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千百来斤。





我有一个人,她是我的三岁宝@未雨_绸缪
 
 

【雷瑞凯】自食其果

全文私设ooc

乱七八糟看不懂也可以说(。)

我是真的真的喜欢雷狮的

修罗场大法好!(我这危险的发言

文笔垃圾剧情垃圾


==========





《自食其果》


/雷瑞凯


/我放过你了,分手吧。




把玻璃杯从桌面上摔到地上,水溅到脚上玻璃碎片也碎了一地,凯莉看着雷狮笑一两分的笑意其余都是嘲讽,海蓝色的眼睛里除了厌恶之外就没有其他神色,但是雷狮却不一样,面无表情没有生气没有笑就像是在看一场无理取闹的闹剧,虽然的确算的上是闹剧。

他弯腰捡起一块碎片,玻璃碎片不小心割伤了他的手指,但是没关系,这个很快就可以愈合了。

“雷狮,我们分手好不好?”近几乎祈求的语气,凯莉厌倦雷狮了,哪怕他们有一段不错的过往。

雷狮不去看凯莉,这个要求凯莉已经提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雷狮都不去在意这些,叹了口气雷狮无奈的说:“凯莉,给我个理由。”

“只要我能接受。”

“我厌倦了。”时间推磨爱情也能让她变得厌倦,就算对方是雷狮,即使她明白也许她不曾喜欢过他。

“凯莉,这个我接受不了。”雷狮笑了笑紫罗兰色的眼眸里看不清楚情绪,她只能知道雷狮不会分手,就算到死了他还要拽着她,皱着黛眉凯莉咬了咬下唇。

“我讨厌你。”

“我从来都不喜欢你,现在是以前是,将来也不会改变。”

凯莉看着雷狮。

她听见雷狮说:

“你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

皱着眉把他手里的碎片扔在地上,这次真的支离破碎,怎么拼也无济于事。

“雷狮!我厌倦了!”


他们曾经真的很要好,因为他们相性太好了,不过兴许是相性太好导致他们不合,因为人最爱的人往往是自己,最讨厌的人也往往都是自己。


他们最开始的时候是在路边小摊遇见的,雷狮手里拿着的啤酒吨吨吨的往嘴里灌,那一身念不出名字的西服在这个小摊上很明显格格不入,手里的串更是与他不符,凯莉那个时候就穿着吸引人的小短裙唇上涂抹着口红正在老板前面说自己要买什么吃的,眼珠子一转就看到了雷狮,歪了歪脑袋就笑盈盈的说:

“老板我要和那位帅哥买一样的。”

凯莉走到雷狮面前。

“帅哥,拼桌介意吗?”明明周围有很多空位子。

“当然不介意。”挑了挑眉不介意女孩子的搭讪,反而点了杯酒给人家。


他们的初遇狗血到就像是小说里的剧情一样,只是他们相遇的地方一点都不浪漫。


凯莉和雷狮第二次见面就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凯莉一方面的任性还有雷狮一方面的看热闹。

那个时候是在酒吧里,她站在舞池里摆动细腰,面上的表情透露着愉悦,她旁边站着名银白色头发的男性,面无表情的就像把凯莉当作不存在,而雷狮就在一旁看着,看着女孩如何献殷勤再看着男性如何当作看不见还把身上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

兴许是单方面的冷淡让人受不了,凯莉很快就不再跳了,怒视着格瑞把他的外套扔回给他,格瑞的表情稍微有些变化,因为她外套扔回给他的时候,虎视眈眈的男人就把目光盯在了她的腰以及脖颈下敞露的大片风光。

不高兴,真真正正的不高兴。

而凯莉那个晚上真的很迷人,无论是唇瓣上引诱人心的口红还是指甲上夺人眼球的黑色指甲油都是迷人的存在,但是格瑞也是迷人的存在啊,他眼中的目光是她追寻的所在,她想要他的眼睛里有自己,她想要他的眼睛里对她饱含爱意。

任性的人做的事情都是自己也没法预测的。

她踩着几厘米高的红底黑色高跟鞋走到雷狮面前,海蓝色的眼睛看向格瑞又转头看回雷狮。

那是可爱的任性,让雷狮觉得格外的有意思。

“吻我。”攀上雷狮的肩,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她搭讪过,而且这个男人的眼睛很好看,就像是无底深渊,凯莉暗嘲,要是谁被这个男人看上就倒霉咯,因为他会把那位倒霉蛋的翅膀折了让倒霉蛋做他笼中的金丝雀,而凯莉不知道自己等一下就成为了自己脑子里想的那位倒霉蛋。

雷狮搂住凯莉的腰,有美人献吻他自然是不会拒绝,吻了吻凯莉的嘴角,眼睛看向还留在原地的格瑞,他的眼神似乎都快要吃了他,哎呀——看来是喜欢的啊。

雷狮一手搂着凯莉另外一只手撩起她脸颊边的几缕青丝别到耳后,手指轻抚她的脸颊,凯莉挑着眉看着雷狮似乎对他的行为并不拒绝,越是让她感到危险的人她越是喜欢瞎凑。

“和我交往吧,为了不远处那位先生。”雷狮在她耳边轻喃。

“呵,那么先生可千万不要后悔。”

