。




而雷狮在此期间他也一直都有交女朋友,在凯莉看来她心疼那些全心全意为雷狮掏心掏肺的姑娘,因为雷狮这个家伙薄情寡幸,你为他掏心掏肺他明白但是他未必能说出一句中听的情话,他也许会给你一个吻一个微笑他也可以许诺同你一块白首但是他未必为对你情深,但是若是这头狮子咬定了毕生的伴侣他纵使不会和你白首可他会给你情深,即使这一点对遇见伴侣之后的姑娘都不太友好。

凯莉想那个咬定毕生的伴侣总不会是自己,雷狮的一生那么长,她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妹妹’。




凯莉看着眼前牵着长发温柔姑娘的雷狮,她稍微有些失神,她看着雷狮把他领子的扣子全数扣好,扣的一丝不苟的领子把他之前的锐气收了起来,温柔又沉稳,这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凯莉男朋友握着她的手稍微收紧把她的神拉回来。

凯莉扯了扯嘴角露出不瘟不火的微笑,恰到好处。

“凯莉怎么了?”

“没事,昨晚睡的不是很好。”凯莉也懂得收起自己的刺。

“很久没回来兴奋的睡不着吗?”雷狮突然说出这一句话,虽然在别人听来是普通的逗一下自己的妹妹,但是在凯莉听来雷狮这句话嘲讽味道十足十的,凯莉只要往前走一步说句在雷狮听来不太友好在凯莉自己听来十分不错的回答,他们之间就应该火药味十足,可是凯莉没有这么做,她只是看着雷狮突然笑着说:“是啊,一想到能见到你们就兴奋的睡不着。”

凯莉的眼睛颤了颤,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你们’之间顿了顿,她不希望有人能发现……至少雷狮不要发现。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他们的老爹站在那里一如当初一样,而他的大儿子也在旁边,凯莉很少看见她名义上的大哥,因为他好像一直都在国外生活,跟着他们是欧洲人的母亲。

“嗯,养父我可想你了。”凯莉松开男朋友的手上前挽住她混球养父地手臂,而雷狮听了说了句:“想的话这两年都不回来?”

是的,凯莉在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国外留学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远离说这句话的混蛋。

“因为不想见到哥哥你啊……”凯莉这句话在别人听来是开玩笑但是在雷狮听来这并不属于是玩笑,凯莉在说实话,雷狮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别说的好像我以前我很欺负你。”凯莉干笑了几声。


—呸—


在吃饭的时候凯莉坐在雷狮旁边,雷狮没有看着凯莉但是腿像是没地方放一样搁到了凯莉,凯莉眼睛眯了眯踩了雷狮一脚,雷狮转过头看她,凯莉回以微笑。


幼稚鬼。




吃完饭后雷狮把人家姑娘送回去后被自己的父亲叫去了书房。




雷狮的混球老爹坐在办公桌前,手放在皮质的扶手上,他正在看着窗外那颗叶子快落光的树出神而雷狮敲门的声音把他的神拉回来,他下巴扬了扬示意雷狮坐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雷狮也就乖乖坐在椅子上不出声等待他的混球老爹开口。

“雷狮,你……”他混球老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直沉默的雷狮打断了。

“你要说什么?”不耐烦地解开领口的扣子,这颗扣子就像是束缚他自由的绳子,手指敲着扶手,他的混球老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耐烦了。

“凯莉是你妹妹,不要太过分。”

沉寂,书房里陷入了沉寂,雷狮紫罗兰色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的混球老爹,而他的混球老爹也直直回应他的眼神,虽不算的上什么友好但是气氛也实在是剑拔弩张,让人不敢踏入这圈子半步。

雷狮刚想开口说什么门就被敲响,凯莉打开门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进来了,她把茶放在桌子上说了句:“养父喝茶。”眼睛看了雷狮一眼后把目光收回来。

“算了先出去吧,雷狮,你不是小孩了。”


凯莉和雷狮两人站在阳台上安静的很,雷狮开口问你男朋友呢?

回去了,想认识下次吧。

“他知道了。”

“我知道。”

凯莉看着不远的天,现在入夜了,月亮都被云给遮了半边,风还有些冷,雷狮从口袋里拿出香烟拿出一根自顾自抽了起来,看着凯莉他说:“我想你了。”

这一句我想你了像是把凯莉扔到记忆的深海里,海水进入她的口腔鼻腔肺腑,窒息感瞬间袭来压着她心口难受。

凯莉看着雷狮,扯了扯嘴角说:“想你大爷。”话不从心,凯莉对于撒谎从来都是出口成章。

雷狮突然凑上起来,凯莉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的刀搁着他的腹部,雷狮失笑吐了凯莉一脸的烟雾,凯莉在烟雾里懵逼看着雷狮,她听到他说:“这么紧张做什么?你以为我会吻你?少来了凯莉。”说完就离开了阳台回到了房间。