手臂搭在肩膀上,脑袋靠近在他的脖颈处停下,她一说话呼吸都喷洒在他的脖颈上,唇瓣时不时碰到他的肌肤,形成一种暧昧。

“我可不会喜欢上你,现在是以后也是。”

“拭目以待。”

说完悄悄话之后凯莉再一次亲了雷狮的嘴,大大方方的挽着雷狮的手臂,两人一块走到格瑞面前。

“格瑞,男·朋·友哦~”唇舌边满是嘲讽的味道。

雷狮笑着没说话,手搭在凯莉的肩膀上,眼神里都是轻蔑,然后看见格瑞的手不着痕迹地握着成拳状,表面上也许是毫无所动,但是心里可不一定了。

格瑞点了点头就从他们身旁走过,走到雷狮旁边的时候撇了雷狮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利剑一样,想把他活活生剥。

格瑞走之后凯莉就松开挽着雷狮的手,冷哼了一声在走之前回头看了雷狮一眼:“打扰你了。”

雷狮长臂一伸拉住凯莉问:“你叫什么名字?有电话吗?身为男女朋友我可不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凯莉,反正我们不会在一起很久。”

拉开雷狮的手转身就留给雷狮一个漂亮的背影,雷狮耸了耸肩膀。

“可你连电话都没留给我啊。”


凯莉离开酒吧之后格瑞还没走,还在酒吧门口站着,他旁边有几位打扮暴露的女人在对他献殷勤,格瑞都始终没有理会,凯莉莫名其妙生了闷气,木头。

“各位姐姐~他是我的人啊。”靠着他的手臂笑盈盈的对女人们说,眉目间泄露的冷意也丝毫掩饰不住。

女人们努了努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说了句没趣就走开了。

格瑞离开凯莉,凯莉没了依靠一个踉跄差点摔了,稍微皱着眉满脸不满。

“格瑞!你这样是没有姑娘跟你的!”也就只有本大小姐会委屈自己跟你。

“……男朋友呢?”格瑞沉默了很久就说出这句话,凯莉听了眨眨眼努力忍着不雀跃,我靠!终于吃醋了!?

“在里面,还要继续认识认识吗?”凯莉努力压制自己的心情一本正经的指了指酒吧。

格瑞看着凯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只憋出一句:“不用了。”末了末又说了句:“早点回去。”说完之后就走了,留下凯莉站在那里哼哼几声心情愉悦,钓人就要一点一点的钓,下套也同理。

雷狮在不远处看着,把手里的烟点燃,看着凯莉就像是看着猎物,他决定要将她收为囊中之物。


而她即使再聪明也不会料到下圈套的人是她,踩中圈套的人也是她。


格瑞看着眼前不断给自己灌酒的凯莉,顿了顿还是把她的酒从她手里拿走。

凯莉现在晕晕乎乎的,整个人浑身酒味就像路边喝醉酒的废柴大叔虽然她要比废材大叔好上百倍,她觉得自己整个人现在是踩在云朵上因为软软的,但是喝下酒的瞬间又坠入地狱,胃里就像被人扔了点火星进去把胃里还没排掉的酒点燃,烧灼着胃,疼得厉害。

脑袋疼胃也疼,凯莉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哭了好久,哭到喉咙喉咙也在痛。

凯莉抽噎着说不清一句话,看着格瑞伸手紧紧抱住他,她害怕格瑞会离开她,她害怕极了。

“格瑞……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凯莉窝在他的怀里抽噎着支支吾吾的说,也不管格瑞听不听得到,听不听的明白,可是她想说她真的很想说出来,有些事情憋在心里憋久了会憋出病来的。

“你明明就知道……”手抓紧了他的衬衣,眼泪全部抹在了他的衣服上。

格瑞手动了动最终还是放下了,他知道但是那又怎样?凯莉选择和雷狮在一起,只要她一天一分一秒还是雷狮的他就什么都不能做,就算现在她窝在他的怀里哭诉。

“我已经和他说分手了。”凯莉脱离了他的怀抱,现在看样子就是有几分酒醒的模样。

“那么我能和你在一起吗格瑞?”

“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喜欢你格瑞。”

“你是雷狮的女朋友。”格瑞不去看凯莉,他是喜欢但是凯莉始终是雷狮的,如果就这样和他在一起,谁被谩骂谁被可怜一看也就明白。

凯莉又哭了起来,撕心裂肺。

她讨厌雷狮,他把她的一切都掌握在手里。


她后来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雷狮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是他掌心里的小仙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么有什么。

雷狮会给凯莉最大的包容以及最孩子气的幼稚。

雷狮和凯莉在一起之后过了有段时间凯莉就会发现雷狮这个人真的很幼稚,会为了虾和螃蟹哪个好吃和她争执起来,会为了今天去哪里吃饭拌嘴。

雷狮同时也很小气,他会因为凯莉对格瑞乐而不爽,会因为说想要凯莉而不让凯莉离开,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个名义而已。

他真的很小气,他不想放走凯莉让别人拥有。

有些时候凯莉会以为雷狮真的喜欢自己,也有时候她会以为自己不喜欢格瑞了。

有时候以为他们真的能携手到白首,而这一切都只限于‘以为’。


凯莉醒来看见了白色的天花板,支起身子看房间,她知道这是格瑞的房间。

眼睛很酸腹部很难受,凯莉掀开被子去了洗手间,捂着腹部想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呕到最后就吐出了酸水,看来昨晚吐过了。

凯莉这个时候才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难看的要命,眼睛都是红肿的,一看就知道是哭过的,面色还惨白惨白的,揉揉太阳穴脑子也很难受。

拿起格瑞买的用具刷牙洗脸然后又滚回了格瑞的床,裹紧被子缩成一团。

门这个时候被敲响,凯莉闷在被子里以为是格瑞就说了句进来,然后嘟囔一句:“买了什么早餐啊格瑞。”

“买了草莓蛋糕和牛奶。”

凯莉猛地掀开被子看见了雷狮把蛋糕和牛奶放好然后坐在了床边。

“少喝点酒。”

凯莉没有说话,这个雷狮给她的感觉很奇怪,不像以前一样了,感觉更加的……陌生了,因为按照以前他也许会给她一击弹额再来几句嘲讽,但是现在没有了。

“早点睡以后别再鬼混了,酒不要总是喝不要和我学坏了,女孩子安分点好。”

凯莉越听越奇怪,这是雷狮?!想开口发问喉咙干干的,接过雷狮递过来的水喝下润了润喉咙。

“我放过你了,分手吧。”

凯莉喝水的动作顿住了,她从很久以前就想过要是雷狮和自己说分手自己的心情应该是很高兴甚至忍不住雀跃,但是现在的感觉却有几分怎么说呢……无措?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指尖在颤抖甚至连杯子都拿不稳。

雷狮长长叹了口气,看着凯莉伸出手拍她的脑袋,笑起来不像以前那样子带着点小人得志的得意,而是事过看破红尘的无奈:“凯莉,你从来都不了解我。”

凯莉抓着被子不说话也不去看雷狮。

“明明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这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可是你不明白你不了解,你以为我会一直抓着你不放,我是雷狮啊……凯莉,你到底明不明白?”

“给我个理由。”

“只要我能接受。”雷狮看着凯莉,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有问,只是凯莉给的理由他不爱听也不接受。

“……不爱了。”撇过脑袋,她在撒谎,她连爱没爱过都不知道,而她想雷狮是知道的,眨了眨眼,眼睛似乎有点酸,吸了吸鼻子凯莉觉得头更痛了,手一松还有水的杯子直接掉在了被子上,被子瞬间被染出一朵花来,急忙的想要站起来但是雷狮手臂一伸,拿过杯子直接把被子掀开了。

“冷静点。”雷狮扬起唇角,满脸嘲讽,凯莉希望他不要笑了,笑比不笑更加让人看着难受。

“我放过你了,高兴吗?”

“能和你的格瑞在一起高兴吗?”


雷狮离开了格瑞家,凯莉看着桌子上的蛋糕发呆了,刚刚她一点都不失态,她到最后也没放下自己的脸,反而唇舌边带着喜悦以及无所谓。


——高兴啊,我可高兴了。

——再也不用见到你我能不高兴吗?


可是凯莉却一点也不高兴,明明自己期待了很久了不是吗?

凯莉精神有些恍惚站起来的时候摔了一跤还挺疼的,在隔壁听到声音的格瑞走过来看见失心一样的凯莉也大概明白了多少,昨晚凯莉嘴里可没少喊雷狮,这让他感到妒忌,这种感情很少出现,但是雷狮的出现让他总是有这种感情。

“我们分手了。”凯莉很冷静的说。

“我们一直都在作戏,低俗又无聊的戏。”

凯莉看着格瑞,眼睛里满是格瑞,她应该高兴啊……为什么高兴不起来,眼前突然一片模糊,格瑞伸手抱住凯莉,跟着自己心里的想法做,凯莉吸了吸鼻子,手抓着格瑞的衣服。

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多么可悲啊。


凯莉还是和格瑞在一起了,不去下什么圈套了,她还是明白了,到最后她掉入的是雷狮的圈套,而雷狮到最后放弃了这个猎物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格瑞会对凯莉说我喜欢你,而凯莉也很笑盈盈搂着他说我也喜欢你,从最开始要是没有那些无聊任性的戏码也许结局本来就该这样。


他们再一次遇见雷狮的时候,他身上依旧穿着念不出名字的牌子货坐在和他不符的路边小摊,他旁边多了三位男性,他看见凯莉了,他对她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凯莉。”

凯莉不去看他,格瑞看了雷狮,眼神里很是冷淡。

雷狮笑了笑像是胜利者,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输,而喜欢上凯莉这一点是败笔。


END


09 Nov 2017
 
评论(22)
 
热度(129)