拿着手机雷狮打了电话给那位温柔的姑娘。




雷狮太过高估自己了,见到她心里的潮水总是忍不住将他拍到岸边。

失算啊。




凯莉知道雷狮和女朋友分手了可她假装不知道,她就是喜欢这样,假装不明白的去踩他的地雷点,看着他想打她又不能打恼火的样子笑着嚣张,她永远学不会像那些可爱的姑娘一样去温柔讨好他,她就喜欢踩他的雷就喜欢看他拿她没办法,所以雷狮讨厌她,而凯莉更讨厌雷狮。


“分手了?”凯莉终于愿意把事情挑开了,眼睛稍微眯了眯喝了口手里的奶茶,醇厚香甜的味道在舌尖上漫开,手指抚摸着陶瓷杯杯壁的花纹,多么漂亮精致的纹路。

“你不都知道吗?”稍微抬起眼皮冷哼了一声。

凯莉没有说话不动声色翻了个白眼,看了眼手机里对象发来的信息,手指稍微收紧,拿紧手机,她的对象问她:你还是喜欢他吗?

她的对象不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但是却知道她有喜欢的人,而且凯莉觉得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所以凯莉想发信息过去说我喜欢的是你但是信息还没发过去,对方就发信息过来了,信息就在那里简单明了。

——是雷狮吗?

接着又有信息发过来。

——他是你哥哥啊……抱歉我胡乱说的。

凯莉把手机在雷狮面前晃了晃,嗤笑了句:“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回答?”雷狮看着手机上的聊天信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倒是凯莉把手机收回了然后手指在屏幕上停留了会。

“我分手了。”

“看得出来。”

凯莉看了眼外面的树,叶子落光了,这颗树光秃秃的真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仍然喜欢着彼此。




吐了口白气,凯莉向学校请了假,几乎半个月都待在家里,没有出门没有去哪里,雷狮觉得凯莉变了,按照以前她的习惯,她哪里会安分守己的待在家里每天都做着同样令人生厌的事情,她应该去车库把她那辆许久没开的哈雷拿出来,随便在手机联系人名单那里找个看的顺眼的叫出来去威,手里拿着美酒玩着骰子,笑嘻嘻的和人打赌,可是现在她没有了,安静的不像她。


可凯莉其实这几天都在想事情,她在想要怎么泡雷狮,雷狮这家伙比其他人要难搞,你送他一个吻他未必会理你,你给他千千万万句我爱你说不定他一个眼神都不扔给你,所以凯莉很恼火,但是她确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兄妹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所以凯莉大下午的找了雷狮,就像那次他拉着她的手腕一样,凯莉看着雷狮,雷狮看着凯莉,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全都只有她,她得承认她跌入了他眼睛里的那片无底深渊,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越陷越深。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子弹,上面还刻着凯莉的英文名,那是那个下午他拿给她的。

“你这是在骗我,这哪里是我的第一发子弹,请你收回那句话雷狮。”

雷狮挑了挑眉把子弹从她手里拿过,手指摩/擦着她的名字,这是他那个时候的恶趣味,然后他靠近凯莉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很明显看见凯莉的身子轻颤。

“那么你也收回那句话。”

“凯莉。”

这一声凯莉可要比那千千万万遍的妹妹要钟意的多,虽然雷狮从来不爱喊凯莉妹妹,因为他觉得有种恶心的背德感。




他们在一起了,意料之中。




凯莉捧着雷狮的脸亲吻他的唇,这次他们的吻没有以夹杂着血腥味结束,他们温柔又缠/绵,手指抚/摸着彼此的肌肤指尖挑起彼此的欲/火,为了这一刻是等待了多久,他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最后一次。


凯莉把手枪分解再组合。

“怎么和养父解释?”凯莉挑了挑眉笑着问。

“需要解释什么,直接说我养了个小情人,而小情人恰巧是你。”


你大爷的小情人。




他们的混球老爹看着两人目中无人的秀恩爱,他早就看出来了,毕竟这两人小混蛋是他一手养大的,肚子里有多少墨水他还不明白,但是小情人这个说法还真是令人不愉快。




雷狮把凯莉的那颗子弹还给凯莉,但是凯莉却要了雷狮的第一发子弹,在这些日子她找到了匹配的到这颗子弹的手枪,雷狮挑眉问她为什么要这颗?

“因为你要是找了其她小情人,我就把我的名字镶入你的心脏。”

抛了抛子弹凯莉笑着说,她的眼睛倒映出他的模样,雷狮鬼使神差地往下腰吻她的唇。


你都这么说了我哪敢那么做。




END


我会好好写稿的(。)

19 Dec 2017
 
评论(24)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